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8

“2015年9月,防弹举办了一场美国FM/迷你演唱会。VIP配套包括签名,拍手会和迷你演唱会的VIP门票… 当我进场时,完全惊艳,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们 – 看起来超高清,闪闪发亮的… 走着的时候心里各种感觉,他们都和我打招呼,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也和他们say hi. RM站在中间,我终于鼓起勇气说“我好爱你”但因为说的太小声了所以他没听见。和每个成员的互动时间只有几秒,所以如果没准备的话就会错失和他们说话的机会。当我到达最后一个成员JHOPE那儿时,我前面的女孩拿着海报所以到了我这里已经没有海报可以让他签名了。JHOPE看起来很迷茫和惊讶,通知了staff之后,在等待海报的到来时,他就坐在那儿对我微笑。Staff花了两分钟才回来。我在这天使般的男人面前站了足足两分钟。他对着我微笑,我也用微笑回复他。脑海里一片空白。那短时间内,真的满满幸福。”—Nadia Hamud

“防弹来美国的第三次,是我去看他们的第二次-第一次美国巡演,在LA Club Nokia的红子弹2。原先并没有买到VIP门票但之后千辛万苦的买到了,我想要在前排看我的男孩们。和朋友在演唱会开始14小时前就在场外等待了,是队伍的第一名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很多粉丝插队,所以到最后只能和第一名说拜拜,很幸运的时我还是站到了前排,就在本命hobie的前面。我举着有JHOPE名字的应援灯牌,好让他能看见我但我没能注意到他到底有没有看到。但其他成员们注意到了我的应援灯牌!忙内柾国甚至在我面前停下和我对视,对我唱歌。大约6秒吧但感觉像是一个世纪。我做了在韩国很常见的手哈特,对他说了我爱你,他点了点头。那晚我是位幸福的迷妹。”—Valeria Espinosa

“初中时是我人生的最低潮。家庭破碎,朋友的出卖,所有的所有简直糟透了。我记得几乎每晚都是哭着入睡的,没办法面对所有的问题。我觉得就算我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在乎吧,所以就决定要离开到远方。但有天发现了防弹。被他们迷住了: 他们的音乐,信息,样貌,性格,让我越来越爱他们。我搜索了一下,了解他们面对的问题,度过的辛苦,和传达关于生命的信息。我学会了与他们产生共鸣,尊敬作为艺人的他们。他们的音乐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希望某天,我能和他们见面,喝杯咖啡,感谢他们为我和其他那么多人做的一切。我想要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正能量)的影响全世界。”—Daisy Nguyen

“我从印第安纳飞到加州看他们,因为想看看一年前改变我生命的这七位男人… 他们棒呆了。以young forever开场,在圆形的屏幕后唱着,我还是无法相信我在LA第一次看着自己的爱豆。当屏幕升起来,揭开防弹的面貌时,那一瞬间真的,什么准备工作都是不足够准备我的小心脏的。为了配合Staples Centre上升的温度,他们表演了fire。本人目瞪口呆,心脏狂跳,无法相信他们是真实的… 那是我一生中最棒的一晚… 今年初的wings tour在芝加哥又和他们见面了,当时在kcon的感受再次浮现。防弹是一个运动,是有个性的,成为阿米是我很感激自己做的一个决定。通过他们的音乐,我终于能够面对奋斗多年的忧郁症。经过一年休息后我回到了校园,现在已经是大二了。我可以面对人生,追逐梦想,就像防弹一样。” —Mari Cann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