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一百零一章)逃亡

字数 3056阅读 246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这一夜我睡得安心至极,竟是连梦都未曾做一个。第二日醒来,只觉头痛欲裂,大约这便是宿醉的后遗症。

环顾周围,见四周皆是最为熟悉的景物,微微困惑,不知自己是何时回了房中。回想昨夜,只记得我抱了两坛醉花酿到屋顶独饮,后来净玄来了,我与他一齐看了烟花,听他弹了一首不知是什么名的曲儿,再后来…再后来…我头脑一片昏然,竟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莫非…莫非是他送我回房的?…可恶,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阿姐常说饮酒误事,让我切莫贪杯,真真所言非虚!

下意识朝自己身上望去,只见外衫皆整齐穿戴着,故而略微松了一口气。随意拢了拢头发,正欲下床,却听见外头传来一阵骚乱,心中微微诧异,昨日才过除夕,济世堂还未开张,什么人会来府中闹腾?

不待我思虑良多,只听房门忽然传来急促的敲打声。

“阿持姐姐,阿持姐姐,你在房里么?”

门外是吴楚儿稚嫩的声音,这孩子平日里十分沉稳,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能让他这样方寸大乱。我不敢怠慢,忙走过去将门打开,见他白净的脸上里充斥着焦急的神色。

“楚儿,怎么了?今儿不是才初一…”

“别说了,阿持姐姐,”他慌忙将我的话截断,直接伸手来扯我:“快跟我走!”

“哎?去,去哪儿?”我一头雾水,不想他年纪尚幼,力气却是不小,我还未曾反应过来,便已被他一路拉至后院。

后院门口处停着一辆马车,车边立着一张从未见过的面孔,那人年纪约莫三十上下,体型壮硕,着了一身官服,腰间还别着一把大长刀。见我便双手抱拳,曲身向我行了一礼。

楚儿率先迈出一步,对那人道:“林三哥,阿持姐姐就交给你了。”

“你放心。”那人只答了三字,便朝我望来:“青小姐,请上车。”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我迷茫不已,“楚儿,这究竟要带我去哪?此人又是谁?”

楚儿目色凝重,咬了咬唇道:“阿持姐姐,你可还记得那位卖梅花簪给我的老道士?”

我神色一征,他的记忆果然未被抹消,我望着他缓缓点了点头:“记得。”

“他来了,”楚儿眉间微皱,“现下就在前厅。”

“什么?!”我大惊失色,这老道竟有这样的本事,明明净玄已消去了他施法的痕迹,怎能这么快便找到了我的藏身之处?

楚儿不容置疑的点点头,又宽慰我道:“大姐挡住了他,一时半刻他脱不了身。”顿了顿,他又看向车边那位男子,道:“这位是林三大哥,他在衙门里做捕快,今晨刚好在附近巡查,又与我大姐是知己好友,姐姐可以信任他。”

林三没有说话,只投给我一个稳重的眼神。

我心中一团乱麻,犹豫了片刻,道:“楚儿,我…”

“不必多说,阿持姐姐,”楚儿朝我释然一笑,“无论你是什么身份,都是我吴家的恩人,也都是我的姐姐。”

我愣在原地,望见他毫无城府的笑容,忽然失了语言。楚儿聪慧至极,想怕他大约已然猜到了我非凡人…

“时间不多了,”林三浑厚的声音打断了这片沉默,“青小姐,我们上路罢。”

“好。”眼下这情形也不能再解释太多,我匆匆对楚儿吩咐道:“照顾好你大姐。切记,若有难处,万万不可勉强。”

“姐姐放心。”楚儿上前替我掀开了车帘,又扶我上了马车,方道:“林三哥,一路小心。”

林三不再回话,只沉默着点点头,马鞭一甩,绝尘而去。




大雪还未来得及化去,此时又是辰时,城中行人稀少,故而我们一路皆是畅行无阻。林三一言不发,只顾着赶路,马蹄与车轱辘发出寂寞又急促的声音。

车里简朴,大约是时间紧促,所以来不及准备太多杂物,只放着一张白绒披风。我将其穿在身上,心中一暖,想着大约是凌儿知道我怕冷,所以才在匆忙之中置于车上。

“林公子,”我启口打破了一路的沉默:“咱们这是往哪儿去?”

“据江宁城十里开外,是我林家祖房,”林三头也不回的答,“小姐可去那里避一避。”

我轻轻点了点头,又想起他并看不到,于是犹豫了一会儿,道:“林公子,其实…你我今日不过初相识,你为何不问缘由的这样帮我?”

他一头乌发随风飘扬,坚毅的侧脸忽然有一种别样的温和:“凌儿同我说过,青小姐是她与弟弟的救命恩人,是个好人。所以林三今日此举,无再需旁的理由。”

我听了若有所思,低头思虑了一会儿,忽然恍然而悟:“我想起来了,凌儿以前同我提过,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友人,乃是她的生死至交…那人便是你罢?”

林三愣了一下,缓缓的点了点头,他嘴角勾起一个若有似无的弧度:“我与她已相识二十年有余。”

我开始重新打量起他,只觉他的背影看起来十分宽厚,侧脸线条及轮廓亦很分明。虽只短短一路,却也能看出此人性情沉稳,处事很有分寸。这样刚毅的一个男子,在提及凌儿的时候,竟也会显现出别样的柔情,看来的确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我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凌儿能认识你,真是很好的。”

林三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唇边的弧度好像更深了一些:“不,此生能与她相知相识,才是我的福分。”

我也笑了,两情相悦,这当真让人在如此严寒的天气里也觉着心中热意满满。

“你们既然…既然已认识了那么久,”我犹豫了一会儿,道出了心中的疑惑,“为何还不在一起?”

“凌儿一直放不下幼弟,”林三道,“她说,要等楚儿长大成人,再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

“……”

还不等我说什么,只听林三已洒脱的道:“无妨,我会等到她心甘情愿嫁给我那一天。”

还真是个痴情的人儿…我想了一想,笑了:“如今楚儿已在济世堂落地生根,你们其实不必再有那么多的顾虑,”寒风吹乱了我的鬓发,我伸手轻轻捋过,“如若我能逃过此劫,重新回到江宁城,我一定说服凌儿嫁给你,权当报答今日林公子的恩情。公子觉着如何?”

饶是林三这样一个八尺男儿,此时也觉着略有些不好意思了,“今日只不过顺道送小姐一程,算不得什么恩情,”顿了顿,他又道:“…但只要凌儿愿意,我林三这一辈子,绝不会负她。”

“好啊好啊,”我忍不住拍起手来,“只是到时候呀,你们莫要嫌弃我这个半吊子主婚人便好。”

林三没有回话,只是轻轻的笑了一声,这笑声仿佛冰天雪地里透出的一寸阳光,让人觉着轻松极了。但我虽然脸上是一副从容,心底却始终隐隐约约有着不安…

马车出了城门,径直朝南方驶去,一路马不停蹄,连喝水的空当都没有。眼见周围人迹越来越稀少,场地越来越空旷荒芜,我心底的不安也愈发加深。

终于在两个时辰后,我感觉到了一股十分迫人的压力,我心神徒然一抖,该来的总会来,他终于还是追上我们了…

林三或许也感觉到了这股不寻常的压力,他的右手紧扣在刀鞘之上,时不时警惕地向后方张望,似乎随时准备着拔刀,与来人相战。

“青小姐,坐稳了!”他又扬了一记马鞭,马一时吃痛,跑得更加迅速,“别怕,我一定会护小姐周全。”

我没有出声,静默的望着他的背影,他不过是肉体凡身,如何敌得过一个法力超然的道士…我低垂了眉眼,心下已有了决定。

“林公子,劳烦你停一下车。”我淡淡道。

“什么?小姐,此地万万不可逗留!”林三讶然的道,只一瞬间,他似乎察觉了我的意图,他皱紧了眉:“不行,青小姐,我答应过凌儿,定会将你毫发无伤的送到目的地。”

“...我相信你,”我微微低着头道,“但我已想出了解决的办法。”

“什么办法?”林三说着正欲转过头来,后颈却猛然遭了一记重攻,他立时两眼翻白,昏死过去。

我接住了他向后仰倒的身体,再将缰绳拿在手中,缓缓道:“对不住了,林公子。”

“办法就是…你们都要好好活下去,好好的在一起,一生一世。”

“林公子,原谅我,大抵是做不成你们的主婚人了…我祝愿你们,白头相守,不负彼此。”

我让马儿停了下来,再将林三拖入马车里躺好。最后想了一想,又将身上的白绒披风取下,盖在了他身上。

一个在冰天雪地里沉睡的人,比我更需要它。

做好这一切以后,我跳下了马车,将缰绳系到了路边一棵树干上。

我取出尘封已久的伞剑,握在手中,大步朝与马车相反的方向走去。

来吧,臭老道!该面对的,总归是逃不掉的。



感谢阅读,喜欢别忘点个赞~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