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其实都挺孤独的

原谅我用调侃的语气书写本文,幽默自嘲是一种高级别防御

文|冰千里

01

脑海中一直想聊这个话题,直到写下题目,又有想放弃的念头,我立刻从自己身体里跳出来,看看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别怕,我没分裂,这只是心理咨询常用技术,被称为“均匀悬浮注意”,就像刚才我说的,不但要和另一个人谈话,而且还能有灵魂出窍的本领。

看似是两个人,其实还有第三只眼,咨询师要进入来访内心,又要跳出来,不带有任何期待的看看,你和他发生了什么?看他、看你、看你们。

刚才我就跳出来看了看我,为什么想放弃呢,脑海中划过了什么?我回答我说:这个,有两种感受:

第一、怕自己投射,人家都好好的,分明是你感觉好吗,非得说整个行业孤独,这不是投射吗?

第二个,我为何认为自己孤单,现在也挺享受呀。

可能是这样的:

我谈的孤独或许还是是关系中里的孤独,而这种孤独并不是一条狗,可怜巴巴的,而是会变化的,有时候寂寞,有时又很享受。

“哦,原来是这样啊”,另一个我跳回了肉身,合二为一,决定继续写下去。

没吓着你们吧哈,当你看到一个人,自言自语、一问一答时候,是不是觉得他很神经,神经又透着孤独,嗯,是的,这是心理咨询师常有的样子。

我们还是把孤独定义下吧,省得总解释。

这里的孤独不是“对失去的、不在身边的、所爱的客体,所怀有的痛苦的渴望”。

而是“一种边缘化的、游离在主流关系模式之外的看似孤单,内心丰富的状态”。

前面的定义是精神分析文献给出的,后面是我自己刚才想的,也是本文的观点。

02

心理咨询师的设置,决定了孤独的必然性。

看看精神分析流派的设置吧:保密、中立、匿名、容器、好的客体。

大家听着是不是很神秘啊,还有种被理想化了的客体

那,你知道杀死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吗?

就是告诉他一个天大的秘密,然后终生不能说出来,那么这个人,一定会被憋死。

你说心理咨询师心中得装了多少秘密啊,一吨一吨的爱恨情仇啊,有时候真的感谢上天,让我们活在民主社会大好环境。

否则就得祈祷某个来访者千万别当了皇帝或宰相将军,不然第一个要杀的人一定是他的心理咨询师,灭口啊朋友们,阿弥托佛。

心中装了成千上万的秘密,还和别人签了具有法律效力的保密协议,如果他们没疯,一定是孤独到死。

中立、匿名、容器,妈呀,翻译过来就是:默默无闻鞠躬尽瘁做好事不留名的垃圾桶。

这个垃圾桶还要去“共情”,来吧来吧,尽情的倒吧,这就是我的作用,人家不愿意倒垃圾,你就说人家“阻抗”,拉着手不放。

人家倒得少,你就嫌人家这是“防御”,倒得不是货真价实的垃圾,我的天呐,小岳岳也都笑了呢,我就问你累不累呀,孤单不孤单啊。

对不起我刚才笑场了,冷静的说一句:真的,我们就是这样一群独单自己温暖别人的重度自恋者,而且,有的时候你真的不是自己。

03

你会变成各种角色,就像演电影,但永远不是主角,但也不算跑龙套的,最长扮演的是第三者,因为你只是个替身,一个替代角色,别跟我提“移情”,它是真正的导演。

你的角色有时候是正面的,就像温暖的妈妈、威严的爸爸、体贴的老公、贴心的知己闺蜜。

有时又是大反派,什么狼外婆啊施虐狂啊暴力男啊等,最可气的是你没有权利选择角色,一切都完全按照求助者的意愿,可怜的,顿时感到自己就是弱势群体。

不是危言耸听呀,某心理学前辈就被咨客伤了手指,有次,有个来访拿着本书直接拍我脸上,还有次,一个叛逆的少年划伤了我眼睛。

这,这已经不是孤单那么简单了,容易嘛你说,被人伤害还要问人家:“刚才你打我的时候在想什么,或者你想起了谁?”,就差没把脸贴过去,让主角再扇一耳光了。

特别是在从事心理咨询前两年,你会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原来一起喝酒唱歌逛街的朋友不再约你了,聚会的时候,你就像寂寞老鼠先生,待在角落,静静看他们装逼。

这个过程必须要经历,其实山还是那座山、河也是那条河,是你自己变了,心理学是研究人性的,最容易看到事物的本来面貌。

当一群人在那里吹牛逼互相敬酒的时候,你一眼就能看透,其实他们内心离得挺远的,干嘛还要装出副亲密无间的样子,正是因为穿透了他们的防御,也不屑和他们用面具交往,所以,你就被隔离了。

这很像众人皆醉我独醒,但在大家都喝醉了的时候,他们眼中的你,才是真喝醉了,精神科大夫查房,在一大群精神分裂病人那里,你就是个神经病。

仔细脑补一下吧,真蛮有嚼头的。

所谓久病成医,有些深度心理学爱好者,也算是半个心理咨询师了,其实他们懂的真挺多的,也会给职业咨询师提供不同的思路,所以,他们也是半个孤独患者。

不少心理学爱好者问我,学心理学之前觉得自己蛮健康的,学了之后怎么觉得自己病了呢?

咳、咳,你没病,是你看到他们病了,然后他们都说你病了,你就以为自己病了,再给你个解释,其实你本来就病的挺严重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现在只不过,你终于知道了。

那个时候,你是不是有种被世人遗弃的孤独感?

04

没关系,等你毕业了,比如从事五年以上,你就会发现,你没病,亲朋好友也没病,再聚会时,你会和他们他们一起疯一起闹,世界和谐而美好。

因为,你更孤独了,彼时的孤独是一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孤独,此时的孤独却是一种回归的孤独。

就像真正的牛人总是在民间,真正的佛法也总不是在寺庙,而是在人间,绝顶高手不会是北乔峰南慕容,而是一个无名扫地僧。

还有人认为,心理咨询师自己是不是有病啊,没错,有很多同行,一开始都是为了探索自己的情结,后来慢慢走上助人道路的,谁也没规定大夫不能感冒对吧。

还有的不敢和心理咨询师交朋友,怕被看穿了内心那点小心思,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你不给钱我们不能随便看,挺耗神的。

咨询师的孤独还来自于他们的个人爱好。

至今我没见过一个不喜欢读书的同行,也没见过一个不喜欢独处的同行,深夜、一杯茶、一颗烟、一本书、一个背影,怎么样啊,孤独的够酷吧。

其实他们,哦不,我们,并不是完全在意书中的黄金和女人,而是一种爱好,爱好就是一种没有理由的轻松和喜欢。

在关系中并不是世人以为的那种孤独,其实我们内心世界还是很厚的啊,有多厚?

大概,一千本书那么厚吧。

05

当一种看似孤单的情景被赋予了享受的意义,孤独就是种美丽。

所以呢,我们很多的同行,开始了抱团取暖。

人总是活在关系里的,一个人待的久了难免寂寞,表面上是为了学习、切磋,其实内心更是为了一种在一起的温暖。

就像此起彼伏的团体小组,我也组织了个网络朋辈督导小组,都是来自天南海北的同行,我们不但一起切磋技术。

更重要的,我们彼此给予温暖,你们是不是很羡慕啊,可以联系我,我们再成立个什么其他成长团体啊。

不过这一点你还真要羡慕下,正因为我们是研究关系本来面貌的,所以在同行之间交往的时候基本可以“谈心”,和平常的聊天是有本质区别的。

咨询师甲:“你进来以后话很少,在想什么呢?”

咨询师乙:“我在体会我的感受,因为你一开始的那句话激起了我的愤怒”

咨询师甲:“哦,是的,我在说那句话的时候,就想看看你有什么反应”

…….过

是不是很神道啊,虽有些变态的感觉,但你不觉得很真实吗?现实中你能这样谈话吗,这样的交流可以帮助彼此更好的反思,而交心永远是关系的本质

当然我们也会说人话啦,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这样说啦,比如,今天我说的话,道理是很深滴,但你没觉得是你班主任在上课吧,咦,我发现我有点得瑟呢,反思下感受先。

嗯,是的,所以呢,最后必须用心送你句话:

如果你有个心理咨询师的爱人,或深度喜爱心理学的伴侣,请温柔的对待她,好好拥抱他的孤独,你会被无限滋养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