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那年的情书(39)

那年的情书

上一章

文|莹莹

顾晨左手提着开水瓶,右手掰过我的身子正对着他,将我的头靠在他的胸口。他的下巴抵在我的头发上,呼吸均匀。虽然还很早,也有几个同学来来往往。

我有些不好意思,轻轻地推开顾晨,又往后退了几步。

顾晨怔了一下,看着我,似乎有话要说。然后,他的声音略带沙哑,他说,“林初夏,让我来照顾你吧。”

“你不是一直在照顾我吗,哈哈,虽然我已经成年了,可我仍然把你当我的监护人呢。”我转过脸,不敢看顾晨的眼睛。

我故意用玩笑话一语带过,我明白顾晨话里的含义,可我的心里,终究是还住着一个人,也许是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人。

就算明知道不可能,可我仍在等,等成了坚持。

莹莹书


过了许久,阳光斑驳了我们站着的这一整条路,附近的英语角也陆陆续续地多了很多学生,他们在大声地朗读和背诵。

顾晨叹了一口气,“走吧。”

我走在顾晨的后面,看着他的背,在阳光下穿梭,坚挺而孤独。

打好开水回来,我进宿舍楼之前,顾晨叫住我,“你如果不高兴了,就到台球室来找我。”

我重重地嗯了一声,抬头望他,眼神里充满了感激。

晚上宿舍熄灯后,我主动跟室友们解释了我家里发生的那些变故。室友们听完,一片唏嘘,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来安慰我。

我的情绪也没有像之前那么低落了,在黑暗里笑笑,“我没事啊,我很好。”

我是真的很好,不再沉浸在过往。

这么多天以来,我终于一夜好眠。

时间一长,同学们也渐渐地淡忘了这件事,看我的眼神也变回了温和。只是,我仍然会不时地想,这会是谁发的呢。顾晨通过一些手段,最终只是找到了发布人的小号,只能确定不是我们大学的学生,却不知道到底是谁。

大学四年时光,过得飞快,似乎是咻的一下就没了。一年四季,变幻更迭,我也学会了,大步向前迈。

因为我明白,频频回头的人,走不了远路。

期间,我好像在北京的街头见过苏清浅一次。

我说好像,是因为我并没有看见苏清浅的正脸。只是有一次跟室友去爬长城,我们路过人来人往的街头,我忽然看见一个很像苏清浅的背影。

那个人长卷发,穿着藕粉色大衣,配了一双5公分的高跟靴子。我喊着苏清浅的名字,一声比一声大地喊着,最后喊到无力。

我恍惚地觉得,刚刚那个背影在听到我的声音后迟疑了一下,似乎想转身,可是最终选择拔腿就跑。她飞快地穿越人群,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然后我拨开层层人群,在原地打转,环顾四周,却怎么也找不到。

我失望地跟着室友们继续前行,我很想跳到苏清浅面前,告诉她我已经不恨她了。这么多年,我已经成长为那个有担当、懂得包容与理解的姑娘。

还有,每次去探望狱中的妈妈,她都跟我说,“初夏,清浅也只是一个孩子,跟你一样大的孩子。我不恨她,你也不要恨她了。”

我已经放下,那么,苏清浅,你呢。

一个人若是带着咬牙切齿的恨生活,该有多难过。

我多么希望,苏清浅也能有一个快意的人生,而不是满身仇恨。

我大一第二个学期的时候,顾晨和他几个朋友一起合伙创业,成立了一家广告公司。他们的能力本就不凡,再加上运气还不错,不过一年的时间,就已经度过了初创期,公司渐入佳境,开始盈利。

我毕业了,在很多同学焦头烂额投简历找工作面试的时候,我就已经收到了顾晨公司发来的offer,薪资很高。尽管我的大学很好,却也没有几个同学能拿到这么高的薪资。

可是,我拒绝了顾晨,进了北京的一家报社,当一名记者,从事我喜爱的文字工作。

顾晨对我的好,我没齿难忘。

我正式毕业那天,顾晨带我去吃日料。吃饭的时候,顾晨又提起去他公司工作的事情,我还是委婉地拒绝了他的好意。

我夹了一个鳗鱼握寿司放进嘴巴里,还没咽下去,顾晨突然抬起头,怔怔地看了我好一会儿。他抽了一张纸巾,擦去我嘴角的酱汁,他说,“你是为了他吧。”

我嚼动着寿司的嘴巴忽然停了下来,两边脸颊鼓鼓的。我迅速地低下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下一章


你看的是故事,我写的是青春

爱我就点个小❤️噢

哈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