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在哪里

今天的朋友圈,都在发“惊蛰”的消息。我对节令这玩意,没啥感冒的,懒得给那么多的人点赞。

既然虫子都被震出冻土了,我睡到自然醒也该出去转转了。出门前,忽然想到:已经上班两周没有休息了!

上周,前同事小李子发朋友圈说去了桂林公园,图片还挺有点江南特色的。我也就查着地图去了那里。

公园不是很大,但是,挺有看点的。

一潭静水,一方古亭,几株大树,几个爱好文艺的老人,就足以让你在她们的歌乐声中,体会到北方没有的韵味。

这亭子取名“颐亭”,我不知寓意,但是,该是有典故的吧?

这亭子,我喜欢它的一个“醉”字。试想:哪一位风流的才子,在月下,奋笔疾书的时候,不是因为饮了茶,而是因为醉了酒呢?

图片上部,这座仿大雄宝殿修建的建筑,现在改为茶室了 。原来是很有讲究的:好像是纪念文,礼,信,义的。我当时想拍后面的那个碑了,上面有文字记载的。有兴趣的话,你们自己去看吧。

我是在从台阶上下来,回头的时候,看到“步云”二字的。

步云,我想的倒不是要“平步青云”,我没那么大的志向。

当然,我更没有猪八戒的本事会“漫步云端”。

我突然想到:步行去云南。这就够了!

我也不知道,为啥喜欢这种飞檐斗拱的亭子?可能,我前一辈子,就来过江南?

这两颗大树,我怎么和你形容呢?反正我是充满敬意的!

你看:它们临面的枝条是收紧的,像是一种默契也像是一种友好和尊重。它很高很高。我估计也要上百年不止了。你能读出是友情或者兄弟情吗?

好多人在拍摄这一片花儿,我问了一下一位很兴奋的大姐:这是什么花儿呢?一株多色,不常见。

大姐百度一下,告诉我了。叫什么我忘了,好像是海棠的一种。

这花儿,会让人觉得像含羞的少女。

我对这一类东西也挺有兴趣的,围看了好一会儿,还仔细看了些小细节。虽然知道这是近代仿品,但心里期待它是个出土文物。

然后,你就觉得,在它面前,似乎和某些古人走近了,并且默默交流些心底的秘语。

这种樱花,是有几分娇媚。

其实,我更喜欢这种野性美。

舒婷的《致橡树》,该用这幅插图。虽然,这藤不是凌霄,这树也不是橡树。

我好想发给一个朋友,说:热恋的样子,你看到了吗?

我当然喜欢竹子。

可是,这棵叫“喜树”的家伙,着实让我不明白:它的喜感来自哪里?

我沿着竹林小路一直走进去,很远。

竹子有一种让你变得坚强,顺达,通彻,简明的能力。

越走越轻松,越走越舒爽!

相对于盛开的花儿,我更喜欢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它给了你无限的想象和美好的期许。

或许,这是你对一个少女的情节吧?

樱花,你想到浪漫了吗?

梨花,是少妇的泪吗?

有点海南岛的况味吧?哈哈。角度的问题!离三亚,还有俩小时的飞行距离呢!

这是梅花,可能开得太过富贵和热烈,取名“美人梅”。哈哈,我倒觉得有点媚俗。

这种花儿,叫“结香”。是我打听到的,当时还有一段儿小插曲,可以单独写一篇小文的。

大部分白玉兰已经凋谢了。

这花儿,盛开的时候是真美。但是,你真的不要看它零落的样子,真是不忍!

反正,我是不要看过了季的白玉兰的。

这画面的冲击是不是有一种压迫感?

美是美了,但是,只想走过去!

茱萸,你或许记得那句:“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句子,却不一定知道,插的就是这种枝条吧?

好,再以一朵美女梅,刺激一下你的感官,我就要说另一件春天里的事儿了——

是的,别以为你看到的花红柳绿就是整个春天!

在一号地铁上,我就看到这样的一幕:一位进城的农民工,可能是油漆工或者建筑工地的力工。反正已经造得灰土爆尘的了。

他就坐在地铁的车厢地板上看手机。

没有人给他让座。

他一定是干活儿很累了,才坐在地铁车厢上的。

不像我,是公园里逛累的。虽然,我也没有座位,但是,我如果先于他上车的,假如有座,我一定让给他坐,我不忍心让他坐地上!

你看他右侧的同伴,也是衣裤都粘着灰尘的,显然,是刚干完活儿的。

他就那么蹲在那儿,后背靠着门框。

我看他有五十多岁了,有些秃顶了,一脸的皱纹  。一副很辛苦的样子。

或许,车厢里,附近的人都和我一样,会看到他们或蹲或坐的样子。

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给他们让个座位?

他们是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建设者!他们有资格被尊重!

我是不是要揣测他们上车的时候是有空位而不坐的呢?

我是不是没看到有人让座而他们谢绝了而不坐呢?

我东北的朋友给我发来今天的照片说:你那里姹紫嫣红着而北方又在飞雪。

我也突然想到:春天,并没有漫过所有山川啊!

我期待,暖风真的掠过每一个角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