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魇城——史前战争(九)蒙建

文/徐海阳

魇城【目录】

上一章 郎日河

胥广本想在楼兰城补充些货品,顺便再买上几匹骆驼。

楼兰的帛布和线麻不错,如果能运上一些到于阗,虽然差价不是很多但总会有些利润,起码能把这次的损失再减少一些。可没想到碰上了楼兰城暴乱,他带着驼队趁封城之前逃了出来,清点人数时才发现小胥不见了。

胥广吓得够呛,安顿好驼队后他和乌尔返回楼兰寻找小胥,可城门已经关死,两人只能在城外徘徊着苦等消息。接下来的一天一夜十分煎熬,听着楼兰城里杀戮持续了一夜,百姓们的哀嚎响彻整个夜空。

万幸的是第二天傍晚小胥回来了,再见到女儿的一刻胥广把开元诸神感谢了个遍。

小胥的母亲死得早,这孩子从小跟着自己在驼队里吃了不少苦,转眼到了嫁人的年龄却还是每天混在驼队里风餐露宿。

胥广暗下决心,等这次走商回去一定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绝不让她再跟着自己平白遭受这么多危险。

人选方面胥广觉得乌尔就不错,两个孩子从小一块长大,平时也知道让着小胥。他和末叔也私下谈论过这事,两人都觉得给孩子们置办一份田业,让他们从此远离驼商和危机四伏的沙漠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胥正讲述这一天一夜的神奇经历,她说得眉飞色舞,众人听得啧啧称奇,只有乌尔在一旁默不作声,似乎有什么心事。

胥广把小胥叫到一旁问:“你是说那个魇尸救了你?”

“什么魇尸啊!他叫迦夜,人很不错的!要不是迦夜大哥你恐怕就没女儿了!”说到迦夜,小胥双目放光的样子看在胥广眼里,他暗暗叹了口气。

“以后离那个东西远一点,别再见了!”

“为什么?他又不是坏人,再说人家救了你的女儿,不说好好感谢人家还背后说人坏话!”

小胥气鼓鼓的样子看上去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不过毕竟已经十六岁了,已经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不知为什么胥广突然一阵没来由的心慌,当即瞪着眼睛怒斥道:“我说不可以就不可以!就算那东西救了你,以后我自会找机会报答,但你绝对不许再见他!”

“我偏不!”

小胥嘀咕着转身就走,站在不远处的乌尔连忙低下了头。

路上多了许多逃难的人,楼兰城的百姓正在陆续逃离。驼队赶到且末时城外已经聚集了近千名逃来的楼兰人。

且末城城门紧闭,墙垛上站满了一排排剑拔弩张的士兵,气氛森严紧张。

且末城位于库木塔格沙漠腹地,是由古时候的旅人驿站慢慢发展而来,除了城里的一处地下深井,方圆二百里之内再无水源。

驼队急需补充水和粮草,不过看目前的情况好像进城都不太可能。城门前聚集着近千人的景象十分壮观,胥广和乌尔淹在人群中,耳边尽是人们的哭泣声和祈求叫喊声,心里亦是烦躁的不行。

人们聚在城门前久久不愿离去,傍晚的时候城墙上的士兵向两侧分开,一个青色锦袍的人走了出来。

人群中有人见过锦袍男子,知道他正是且末城国主连忙跪下请愿,身边的人呼啦也跪下了一大片,要求进城避难的声音此起彼伏。

乌尔偷偷抬头看城上,只见这且末国主三十多岁的样子,长得很白净留有微须,从面相上看很是英气逼人。

“这就是且末那个年轻的国王?叫蒙建那个?”

小胥不知何时挤到了胥老大身边,探着头悄声问道,胥老大一怔,怒气冲冲地打了小胥一个脖拐。

“不是让老末看着你留在驼队不要乱跑?你怎么跑出来了?”

小胥吓得一缩脖子,吐着舌头笑道:“末叔喝酒,我陪他聊了会天……他就喝多了。”

且末国主沉默地看了城下好久,眼神冰冷,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给请愿的百姓任何答复。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无情?”

小胥的声音清晰响亮,突然出现在人们压抑的哭泣声中显得很刺耳,胥广和乌尔吓得心跳都停了,连忙上去一人拉着小胥,另个人紧紧捂住了她的嘴。

小胥还在愤愤不平地挣扎着,且末国主冷峻的目光已经锁定了她,国主远远地指了指,立刻有一队士兵快速从城内冲出,分开人群把小胥等三人围在了中间。

胥广连忙挡在小胥前面,回头用眼神暗示乌尔带着她赶快走,一名军官抽出长刀直接架在乌尔的脖子上,同时上来两名士兵拉扯着小胥回到了城里。

胥广眼看着黑色城门再一次重重关上,只觉浑身发软,“咕咚”一声跪倒在地上,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吓傻了眼,人们纷纷起身围在胥广和乌尔的身边唉声叹气地劝慰,可还是没有人愿意离开,方圆二百里全是沙漠,大家千辛万苦走到这里早已饥困交加,此时离开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

小胥被抓进城里已经很久,胥广只觉得心在不断的下沉。夜色已深,那个且末国主蒙建从抓了小胥以后也再没出现过,胥广知道,这一次小胥恐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乌尔也急得似乎眼眶都能滴出血来,他不断地摸索着褡裢在胥广身边转圈,胥广知道他那里藏了一把刀,他大概是想硬冲进去把小胥抢回来,胥广连忙按住他微微颤抖的肩膀,突然城墙上的士兵又再一次分开了,这一次站出来的是那个军官。

军官从身边士兵手里拿过一支响箭,拉满了弓射向城下,响箭带着凄厉的哨音擦过胥广的肩膀扎在地上,人群受惊后霎时安静下来。

军官抬起手臂高声喊道:“传国主令!且末城开放三天,城下百姓可以自由进城取水,需要粮食也可以去粮仓用等价财物兑换。但之后必须马上离开,不得在城中停留也不许任意走动,否则杀无赦!”

城门咿呀呀地缓缓打开,百姓们欢呼着涌入城里,完全不去理会街道两旁素然站立的士兵和他们手中闪着寒光的枪戟,有了水就有了活命的可能,其他的暂时都可以放下。

胥广和乌尔顾不上其他!连忙上前截下正要离开的军官询问。

“我女儿呢?被你抓走的我的女儿在哪里?”

军官头也不回地说:“去了涌月泉,自己去那找吧!”

涌月泉就是且末城里那口唯一的水井,由原来的一眼地下涌泉改造而来。在且末人心中涌月泉地位异常崇高,是生命之泉,无论多干旱的季节都有清凉甘冽的泉水自地下涌出,从不枯竭。

胥广赶到时小胥正喜滋滋地接受着众人的感谢,顺便帮一对母子打水装进背囊里。胥广拽过小胥上上下下地打量个遍,小胥咯咯笑道:“别看了,我没什么事,他没把我怎么样。”

“没怎么样?他就这么放过你了?”乌尔在旁边啧着舌头说。

“是啊!其实国主人也没那么坏了。”

“你跟他说什么了?这么轻易就放过了你,还听话地让百姓们进城取水?”

小胥似乎有些疑惑,挠着头皮说:“也没说什么啊!就跟他说了如果不让人进城,这些人就全得死在沙漠里,他听了以后沉默了一会,就让人传令开城门了……”

“这么简单?”

“嗯!就这么简单,总共我跟他还没说上几句话,事情就解决了。”

“他……不会是喜欢上你了吧?”乌尔的语调里明显带上了醋的味道。

“切!你想什么呢?”

在一旁一直不言语的胥广突然插嘴道:“也许……他本来就是想开城的,否则也不会在城墙上站了那么久。只是碍于楼兰国,就像小胥说的,他没那么狠心,不过是想找一个开城的由头,而小胥恰好给了他一个理由……”

“可我能算什么理由啊?”小胥嘟囔着。

“谁知道呢,看他怎么编了!我们抓紧时间取水,争取早一点离开这!”

趁着胥广和乌尔打水的功夫,小胥把那对母子拉到一边悄悄说:“听我的话,你俩行动慢一点等大家都离开了,你们悄悄留下来,凭你俩即使有了水和干粮,在这沙漠里也走不出多远。”

“可是……不走会被杀的。。。”

年轻的母亲满脸惶恐地说。

“没事的,相信我!这个国主看上去冷酷,其实没那么坏,他是在吓唬人。”

三天以后,沙漠上突然流传开一个传说,据说且末城的国主蒙建爱上了个驼商的女儿,为了这女孩甚至破例让所有逃难的楼兰人进城,只为博女孩一笑。

流言传到小胥的耳朵里气得她直跳脚。

“这叫什么理由?太烂了!”

(未完待续) 下一章 落于期


写给亲爱读者的话:《魇城》发布到第九章,看得出受到一些朋友的认可和喜欢,夜羽在这里谢谢大家……

有朋友反映说为什么有的章节貌似跟前后情节都不搭边?夜羽在这里庄严保证,这绝不是作者秀逗写迷糊了,就好像下棋,现在是布局阶段,情节还没有完全铺开。

我会尽快在最近把故事中的几个主要人物推到前台,跟大家见个面,然后大家尽可以期待,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精彩故事咯。

还有个事情忘了说,既然来都来了,何不留下个喜欢再走?

他们说在下面红心上点一下,会迅速收获爱情,尽早脱单哦!


简书连载风云录

你有好的连载作品,尽可以发布过来哦!

连载小说目录大集,总有一款适合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