唯一

类型:爱情

时间:南宋

人物:陆游,子务观。才华横溢,风流倜傥;十足的孝子,深爱表妹唐婉

唐婉,美丽温柔,满腹经纶;自小与陆游相伴

陆母,思想封建僵化,对儿子报以厚望……

音效:【】

感情说明:()

内容说明<>

梗概:

  未曾相识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他和她是青梅竹马,常常流连于花前月下。他们相识相恋相爱,吟诗作对,月影成双。对于他来说,她不仅是恋人,更是知己。就这样,他们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成婚了。本以为会长久的一对,却在三年后形同陌路……

场景一:日,陆家,陆游与陆母

<受家族熏陶,陆游对读书有着浓厚的兴趣,十二岁时吟诗作对便已不在话下。已经二十四岁的他,凭借自身卓越的才能和出众相貌在当地小有名气。>

陆母:务观,你已经二十有四,该考虑成家了吧!你既与小婉情投意合,咱们两家又是订了亲的,那就早日完婚吧!

陆游:(想到那个文静灵秀风姿绰约的女子,向前作揖道)一切听由母亲安排。(说完嘴角不住的上扬)

陆母:【发出满意的声音】我这就去与你舅父商量,待他点头,便给你们举行大婚。

场景二:陆家,婚礼上,陆游,唐婉,众人……

<陆家一片喜庆,亲友齐聚一堂。祝贺声,鞭炮声,器乐声接连不断……>

陆游:(诚挚而又深情)婉儿,能娶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唐婉:(双目含羞道)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

场景三:日,陆家,陆母与唐婉

<转眼三年过去,唐婉和陆游两人很少拌嘴,恩爱如初。可在官场迟迟得不到重用,陆游心知是以秦桧为主的投降派在处处打压,便不以为意。陆母不知政治形势,便将这一切都归咎在唐婉身上,认为是她害儿子无心进取。>

陆母:(面带微怒,把唐婉叫到跟前斥责)务观是要做大事的,你不要再缠着他耽误他的功业。在胡闹,就不要怪我心狠?

唐婉:(泫然欲泣,满腹委屈)儿媳明白了。

场景四:日,无量庵,陆母、庵中尼姑

<自从陆游屡考不中后,陆母觉得儿子如此才华却不受重用,实属怪异。便来附近一所庵中卜算吉凶,看看是不是唐婉的原因。>

尼姑:(一番掐算后,老神在在地说)他和她八字不合,先是予以误导,终必性命难保。

陆母:(一脸吃惊,两眼空洞)我就说我儿子如此才能怎会不中,肯定是唐婉消磨了我儿的进取心。“这狠毒的女人,回去一定让我儿休了你。”

场景五:日,陆府,陆母、陆游、唐婉

陆母:【急促的脚步声】怒气冲冲的回到家,将儿子叫到跟前,强令他休掉唐婉。

陆母:【拍桌子声】立刻给她写休书,真是气死我了!

陆游:(微征一下,急切的问)为什么要写休书,婉儿又没有犯错。(说完,就气愤的转过身,意欲离开)

陆母:(皱眉)她怎么没有错,要不是她日日缠着你,你能如现在般不思进取吗?

陆游:那并不是婉儿的错,母亲不懂,就不要怪罪于婉儿。

陆母:好啊,你现在竟然敢跟我顶嘴了!

陆游:(深吸一口气)母亲我没有,我只是在为婉儿抱不平。自她嫁于我便勤于家务,不论是待我还是侍奉您都尽心竭力。

陆母:我意已决,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休了她。况且,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们成婚三年竟无所出,你难道想做个不孝子?

陆游:都说了,那并不是婉儿的错,求母亲不要再逼迫孩儿了。

陆母:今天你若不休了她,我就死在你面前,再不阻拦你了。

陆游:(刹那间,两行清泪落下,悲痛欲绝道)婉儿,是我无能。不能改变母亲的决定,我对不起你。

场景六:日,卧房,陆游、唐婉

陆游:婉儿,我……(潸然欲泣)

唐婉:别说了,我都听道。婆婆对我不满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早就预料到今天这个局面。既然这样,我走……

陆游:(急忙解释道)我不会不管你的,我先把你安置到别院。待母亲气消了,我就接你回来。

唐婉:(担忧地说)这样不好吧!万一被婆婆发现怎么办。

陆游:(眼神坚决)我意已决。婉儿,你就相信我吧!

场景七:日,门前,陆游、唐婉

<陆游为唐婉收拾行装,亲自把唐婉送上马车。>【马鸣声】

陆游:(看母亲不在)婉儿,我会经常去看你的。

唐婉:(愁容满面,不满道)这是断肠红,今日我便送与你。“夫君如此孝顺,定不会违逆婆婆。今日一去,大概就不会再回来了。”

陆游:【艰涩一笑】该称其为相思红才对。“你今天的离开带走了我的思念和灵魂。我今后也将常处思念了。”

唐婉:我走了……(转身泪落)

陆游:好好照顾自己。(注视着马车,直到看不见才转身)

场景八:日,陆府,陆游、陆母

<陆母发现陆游仍与唐婉藕断丝连。便下定决心,要彻底拆散他们,于是借机为儿子安排了一桩亲事。>

陆母:(将陆游叫到跟前训斥道)从今日起,不准再去见唐婉。否则我就没你这个儿子。

陆游:(一脸诧异)母亲怎会知晓?

陆母:【哼哼】别忘了,我生你养你这么多年,怎会不了解你!现在,有一位姓王的女子,对你很是仰慕,而且性格温顺,颇得我心。过几日,我便找人去提亲。至于唐婉,你就忘记她吧!

场景八:日,沈园,陆游、唐婉……

自从两人幽会被陆母发现后,就彻底断了联系。满腔幽怨的他重理科举课业。终于在又一年的“锁厅室”中被荐为魁首。不料却在会试时被秦桧剔除考卷,之后便颓然的返回了家乡。而唐婉也被父亲带回去,被逼迫嫁给了一个皇族后裔。陆游回到老家,到绍兴有名的沈园去游玩,忽然想起昔日与唐婉游沈园时的种种甜蜜,愁绪顿上心头。正伤心,一抹熟悉的倩影映入眼帘。谁曾想却再这里遇见了昔日恋人唐婉。当唐婉走到陆游身边的那一刹间,时光与目光都凝固了,两人的目光胶着在一起,都感觉得恍惚迷茫,不知是梦是真,眼帘中饱含的不知是情、是怨、是思、是怜。好在一阵恍惚之后,已为他人之妻的唐婉终于提起沉重的脚步,留下深深的一瞥之后走远了。只留下了陆游在花园中怔怔发呆。

和风袭来,吹醒了沉醉在旧梦中的陆游,他不由地循着唐婉的身影追寻而去。来到池塘边柳树下,遥见唐婉与赵士程正在池中水榭上进食。隐隐看见唐婉低首蹙眉,有心无心地伸出玉手红袖,与赵士程浅斟慢饮。这一似曾相识的场景,看得陆游的心都碎了。昨日情梦,今日痴怨,尽绕心头感慨万千。于是提笔在壁上题了千古绝唱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 错! 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第二年春天,抱着一种莫名的憧憬,唐婉再一次来到沈园,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忽然瞥见陆游的题词。反复吟诵,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的情景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不知不觉中和了一首词,题在陆游的词后:

钗头凤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妆欢。

瞒!瞒!瞒!

表达了旧情难忘而又难言的忧伤情愫,她不久之后便郁郁而死。

想不到大诗人历经近半个世纪的风雨后,仍然把四十多年前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埋在心底。陆游浪迹天涯数十年,企图就此忘却他与唐婉的凄婉往事。然而离家越远,唐婉的影子就越萦绕在他的心头。此番倦游归来,唐婉早已香消玉殒,自己也已至垂暮之年(75岁)。然而他对旧事、对沈园依然怀着深切的眷恋。常常在沈园幽径上踽踽独行,追忆着深印在脑海中那惊鸿一瞥的一幕。这时他写下了沈园怀旧诗二首:

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

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

曾是惊鸿照影来。

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

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在稽山土,

犹吊遗踪一泫然。

沈园是陆游怀旧场所,也是他伤心的地方。他想着沈园,但又怕到沈园。春天再来,撩人的桃红柳绿,恼人的鸟语花香,风烛残年的陆游(81岁)虽然不能再亲至沈园寻觅往日的踪影,然而那次与唐婉的际遇,伊人那哀怨的眼神、差怯的情态、无可奈何的步履、欲言又止的模样,使陆游牢记不忘,于是又赋“梦游沈园”诗: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

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

绿蘸寺桥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

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沉泉下土,

墨痕独锁壁间尘。

陆游八十五岁那年春日的一天,忽然感觉到身心爽适、轻快无比。原准备上山采药,因为体力不允许就折往沈园。此时沈园又经过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复旧观,陆游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匆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