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的厚重(长篇哲思小说)第一百二十四章

96
AB774卢卢
2017.12.27 17:42 字数 119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创/卢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喜旺尽管平时能沉静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心跳,可此时此刻象天给提供了可遇不可求的线索,使他穿越的思维越来越所向无敌似的,他不由血液上涌,心头似有几小鹿在乱撞。那么,胜夫人这一脉是不是在这与世隔绝处一呆就是上千年?她那一脉又能留下什么家族的灾难史,思想史,和文学史产生的许多独树一帜能思维启迪呢?

喜旺不是商人,也不是实业家和银行家。

“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者,天下鲜矣”,喜旺是知道的,若要是非黑白一眼洞穿,这即需要广博的知识、深厚的阅力,还需一颗正直无私的心,要胸怀如大海,纳万物而波澜不惊;如宇宙,日月星辰运行其间,而静默不语,对天下有才人要容之、惜之、爱之丶举之、助之……他想走一条启智的路,所以在他看来最觉珍贵的不是金银才宝的物识宝藏,而是文化,思想,智慧方面的心识宝藏。

喜旺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即人类进化的物识与心识问题。这自然是哲学问题,后又发展甚至必然将发展成用科学来界定,并将科学物化方面的进步抬到绝对正确的议事曰程,这是种顺识,顺向思维;那么可不可逆向思维一下反界定呢?这是一个十分大胆的设想,不仅十分烧脑,而且阻力也似滚滚洪流,一泻千里……喜旺希望找到什么,如果有人早想到这个问题,而且已用于实践上千年,那么对喜旺的探索会否产生一个突破性的飞跃呢?古代神仙有句话,顺者为人,逆者为仙。这也就是说,人达到物性进化终点后,就再也没有去追寻下一步进化的开始了……这是个很值自省思考的问题……

他真的一点也不急于要知道将发生什么。世间事,人的做有时也会逆相发生的,有时侯越急于占有更多,反会在发生时失去更多,甚至使你只能干瞪眼,任由发生宰割。

知行合一,已到了行的时侯了。

喜旺立起身,脚已经有些麻,他热身似地稍作运动,便身子紧贴洞壁向洞口缓缓地很警惕地前行。他双腿的裹足布已解下来了,并且在每条裹足的一端固定好一块小石头。这是为得不伤着那个怪兽又不使自己被怪兽撕所能采起的唯一法子;别说是那个怪兽不可伤,连七匹豺狗都不可伤,因这些兽已非普通兽了,是人家“仙女”花大心思驯出来,它她们之间已情同手足且十分默契。

喜旺很顺利,身体一离石洞,就使出比当时追那怪兽还敏捷神疾的身手,似乎真的会飞似地只四五个跳跃,然后一个猛窜,手早搭住了早看准的一条往下垂生的巨枝,借着这巨枝的弹性,他一个倒立,足已搭住了上一树枝,但见腰一发力,“嗖”,已是转了个身,再踏踏踏一阵轻响,上方的较密生树枝在他就象奔大厦阔梯一般,月光下看起来就象由电梯往上运送。

由于许久不练这“登云梯”身法,就这几下,已使他有些气喘;正调气间,那些电灯忽然亮了,而此时传来的不是琴声,竟是萧声。七匹豺狗一拥而出,快如闪电,吠声不绝于耳,犬齿呲露,且有犬之口水牵线下滴,目露凶残杀气,围着那颗大白果树转圈;然后,那“相爷”怪兽迈着“军师”之步,老成持重地呲起牙,脚步掷地有声,似是要在“女王”面前一展雄风一般。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