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31 一年又过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又成功累趴了时间的派来的小喽啰,它的编号为2017——这是我的第十六次阶段性胜利。

想追杀我?没那么容易。 在和时间的正面交锋中,我屡屡败下阵来,于是转变战术,逃亡得细水长流,把时间一年一年的悍将拖至粉逝成烟,然后泅过年与年之间裂缝里的海。去年我说,海水砭骨我不想渡;现在我竟然想用躯体砸碎冰浪——立刻,然后故意将岁月拦路的海翻搅十米高,听潮惊惧的哭啸。

如此,并非我做了以己之身对抗时间霸权的英雄,而是我明白了怕也没用,不如当个顽劣的孩子,过一年就笑一次又败给了自己,把寒湿衣衫下的颤抖当作庆功之舞,瞳中疲惫是我骄傲的勋章。

对于2017年,我更要这么做,狠狠地嘲笑它,所谓“天要亡我”也没叫我亡。

命运好像不允许我过得太安稳,前几年不是转学、毕业等流离就是2015年的在同一地点坎坷;而2017像2015的升级版。

上半年从年初便事事不顺,而后厄运变本加厉,公然挑衅我而我看不到它更干不掉它;倒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磕磕绊绊的小灾,却着实称得上“无妄”,如同你是人群中普通的一个,不高不矮,但有块陨石似乎独爱你,正中了你的脑袋。你根本预料不到今天居然会有陨石,而只有惊觉头痛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砸了,别人没有;在被砸后的一段时间里,虽然对你而言已经不痛了,但你本就不多的智慧在伤口愈合前溜走了。具体事例不想回忆了。

下半年呢,由于个人原因出了一些比较大的事情,只能说做人不能太naive啊,因为我而受到委屈的小天使们,在此澄壳统一致以内疚与歉意。好在2017年终于要过去了,就像打仗一样,一边被时间追杀一边砍断所有能砍的命运恶枝;这也过来了。

九月份我写语文选修课《人与命运》的作业时想起,曾经有过一位高僧推算出我们家这几年大概的运势,至于我,在17岁以前有一大劫难。我对此保持敬畏但没去刻意相信,因为我平时都想不起来。现在看来,这竟和我的经历是合拍的!我不可能不知道“幸存者偏差”,但还是选择对命运信大于疑。

信不一定是迷信,也可以是祝福:有时用近乎盲目乐观的态度,相信自己努力就必定被命运善待,这样多好。

但我还是要深深感谢2017年,置身于苦难中的我,却拥有那么多阳光。 前天发了一条说说,“一个赞说一个今年的幸运”,刚才翻着评论区,看到满屏的幸福事,又想起自从某事以后,儿时的某个片刻时不时泛上心头,突然觉得特别感动。2017年是我旅行最多的年份,陕西、甘肃、青海、云南留下我的足迹,每天的旅行都认真写1000字以上的记录,试问我为佳客否?2017年也是高中生活特别精彩的年份,而我的家人、wk、故友都平安,新相熟的shrimps、曦er、小左妹妹不断唤醒着我心里的什么。

最珍贵最重要的是遇见了洁女神。算起来,她是从高一下学期开学才带起我们班化学课的,到六月底化学会考、结课,再减去最开始时我对新老师的抗拒(因为我喜欢路老师…),一共也就三个月,而她能让我那么崇拜。(此处省略1000000字赞美)化学被生物取代后,生物老师于是成了No.2洁女神,像还有化学一样~这么幸福,有点小灾难怎么了。不可贪婪。

让我不幸而幸运的2017年,还是脚步飞快,这就弱化了某件事在这一年整体结构中的体感。回忆总是近大远小的,离得咫尺时,一分一秒堆叠成巨岩;等到自己被时间追杀着奔远,意识到再也走不近过去,才发现,险峰宕谷般的那些事,也就是无所谓有和无的起伏,不知为何当初在意了很久;到最后,连累不累都忘了,只记得自己一直是个用主观能动性抗争双相的普通人,唯有记忆里和身旁的爱是始终不渝的。

其实人对于生活,都或多或少有点斯德哥尔摩情结。岁月给你个假惺惺的好脸色,命运赏一块沾了土的糖,你都甘之如饴,——明明知道笑容一戳即碎,糖块是从地上捡起的丢弃物,你顶礼叩谢的动作还是那样的发自内心。它们最擅长吊着人往前走,追你追得惨极,你爬不起来时又适时赐你点欢欣,张弛拉扯间,人反而感恩时间与命运有多圣明,恋上接受奖赏的刹那感受。这是好事。假如人人都看得明白,谁还选择活着。——真正的英雄主义除外。但那种认清生活本质还热爱生活的英雄有几个?且热爱,是平等的欣赏,非扭曲的斯德哥尔摩之爱。

哎, 现在一想起洁儿殿下就忍不住一阵悲哀,我只是她桃李万千中那么卑微的一颗,我在一生中最美的高中年代接受了她给的最温暖的力量,可我的念念不忘在她不过是无意拉了一个小朋友一把。

想要以后做她的大学校友,去清华化学系,但我作为文科生,桥已经断了;况且化学是我以前就怀有的执念,我的执念和关于文学的理想从两个去向撕裂我,我终于选择了更向现实妥协的理想。

我不知道是否从一开始我的执念和理想就是错的,也不知道选择之后将会迎来什么。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圈子太窄了,局外人从其他角度看未必是失败者,但我真的想和一号二号洁儿女神并肩……所以啊,尽全力。

2018年,澄壳你就要做一个成年人了啊。

还是放心向前吧,别忘了看看风景,岁月和命运想要追杀你是没那么容易的。

请你再记住这句话,雅罗斯拉夫·赛弗尔特说的:“生活中毕竟有一些我们所爱的事物是能够用我们的双手和心灵把它们保存下来的。因而爱也是有可能始终不渝的。”

愿你的爱,愿这世上所有的爱,皆能始终不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我开始讲述我的故事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黎子,不过更应该称之为离子才对,因为我是学化学的,现在在巴黎第七...
    护理达人星辰阅读 852评论 6 9
  • 此生只想 和相爱的人睡觉 再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一起生的猴子 一日三餐,鸡毛蒜皮,相安无事 如此苟且偷安 此生只想...
    可可柠檬水的兔子阅读 35评论 0 0
  • 自古燕赵多侠客,慷慨悲歌义士门。 胡缨无纹刀霜雪,白马飒沓银鞍流。 宝剑一发鸣千古,千古名人多壮士。 十步剑人千步...
    浮木生阅读 22评论 0 0
  • <禁忌篇> 临近傍晚,我在槿楠小镇的一间旅馆住下,二楼一间狭小的房间有一张干净整洁的床,一台小电视机、一个陈旧的柜...
    老熊sama阅读 87评论 0 0
  • 今天星期六,闺女上特长班,大清早的早早把她送去了。转眼间闺女上特长班都三年了,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主要还是想培养她...
    珍爱一生_b2d1阅读 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