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要飞到哪里去?

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在幽深浩淼的北冥沉潜了不知几世几劫的鲲,终于物化成鹏,完成了质的飞跃。《尔雅·释鱼》中对“鲲”的解释“鲲,鱼子”。而在庄子笔下,鲲则是一条“不知其几千里也”的大鱼!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也不知经历了什么样的春秋风雨,鲲才能从毫厘之末长成千里之巨!也只有幽邃浩淼的北冥才能足以提供鲲由小到大的成长空间!非北冥之深广无以容其身,非北冥之幽邃无以养其志。比海更广远的是天空,比鱼更自由的是飞鸟。挣脱海的束缚,到更广远的天空去享受更自由(亦即逍遥)的快乐,当然是这条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大鱼的最高追求。也许就是这样的理想,也许就是这样的追求,才会产生一种神奇的力量,使鲲物化为鹏摆脱了物质空间的束缚,直飞九天且适南冥!

鹏是要飞到南冥去的。庄周告诉我们:“南冥者,天池也。”我的理解,“天池”就是天一样大的海。可以想知物化为鹏的鲲就是不满足于北冥狭小的空间,才沉潜砥砺、积蓄能量实现质的变化的。因此大鹏要去的南冥一定要比北冥更为广远,更能使它“不知其几千里也”的背、“若垂天之云”的翼有停栖之处;最为重要的,只有南冥——天池,才能让它尽情翱翔、自在逍遥!非南冥无以适其志!

北冥里的鲲大得令人咋舌,将要飞到南冥去的鹏更是大得令人匪夷所思。我想说的是从小到大在学校的学习过程就应该是鲲从小到大的一个成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是所有微仅毫厘之末的鲲(鱼子)都能长成“不知其几千里也”的巨鱼;也不是所有的鲲(鱼子)最终都会物化为鹏,一飞冲天,“徙于南冥。我想说的是只有那些沉潜下来,忍受寂寞,修身练体,心存长空,志在南冥的鲲(鱼子)才能长成巨鱼,物化为鹏,展翅九天,且适南冥。

从另外一层意义上讲,鲲(巨鱼)的物化为鹏又何尝不是对物质束缚的挣脱,对精神自由的向往和追求呢!

南冥,在鲲鹏的世界里是精神自由之翼得以尽展,得以尽翔的无比广远的自由之处,亦即宇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