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雪”一则

96
Chnyichn
2016.04.24 21:07* 字数 1084

是来挪威的第四天,一个极其普通的星期天,从她新装的白色温暖的家里醒来(合着烛光大概更带着独特的北欧味道)。看了一眼时间,竟已过了父亲大人规定的“官方”早饭时间9:00,便匆忙起身简单洗漱准备下楼和大家一起吃早饭。正忐忑不安的下楼便听到Maia叫着说:“ Claire, it’s snowing!”心里一惊,向窗外望去,却依旧见一片青山绿湖与挪威可爱的木头房子。在这灰蒙天空下,那些五颜六色的小房子簇拥在一起,与湖光山色相衬,显得尤其温暖甜蜜。(“额,说好的雪呢==”)

Maia平时素爱开往笑便没往心里去安心吃着早餐。但是随着桌上一碟碟的黄油与面包消失,外面的雪花逐渐明显,在某一刻,它们羽翼丰满,迎面而来。人们用“雪花飞舞”来形容这一自然现象,没见过的时候,并不明白其真正意思,只是当作语文教科书上的单词记住就是。此刻见着它们,的确觉得这一词的精准贴切。它们确是从漫天白色里飞下来,旋转着,舞动着,再悠然落下在这苍茫大地上。若是你放起音乐,它竟是能与之相伴相舞的。窗边,院子里,你的头发里,衣服上,它们是在哪里都能跳起来。

这大概是也爱着冬日的海,冬日的雪的原因。当万物归于静处,一切悄无声息的冬天睡在你眼前时,这恰到好处而自然的韵律手腕的脉搏跳动在身体里,和呼吸一沉一浮融合于一体。因此得知你的生命依旧鲜活,梦依旧在近处。

于是,为了近距离接触我朝思暮想的雪,总是忍不住要打开阳台的门想伸手去戏弄几番,却又因为只穿了睡衣而忍不住寒冷,只能打开门的缝隙伸出一只手去玩,为此还几次被Thea和Maia嘲笑: )最后可能实在看不下去,我们决定出去溜达一圈!

接着十分钟内,四个人里三层外三层套了几圈才整装待发。打开房门的那一刹那,Maia跟疯了一般咆哮着跑出门于是就开始了并不能好好维持下去的打雪仗游戏:)

“Let's go back there!" Maia带领着一行人朝房屋背部奔去。你能看见一行笑疯了的四人围着房子转了一圈,地上满是深深的脚印。

“Let's destroy dad's balcony!" 依旧是古灵精怪的Maia能想出来的鬼点子,于是我们爬上了阳台把厚厚的积雪用脚踹开,而当“父亲大人”如期出现在紧闭的玻璃门边上,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朝这位“大人”扔去,当然结果是玻璃门脏了。。。。

所以最后我们只能乖乖回到房里去。(Side eye on Maia)

而后,心满意足。捧着书,抱着音乐,身旁壁炉里的柴火还在噼里啪啦作响,我满眼怀着窗外万物,蜷缩进去。

就这样,这一天,我不经意遇见了冬天。

这样说来,写来,想必是最轻松的,正如我此刻听着音乐一般,是的,你也可以走去放些最爱的音乐,一活着起身泡上一杯咖啡,回来一切都还在这里,什么也不曾改变,不会改变。也如我可以去走去睡一觉,明天起来一切照旧。

嗯,所以现在去跑步吧,总不至于一刻就能写完的。


记2015-挪威奥斯陆的冬。

En ro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