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青春没几个煞笔的室友

          谁的青春没几个煞笔的室友,如果有,请珍惜。                                                                                                         ------题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迷迷糊糊间,听见室友喊我一起去上课。一如既往的赖床不想起来,扭捏间,忽然惊醒,才发现是一场梦。一时,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左看看,右望望,我已经不是在咯吱咯吱的铁床上,也不在那个熟悉的四人寝室。四周空荡荡的,左手边不再有隔着过道就可以望到的三哥,脚对脚四年的逗比二锁。靠右手边贴满自己亲手布置的光滑墙纸的墙壁,再也无法亲自感受,不再听到深夜里此起彼伏的打雷似的呼噜声。说实话,有点不习惯,多少个没你们打呼声编织的催眠曲的夜晚,我还真怕自己会睡不着,但愿千万别在一个人的夜晚醒来想你们,不是绝情,而是承受不住四年如亲人般的友情来袭,思念太重。

柜子上贴的“梦堪几回首”五个字,是我亲手写的毛笔字,为此你们还常拿来做笑料调侃我,太多次吐槽字丑,我并不理会。箱子中搜出个小小的电饭锅,很简单很便宜的那种。记得第一次是二锁将锅买回来的。宿舍是严禁使用大功率电器的,被捉住更是不得了,没收东西且不说,写报告、通知辅导员、全年级通报。吃了豹子胆的我们,在离校园几公里外的小农副市场买了几小块排骨,越过层层警戒区偷偷带进宿舍。稍微清洗后,加入水油盐醋后,开始炖汤。一小时后,整个寝室弥漫一股排骨汤的香气,我们就像几百年没吃肉的人类,将锅团团围住,哪里还管得了好了没,揭开锅,手忙脚乱的给自己盛了一碗,猛吸一口,从舌条到整个气管,烫了个满怀 ,不得不张大嘴不停用手扇风,想让舌条凉快点,那场景,相当有趣呢。看到我起了头,一个个也顾不上那么多,一锅半生半熟的东西,一眨眼的功夫,就被喝了个底朝天,干干净净,剩下的渣子都没有。那碗汤真的蛮好喝的,至少在我记忆里面很不错。

几个老宅男们在寝室还一起做过寿司,不知道是味道太好,还是自己第一次劳动成果不忍浪费,吃到饱的想吐,感觉所有吃下去的寿司从胃都堆到喉咙了。在此之前,我最爱的就是寿司,但那次吃过以后,我半年没碰过寿司,现在看到就反胃。

曾经在宿舍里,应该都有自己独特的"亲密"外号,是属于兄弟间特殊呼唤称谓。我们寝室外号来的要随意的多,其中一个宿舍兄弟是因为名字里面有个虎字,我们之中他又最大,自然而然叫虎哥、"大老虎"。说到这不得不提下,虎哥这家伙是最假的,宿舍里的他简直是个神经病,但只要一走出寝室楼,立马变的人模狗样,西装革履加不苟一笑的表情,显得相当高冷。正是如此,很多人都会被他在外的高冷范所欺骗,接触多了,他真实的本性就暴露了出来。至于二锁呢,是因为长久以来猥琐的形象(当然是假装的猥琐,不然怎么会受大家喜欢),人挺二的,颇受大家欢迎,戏称他琐二哥、琐哥,蛮适合他的。

相较他们而言,三哥的称谓就显得有些无辜了,躺着中枪。他本人是很闷的,不怎么说话,沉默是他的常态,几乎没啥黑点。他一直疑惑他的外号怎么来的,想找给他起外号的人算账。其实他不知道,他的外号恰恰是我这个人畜无害的老好人起的。至今没让他知道,我也怕他逮住我一顿狂揍啊。他的外号来自刚来宿舍那会儿,每个人柜子都有固定序号,他的柜子是3号,再加上我们宿舍本来就出了个琐二哥,他就顺延叫三哥了。三哥在家是老大性格上属于话少要强的那种,刚开始很反感我们叫他这外号,为了这个称谓,无数次跟我们差点翻脸。时间久了,叫习惯了,他就没再追究,我们也懒得改口。尤为记得三哥毕业喝醉的那个夜晚对我们说的真心话,他说,他大一的时候觉得我们一群煞笔。大一我们喜欢晚上聚在一起谈天说地,三哥很少参加,只是玩着游戏。当我听到这句虽然是骂人的话,但我知道,他已经在不经意的年华里将我们的煞笔包容了。现在偶尔某个时刻,轻轻唤起一个个顺口的外号,却再没有熟悉的声音回应。

不管哪个年代的青春记忆,都伴随着一场游戏,一段回忆,犹为深刻。我的游戏人生献给我的青春和有个叫召唤师峡谷的地方。宿舍几个室友,一起开黑,一起怒吼。游戏输了互相指责,甩锅,赢了疯狂乱吼,大笑欢呼。游戏里可以闪现替命悬一线的室友挡子弹,追寻千里帮你复仇,也可以各种开玩笑戏耍你,坑死室友,还要在旁边大加嘲讽。几个人挤在一个网吧包间里面,打寝室争霸赛时,会在小有优势后,各种嚣张,调侃对面人菜,笑得嘴都歪了。为了赢比赛,携手奋力拼搏,仔细指挥,一张写满认真态度的脸,难得的凝重。那些一起拼的日子,是真的很开心,哪怕仅仅是个游戏。青春的记忆不多,留下的,很有味道。印象中极为深刻的是,临走前一天,因为一通给三哥的最后劝留电话,成就了最后一晚的游戏狂欢,我们都没有提第二天的离开,默默打着游戏。直到困的不行,睡着了,清晨的睡梦中,相继悄悄离去。

四年时光里,有碰撞,有争吵,有不分你我的哥们义气,适应过程就如两个相恋的恋人,磨合很久,依然会有摩擦,甚至内心的埋怨,怎么遇到这么煞笔的室友。可分开了,离开久了,很长时间没见了,才发现平日诟病最多的,埋怨最多的,最不舍。或许是距离产生美吧,吐槽打闹的时光,常常令人回忆。

记得最后一次躺在宿舍的床上,咯吱咯吱的床板成为深夜里单一的节奏。四个人的寝室少了往昔的热闹,空空荡荡,东西清得干干净净,该走的都走了,如今剩下的只有两个人。一片漆黑的宿舍有点冷清,我们两个人各自躺在床板上,漫无目的聊着天,追忆流水的四年,竟说不尽,扯不清,似乎四年不是四年,而是经历了很长很长时间。最后的夜谈,聊到原本漆黑的夜开始泛出微微亮光,,聊到甚至没有顾及明天还需早起的班车。说着说着,好像把曾经发生过的事又经历了一遍,情绪一下子涌了上来,猝不及防。我想那一定是心中的不舍,不舍得离别,不舍得年华易逝,不舍得那些可爱的人。四年时光或许意味着的就是思念(四年)吧。

煽情的话我不想多说,就像文章开头说得,谁的青春没几个煞笔的室友,如果有,请珍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相博超妈妈 2017年9月25 这两天公司太忙了,晚上回来七点了,相博超在他奶奶家已经吃饭了,我光给他检查作业...
    一年级四班相博超妈妈阅读 77评论 0 1
  • 北京,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城市?虽然身在其中,却永远无法融入。我是一个喜欢漂泊的人,喜欢无拘无束,喜欢没有根的感觉。在...
    JaneCheng阅读 149评论 0 1
  • 江南昨细雨, 塞外雪连天。 君问家乡事, 阿达娓娓言。
    风过如初阅读 89评论 0 0
  • 绿莹漫漫,同一片天空呈现不同的色彩,宁静,祥和,在雨后荡涤过得空气里透漏着几许欢愉。心情明快而轻松。
    李睿_阅读 5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