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话占领宜家,与背后最”抠门“的富豪大boss相比,谁更戏精?

96
最农公社
2018.06.22 15:00 字数 4251

北欧血统的宜家一向都是高冷精致风,从来没让我失望过。这一次哈尔滨宜家竟然不是北欧风,而是东北风,做了一次十分地道的老铁,一起跟我去宜家那个屯儿看看吧!



没想到吧?腌白菜的宜家!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这简直不是宜家吧!


当然不走走,你真的不知道宜家有多接地气!



前不久,世界500强的宜家在哈尔滨的新店开张,居然全部用土得掉渣的东北话来整景,赶紧来瞅瞅——



这根杆子,能嘎哈?



埋汰衣服没地儿放,咋整?



奥姆索,鞋拔子。。。



孩子衣服太多,咋整?



介似嘛?(注:意思是“这是啥?”,但似乎天津话里更常见)



老师er,你知道吗?(注:er,是儿化音的意思)



嘎嘎配沙发床(注:嘎嘎,即“非常”、“很”的意思)



一盅一两,干杯特爽



酸菜炖排骨,浓浓东北味!



凳子墙上挂,啥也不耽误!


微博上的评论区也“银才辈出”,比如这样的——



再比如——



欣赏完不按套路出牌的宜家,你知道背后缔造宜家帝国的老爷子的故事吗?看完你会觉得他可能更“戏精”!


17岁就创办了宜家,他很有商业头脑;从卖火柴到卖家具,他身家400多亿;王健林和马云都排在他后面…但作为亿万富翁,他最大的特点却是抠门;活像一个钱包空空的糟老头。



他可能是这世上最穷、最古怪的富豪…任谁第一次看到他,如果没有人介绍这是宜家创始人的话,一定都以为他只是,宜家仓库的看门老大爷。

一、作为富三代,他5岁就开始做生意了


坎普拉德是个富三代,1926年,出生于瑞典南部。他的外祖父在当地做房地产生意,绝对的富甲一方。


大概是因为家族遗传、耳濡目染,坎普拉德5岁就会做生意了。他靠在同龄小伙伴中间 “倒卖”小玩意赚了第一桶金。


卖什么呢?火柴,就这样卖火柴的小男孩



11岁时,卖的东西种类更多了。圆珠笔、打火机、圣诞卡片···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坎普拉德卖不到。


他还依靠着批卖种子,给自己购置了一辆新自行车和一台打字机。


后来,他还突发奇想,用笔记本做成了邮购目录,用邮购取代了沿街叫卖。当时那些小册子简直是“宜家目录册”和“亚马逊”的前身。



17岁那年,因为考试考得好,他爸爸给了他一笔钱:随便花。


搁在一般十几岁的孩子身上,要不存起来,要不出门转一圈就花光了。坎普拉德牛了,他用这笔钱做了一件事:开宜家。


但按照瑞典当时的法律,公司创办人必须年满18周岁,否则需要他人提供担保。家里人表示:你还是省省吧。


于是坎普拉德跋涉几个小时,跑了几个村子找到了能帮助他的人,自己的叔叔。最后申请表上的字就是叔叔给签的。 


谁也没想到,几十年后全世界第一大家居零售商,居然是这么诞生的。


他的名字:In-gvar

他的姓:Kam-prad

以及他童年时生活的两个村庄:Elmtaryd和Agun-naryd

合起来就是:IKEA


这是坎普拉德25岁的照片,他从富三代变成了自力更生的富一代



最最开始的宜家只是出售一些诸如尼龙袜、贺卡、钢笔、皮夹、钟表在内的家居生活用品,坎普拉德从国外进口这些商品,再把它们卖给零售商。



五年后,坎普拉德购进了第一件家具,一个无扶手的简易沙发椅,并从此开始了家具生意。


截至2017年8月,现如今的宜家,在全球49个国家和地区,共有403家分店。全球范围内的宜家家居商店的总销售额为383亿欧元(约合449亿美元)。 

二、他是瑞典最出名的“小气鬼”


路透社专门报道过他的“吝啬”,如果说中国首富的小目标是:赚一个亿。那坎普拉德老爷爷的目标大概就是:省一个亿。



为什么呢?因为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件能彰显身份的东西!他从不带昂贵的手表,也几乎不穿考究的西装;一双鞋穿到磨烂了表皮,他还在穿;一副老式眼镜,员工们就没见他换过;他身上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在二手跳蚤市场淘来的。



他说,超市和大卖场是他最爱光顾的地方。他不爱去讲究的五星餐厅;上班时就在宜家总部吃工作餐;从钱包里掏出钞票,买个3、4美元的热狗,他倒吃得津津有味;如果你在他家附近的超市偶遇他,他多半在挑选减价面包。



下了班,开着他的沃尔沃回家;那是一辆开了20多年不变的老式沃尔沃;价值2.2万美元;同事劝他说“年纪大了,换一辆好车才安全”;他压根儿没听进去。



家中的家具,也多是从自家的大卖场中淘回的;其中还有好多还是卖不出去的滞销货;如果遇上节假日要买蜡烛,他一定会去宜家买!因为,出示工作证可以获得内部员工优惠价。


在公司上班时,他要求员工用纸的正反两面写字;如果谁下班忘记关灯了,一定会被他痛骂一顿;到了要出差或旅行的时候,廉价航空的低价票,是首选;而且经济舱是底线!绝对不坐商务舱;坐火车只坐二等车厢,谁给他买一等座,他就跟谁翻脸;出外住酒店从来都选经济实用型,总统套房统统和他无缘。


但更夸张的是,他将整个宜家董事会,从瑞典搬到了芬兰。因为瑞典的税太重!赋税额太高!



这么一看,和其他亿万首富们相比,Kamprad确实显得“穷酸”!那么,他赚的钱,到底都去哪里了?



原来,这位抠门的亿万富翁把钱都用在了慈善事业上。


20世纪70年代后期,Kamprad在荷兰成立了宜家慈善基金会,从此,宜家的一切商业利润皆属于宜家基金会,他做起慈善来一掷千金,毫不吝啬。现在,宜家慈善基金会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慈善基金会。



2013年,向来以样板间闻名的宜家,突然出现了一个让人不怎么舒服的样板间…


这个仅有25m²的房间里,泥渣垒起来的墙面凹凸不平,整个房间显得破旧不堪,甚至连个像样的窗户都没有…



样板间的外墙上,依旧挂着宜家标志性的价格标签。只不过这个标签上,没有价格,没有材质;有的,仅是这个样板间的名字,“25m²叙利亚”。



这是完完全全复刻了一个叙利亚难民家的房子。



每周,会有4万人走进这个样板间,感受难民们沉重的生活环境,再一一拿起手机,输下价格标签上一串显眼的捐款链接。


这样一个还原难民生活的样板间,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筹款活动,最终为红十字会在叙利亚的工作,筹到了2200万欧元!



但这早已经不是宜家第一次做慈善了。同年在Kamprad的号召下,宜家与联合国难民署合作,为叙利亚难民捐赠了5万张宜家床垫。甚至还为他们设计了居住的小屋……



比起难民帐篷,这些小屋,没有了棚户,取而代之的,是像样的“门”和“门锁”…它更像一个“家”的样子…



人们说他是“吝啬鬼”,但做起慈善来,他却丝毫不手软!几千万、甚至几亿的往里面砸!



他甚至一度炒掉了常年为他剪头发的理发师,仅仅只是因为新来的理发师,每次只收他78元,比之前的那位便宜了几块钱。省出来的这些钱,他又可以投入慈善里…


2016年,Kamprad又从宜家基金会里,拿出了30亿元,用来帮助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人们…


无数处于温饱线,甚至是死亡线上挣扎的穷人,因为老爷子的康概,健康幸福地活到现在;



Kamprad曾说过:“如果我开始追逐奢华的生活,那么只会让其他人跟风。作为领导者,树立榜样很重要。”


三、不仅“吝啬”,他还是个戏精老爷爷


坎普拉德明明饱览群书,却对外宣称自己有阅读障碍。


在记者采访时,他总会假装说着蹩脚的英文,这让记者不忍心过分刁难他。


生活中的他偶尔喜欢小酌几杯,却在媒体面前他却说自己酗酒成性。


最终,都被他的前任助理在书里揭穿了。


《宜家真相》的作者、宜家前高管约翰·斯特,在书中这样评价他的老板:


 “他精于文字却要伪装成阅读困难症患者,只是偶尔喜欢小酌两杯却偏偏对外宣传酗酒成性,时而极度节俭会为员工下班忘记关灯而大发雷霆,但为博得贵客欢心却又不惜一掷千金。” 


他还是个主动过跑出来,说自己是个没钱的老板。你们千万不要让我上富豪榜。


2004年,瑞典最大的财经杂志发布过一条消息,称宜家的价值和坎普拉德的身家一直都被低估了。说坎普拉德的个人资产实际已接近526亿美元,超过了当时拥有466亿美元身家的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


老爷爷吓坏了,多次跑出来主动声明说,“有人说我是世界首富,那是假的,纯属杜撰,宜家一直属于基金会,我和我们家都没有从宜家得到一分钱。”


在2017年出炉的福布斯富豪榜上,坎普拉德的名字不见踪影,他的净身家,依然是个谜。


宜家的高层们都觉得,自家老板就是一位天才。他创造了宜家的大部分产品,还有宜家引以为豪的运营机制和企业文化。


在宜家出现之前,家具店是按照商品分类的:


一堆沙发在一起

一堆床在一起

一堆椅子在一起


1953年,坎普拉德在瑞典阿姆霍特的宜家,做了全世界第一家“像家一样”展厅式家具商场。


坎普拉德还在宜家内部规定:展厅不能是新家具的堆砌。每一个展厅背后都又一个真实的家。


“65平米的家,爸爸是工程师、妈妈是广告人,家里还有个3岁的宝宝。”


“40平米的合租屋,一个23岁女生、一对26岁小情侣。”


之后的几十年里,这样的展厅遍布全球。让人忍不住,想拖着自己心爱之人的手,在宜家小隔间的床上躺一会儿,窝在沙发里做做白日梦。



在1951年,名为“宜家通讯”的商品目录册出现了。下图里,就是全世界第一本“IKEA KATALOG”:



这本册子,一做几十年。现在回头去看,几十年的“宜家KATALOG”,它是“世界家居变迁史”,也是每个平凡人“关于家的美好回忆”。



哪怕在纸制品迅速萎缩的21世纪,依旧每年发行上亿册。它是好多人在家居美学上的第一本教材。



1956年,坎普拉德又将“扁平封装”的概念引入宜家,从此自己搬家具、自己组装家具成了买宜家的乐趣。



60多年过去了,这样的模式到今天依然保留在宜家全世界的商场里,成为了宜家的灵魂。


但他并没有满足。


4年前,87岁的坎普拉德老爷爷虽然卸任了董事会职务,他不愿意退休。依然在公司里扮演着高级顾问的角色。


2年前,有人曾问他是否该完全退休好好休息下了,老爷子答曰:“我要做的事情可太多了,没空去见上帝。” 


坎普拉德老爷爷说:“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毒药,就是成就感。而解药就是每晚都想一想,明天如何做得更好。”


四、再厉害的人都可能犯错,但这更能看出他的伟大


但1994年《瑞典快报》报道,在瑞典国家档案局公布的一份解密文件显示,坎普拉德是接近纳粹分子。


这是坎普拉德和宜家遭遇到最大的公关危机。


原来,坎普拉德的祖母是一位反犹分子。因为小时候和祖母一起生活,坎普拉德时常听到犹太人如何破坏经济、希特勒如何帮助邻居的故事。这种耳濡目染让他曾经被迷惑了。


他公开道歉了。“那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给宜家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写道:“你们也有过年轻的时候,也许你也会在多年以后发觉,年轻时的一些事有多么荒唐,多么愚蠢。”


他是敢于认错企业家,也是社会公平进步的推动者。坎普拉德特别鼓励女性在宜家工作。他说,宜家管理层需要女员工。因为女人才是家庭购物的主导者。



能让顾客和员工都过得更好的生意人,值得尊敬!


图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后台处理。

   公众号:最农公社   最农控股董事长蓝翔以天下健康为己任,从事有良心、有道德和坚持的新农业事业。以互联网+农业+金融+小镇的方式,以大旅游、大健康、大农业、大数据为主题,通过线上、线下整合农业产业链的资源,打造中国农业第一平台。农企资源相关业务,对接小镇姑娘微信:18721664701

新媒体管家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