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内心的独白

其实,一直到现在,可能我也并没有穿越内心的那些敏感和脆弱,只是,背后,给我了一股力量,告诉我,时间到了。

接下来,是我内心这么长时间的对白,我想,很多人都想知道,不为了窥探什么,而是为了不再担心。

现在开始……

很荣幸,和瑶瑶、韬哥一起来到重庆,也很感谢先生的信任(此处省略一万字客套的话。)自从离开总部,我内心的不安全感虽然掌控着我,这种掌控,是我可以马上捕捉到的,每一次敏感,每一次感觉不安全,很明显,很清晰,我内心知道,一开始却不愿意讲出来。从我内心深处,可能一开始就觉得瑶瑶他们是一家人,而我是个外人,所以,我的感受,我很难正面的表达,那个被抛弃的铭印无时无刻不在发作。然后,在来来往往的列车上,一次次的捣着我的情绪,很负面,甚至有时候,我觉得那个情绪已经到了嗓子眼儿,一触即发,马上就可以蹦出来,然后爆发!

然而,我也佩服我自己,我一次次压下去,有时候逼着自己去穿越,有时候到了深夜,自己慢慢的“享受”,然后,我开始失眠、做噩梦……梦里,感受如此的清晰,疼痛感,恐惧感,不安,脆弱,这些感受从未如此清晰。

每周两次的独处,总是在列车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我才发现,我内心无比的孤独,我也是那么的害怕孤独,我渴望被关心,被在乎,当我突然发现,我是个女孩子唉……心酸,又有点儿可悲,因为想要,可是害怕失去,所以总是把自己当做女汉子,我不需要别人帮忙,什么我都可以一个人做,包括体力!可是,我却无法否认,在看到那种被呵护的情景时,内心的失落,无法言语……

前几天,袁导来了,句句话都在照顾我的感受,我眼泪忍着,都不出现在眼眶,只在心里,默默的感动,也默默的流。

一直到今天,没办法忍了。

我没办法接受,袁导处处都在在乎我的感受,我知道,我想要边缘化,我不想大家看到我,虽然我内心又无比渴望。我不想上台,不想展示,甚至,这次,也不想去做助教,我龟缩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直到,助教合影,拍照,袁导伸出的那只手,我想,我再也无法控制我的情绪,我内心的情绪无法表达,只是我知道,我没办法拒绝这只手,这只我明明想要把大家推开,可是非要拽着我的手……我觉得,我那一刻,内心是崩溃的。

这半个月,应该是我内心很艰难的日子,白天,绝不影响工作,晚上,就对话无数。

从那一刻开始,从莎姐和仰皓端着蛋糕走进来,从婷婷姐站在我面前,我觉得,我泪崩了,我也不知道,我内心哪里来的这么多眼泪……

从珊首席哭的不成样子的抱着我,我们俩就像生离死别过一样,不知道在哭啥,又好像心照不宣,什么都懂。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对于她总是情绪那么大,其实我也知道,只是很多时候,不愿意承认,这样斗下去,好像才有了乐趣。

仰皓说,哎呀,现在没人拌嘴了,赶快回来吵一架。

当我哭着跟彩姐说,我有个要求,我最近内心的敏感、脆弱已经到了极限,希望她可以多包容一下……

当袁导那只温暖的手拉着我的手……

我内心挣扎的问自己:我为什么要这样?!我明明很想要很想要,可是我却总是很无情!

还记得,林先生在周会表达对我的担心,还记得,在办公室,袁导主动抱我,可是我却有些冷淡。

今天看到小华哥站在台上的分享,我真的想要流泪,这是他在背后的支持,虽然一句要支持重庆的话都没说,但是字里行间,已经全都是了。那一刻,内心很暖。

还记得,昨天晚上看到大家都不来接放学,内心赌气,不高兴,一直到今天,一个个的惊喜,感谢你们,我的家人。

这段时间,我被心魔掌控,时而可以挣脱,时而陷进去不能自拔。

我感谢大家,我也知道,这是一个嗜血的心魔,不能喂养,只能血淋淋的磨,磨掉它的贪婪,磨掉它的自私,磨掉那明明自己想要,却偏偏想要别人给,不相信自己可以创造的自卑!磨掉那个我不配!就像老鹰的爪牙,磨掉,然后重生!

陈君君-用爱传递幸福的智慧女人!第771篇,第962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