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行·女仆咖啡厅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日,旅游巴士停在人群拥挤的秋叶原。阳光躲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后,娇羞着不肯见人。冷风吹着我单薄的卫衣,虽冷,却不刺骨。

在宅男天堂转悠一圈,并没有找到AKB48小剧场。虽说只是抱着稀奇的心态,结果扑了个空,还是有些失落的。但我肯定自己不是个动漫宅。看着满目琳琅的手办,心里居然毫无波澜,只是偶然间对摆在货架上的《psycho-pass》手办兴趣斐然,狡噛慎也、慎岛圣护雕刻的栩栩如生,令人叹服。但是没有朱爷(常守朱)手办,单品价格亦不菲,所以咬了咬牙,忍了。

不到二十分钟,我便离开了动漫天堂。站在人群穿流不止的马路上,突然有些迷惘。

我问导游,女仆咖啡厅怎么走?

导游友好的指着一块标牌,那儿就是。

不过隔了一条马路。

几块粉色的牌子上印着女仆的照片,非常可爱。

来前,我曾在旅游巴士上看到过的,看见粉红女郎的头像群聚在一起,原以为又是风月场所......

所以说,成年人的世界,真可怕。

马路斜首有个矮矮的日本女孩,穿着可爱的女仆装,头上还戴着兔耳,圆圆脸上挂着开朗的笑容,一边给路人发传单。

女仆在发宣传手册。

我想同她合照。但女仆久经沙场,早已将拒绝的话藏在舌苔下,看我靠近的瞬间,子弹上膛,只等我做个拍照的手势,说声“photos”,她便双手交叉在胸,摇摇马尾辫,果断的回绝,嗦哩。日本人说不好“sorry”,嗦哩就是国民发音。不信,你们自己去听听。

也怪我愚笨,女仆的腰间就挂着大大的牌子,上面用马克笔写着“no photos”。想要合照,可以,你得花钱。

来都来了,何必因为羞涩,怯懦而归呢?虽然一嘴稀糟的英语,但简单的日语我是可以听懂的。我给自己加油打气。于是在女仆的周到照顾下,我乘坐电梯上了三楼。女仆咖啡厅。

开门就是两个猫耳女仆的笑脸相迎,娇滴滴的语气让我这钢铁直男为之脸红。

“お帰りなさい  master”。发音“欧卡哎里,马斯特。”

欢迎回家,主人。

我这老脸如何不红?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仆将我引到单座边,还未抬头,太阳穴蓦然一紧,被戴上了黑色熊耳朵。

女仆拍手说,卡哇伊。

我腼腆又不失礼帽的点头回应。

我信了你个鬼!

女仆的服务是非常周到的。在主人点餐的时候,她们只能半跪在一边,耐心等待(女仆不能俯视主人。)。当你难以抉择时,她们就会滔滔不绝的为你介绍每一个产品。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翻开菜单,看见里面全是卡哇伊的日文。

傻眼了。

我尴尬的问,can you spake English?

其实我更想得寸进尺的问一句,can you speak Chinese?

她答,N!O!

这么国际型的咖啡厅,也不招会英语的女仆吗?

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大堆日文里突兀的出现了两个简单的英语单词,瞬间如同失散已久的红军战士又找到了党组织一般,我深情的凝望着“Hot coffee”,差点忍不住落泪。异国他乡的,怎么就会对其他国家的语言,产生了老乡一般的亲近感呢?

我激动地指着“Hot coffee”,对女仆说,only one,ok?no time。

女仆又叽里哇啦说了一大串日语,才拿着托盘而去。

真倔犟啊!非得对不懂日文的中国人说日语,不是在对牛弹琴吗?

女仆离开后,我得以喘口气,顺便好奇的打量整间女仆咖啡厅。绝不超过十五叠榻榻米的面积——在寸土寸金的东京是可以理解的——被装饰成了少女粉色。几张咖啡桌排在狭小的空间里,却也不显得拥挤。我的对面坐着四个年轻小伙,一边用日语低声交流,一边好奇的打量女仆咖啡馆,想必也是第一次;我身后的那一批就不同了,轻车熟路的,五六个人挤着最大的一张桌,两个女仆站在沙发上,一边唱歌,一边摇着KTV常见的手铃,哐啷哐啷响个不停。那一拨人也跟着女仆唱歌,哇哇嗓子,难听要死。突然,众人爆发出一阵大笑。我寻思,是不是女仆说了什么令人害羞的话。

那一拨人背后是一整张全身镜,在感官上,将促狭的咖啡厅放大了少许。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老脸一片煞白。不必化妆,我就能演京戏里的曹操。

正遐想间,女仆已经捧着热咖来了。规矩我懂,接下来就该做最羞耻的事情了。

女仆依旧跪在地上,她将热咖端上桌,然后,就是注入神奇魔法的时间了。全日的女仆咖啡馆都找不到一个魔力强大的女仆,谁知道被哪个异世界的大魔王下了诅咒?要想让甜品、热饮变得更美味可口、充满爱意,没有主人的魔力是不行的。而我需要做的,就是模仿女仆的手势与配音,来一次羞耻play。

女仆用双手拼个爱心,然后放在胸前轻微的转一圈,跟着将手中的魔法投入咖啡中,嘴里还不停念叨,唔理!唔理!啾!锵锵!

我跟着做了,虽然害羞,却着实没有身体被掏空的夸张感。我想,这跟不同人的迥异性格,也有关系罢?

在热咖中注入了灵魂,女仆又给我唱歌,跳脱的双马尾在空中如灵蛇乱窜。

这时,我才想起正事!

あの,すみません(那个,不好意思)。where is the taking photos?

女仆歪着头,迟疑了两秒。我做个拍照手势,她立刻明白了。她将手中的菜单翻开,在最后一页,有客人同单个或者多个女仆合照的选项。

我果断选了多个。

因为时间不充沛,我匆匆饮了热咖。别说没有什么英国人喝下午茶那般精致的仪式感,就说是猪八戒吃人参果,我也绝不反驳。

我兴致冲冲的跟女仆来到柜台,准备结账去拍照,结果一看桌前的支付方式,顿时傻了眼。

导游说,日本人鸡贼,为了讨好中国游客,非但准备了银联支付,就连支付宝、微信的二维码,也早普及了。

他吹牛逼!

除了PayPal以及Amazon payments之外,其他的支付方式,全部都是日本本地的。

我默默的关上手机,将已经翻好的微信二维码,偷偷的隐藏起来。我掏了掏口袋,拢共不过两千大洋,如何博得众美人一笑?

这真是天底下第一奇事:来女仆咖啡厅因为现金不够,而错失了合照的机会!

幸运的是,几位女仆服务态度绝佳,在我嗦哩之后,也就将照片选项从账单里去除了。我将将付了钱,只好悻悻而归。

才下楼,导游便站在门外喊我,杜桑,我们走了。我灰溜溜的爬上巴士,随着车身的移动而渐渐远离了秋叶原。遗憾的情绪在心里生根发芽了。

这该算我第一次来日本,最为遗憾的事情之一。还有一件,就是在阴云密布的天气里,未能得见至美的富士山。

我想,这也为我下一次的日本旅程,做好了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