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白姑娘

  老白姑娘一点都不老,因此我觉得称呼一个妙龄姑娘“老白”真的是有点不太妥帖。不过呢,习惯成自然,鉴于高中一直是这样“老白”“老白”的唤着,如果猛然有一天忽然改了口,反而有种不习惯。所以,还是叫姑娘老白吧。
   其实和老白姑娘成为朋友纯属意料之外的事情。老白姑娘并不是善于游走于江湖的行道中人,反而是如黄药师般喜欢隐匿于世野的闲云野鹤的流派。高中时期的老白姑娘,大抵可用一个字来形容;酷。远远地望过去,只感觉一个竹竿在你眼前晃悠。没错,她是地地道道的吃货,却因为胃口的消化问题而骨瘦如柴,让我们此等怎么减都是那些肉的人愤恨不已;她留着一头李宇春式的短发,刘海斜斜的,宛如直角梯形里面的斜角边,不偏不倚恰好遮住了黑葡萄似的眼睛的其中一只的四分之三;衣着也很不走寻常路,如果不是强制性穿校服,老白姑娘在我印象中总是一身牛仔装,无论春夏秋冬。后来想想怎么可能,冬天里老白姑娘还会穿着薄薄的牛仔装在冰天雪地里闲逛?答案绝对是否定的。只不过,她穿什么,都总让我们生出牛仔的感觉。一如她的网名,“wildlife”,牛仔一般,过着无拘无束的洒脱生活。我们尽管是同班同学,但由于座位距离实在遥远等种种原因,实际接触并不多。我对她的印象,只不过是晨读上了很久之后,睡眼惺忪的老白姑娘旁若无人地步入已经坐的满满当当的教室,在迟到表上第N次签下自己的名字;只不过是偶尔经过她的书桌,注意到她摇摇欲坠得堆得到处都是的破破破烂的书,乱得可以和垃圾堆相媲美的书桌,然后自己在心底不厚道地暗爽,“我的乱和你一比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佩服!佩服!." 或者是每次英语老师叫她起来,她那无比诚挚却又充满喜感的答语:”老师,我真的试过了,但是就是不会。“可惜死板的英语老师很难领会其中的幽默,总是怒气冲冲地奚落她一番,这反而加深了我们对于角落里的老白姑娘的深刻印象。
   高三一次很偶然的换座位,使得高中三年以来,老白姑娘第一次很神奇地坐在了我的后面。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但是我仍然记得老白姑娘第一次戳我后背开始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话:“老卢,你的历史是咋学的。。。”老白姑娘的历史一度非常差劲,我想是因为那种死记硬背的东西根本就不在老白姑娘神奇非比常人的脑袋里存在过。很快,话题很自然的就从枯燥无味的高考学习转移到了其他方面。我们忽然发现两个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身上竟然有着如此多的共同点。比如,老白姑娘也是左撇子,只不过她的父母成功地也非常残酷地给她扳回了右手;老白姑娘喜欢的书,我差不多也感同身受以及我们同样有点爷们的直率。。。。。。遥记得,那是个周末的下午,高三难得没有课的宝贵闲暇,我们奢侈地全部用在了唠嗑身上,一直聊到口干舌燥,饥肠辘辘。然后两个相见恨晚的人一起手拉手去学校前街吃那当时还是一块五如今却是两块的馅饼,喝五毛钱一大碗的小米粥。最后还不过瘾,我们翘掉了珍贵的晚自习,聚在一块看了一部电影。学校的投影仪放映的,效果之差自然不在话下,我早已忘记了放映的是什么,只记得,我们很开心。老白姑娘很难得地露出了她的小虎牙,老白姑娘跟我说老卢我没想到你原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呆,我说我也没想到你原来那么能扯。
    和老白姑娘的友谊就这么开始了。很多人都感到惊讶。的确,高中时期的我,沉默少言,一副好好学生的贤惠模样。而老白姑娘,总是大步甩着她男人般的流星步,穿着松松垮垮的运动衣,特立独行。两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来自同一个星球的人。然而,奇迹还是这样发生了。你不由得不信。
    高考之后的暑假老白姑娘去了趟北京。再见到她的时候整个人黑瘦了一圈,斜角边似的刘海撩了起来,露出了光洁无比的大脑门。老白姑娘说在北京喝豆汁的时候碰见了一个西藏僧人,他告诉老白姑娘她的福气都被她的刘海遮住了。老白姑娘当机立断,立刻剪掉了陪在自己身上十多年的刘海。我瞅着老白姑娘,觉得还真有了一些什么变化。她总是会碰见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和物,听见一些奇奇怪怪的言论,我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还是嗔怪道:为什么我就碰不到呢?
    估计我还是个俗人吧。
    老白姑娘上了大学之后很奇葩地和她无比厌恶的历史重逢。她开始读讨厌的历史大部头,开始写阿育王的论文,开始各种奇奇乖乖的图片的历史含义的讨论。有一次她发图问我图片是什么意思,光秃秃的树干缠上了绿色的布头,直插云霄,我无奈地回答是不是古代的生殖,她回了一个兴奋的表情,然后激动地说老卢你真厉害。我无语,老白姑娘,尽管到了小家碧玉的杭州,仍然不改粗犷的大侠本色;老白姑娘说想学哲学的时候我心里又一震,我们都迫于现实早就忘记做梦的权利,老白姑娘却依然执着向前。义无反顾,她说只希望我穷困寥落的时候大家能留给我一个馒头,我哈哈一笑,却很感动。心说哪怕只剩一个馒头,我也分一半给你。没有为什么。
    老白姑娘没有多么完美的性格,她执拗的很,也有点直率,充满了棱角,但是我们依然毫无顾忌地爱她。她是我们的老白姑娘,我们在物欲横流的社会迷失方向的时候,猛然发现,下一个转角,老白姑娘正手提指明灯,露出她那小虎牙,为我们指明回家的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通过活动认识一个妹子,就称她为小A吧,挺清纯的女孩,穿着打扮不浮夸,说话让人听着挺舒服的。当时印象很深刻就...
    艾莉娅史塔克阅读 596评论 1 20
  • 出国能逃避这一切吗?也许吧。 我不断思忖着有没有一种做事方法,能让人进入到一种无念无意识的状态,那样我就能解脱这些...
    Whoiswarrior阅读 69评论 0 4
  • 今天和朋友谈心聊着聊着就说起了她的的男朋友,她说她男朋友第一次见面就对她一见钟情,那时候是她读高中的第一天...
    LUCKY11_2b9f阅读 50评论 0 3
  • 我打开简书发了好久的呆,都不知道怎么开头。自从奶奶离开了以后,我连写日记的心情都没有了,整整一年多了我没有在...
    子乙的杂货店阅读 195评论 1 4
  • 终于在某个晚上, 那种微妙的平衡终于被打破, 那天自习闲来无事, 我和同桌在那儿闲聊,聊着聊着, 同桌突然问我,你...
    单身的十二阅读 5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