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

我在地铁站里打这些文字

今天是感恩节,这样的开头真像小学生的作文啊,可我脑海里忽然涌上了想要感谢一个人的奇怪念头。

这是我和阿莲娜认识的第三年,刚开始认识她的时候,我晚上转头就和朋友说,我不喜欢这个姑娘,她太张扬,太强烈,好看的有点侵犯性。

现在看,

这话我说轻了点,因为她比我描述的更加自我和个性分明。

也说早了点,因为我到目前为止和她还是朋友。

我曾经得到过另一个朋友的感谢,她说,在我和她的这段关系里,打破了她以往和别人的交往模式。

阿莲娜于我,也是如此。

她先改变了我的克制。

任何我想要的东西,想要做的事,我都会先想想,自己值不值得。如果是太好的东西,即使心里想要,也会先忍住。表面上一副自己并不想要的样子。

阿莲娜不会,给她选择的机会,她永远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并且抢在别人前面选择那个最好的。这简直是她的本能,本能到即使在公司的聚餐餐桌上,盘子里的好菜只剩下一筷子,当着老板和前辈们的面,只要她想吃,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把它夹进自己碗里。

我曾经对她的各种,不考虑场合,不考虑自己的状况,直白的表达自己的喜好和需求的行为表示过'愤怒'。对,我实在有些生气,当自己辛辛苦苦压抑着渴望的时候,她已经理直气壮的出手了。

可是看着她,我又会微妙的感到一些代偿的,自由选择的快乐。

后来,她改变了我的控制欲,不是用什么好的方式,而是简单粗暴的,带我做些失控的事儿。

我总是计划好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让我感到安全,在我安全的范围内冒险,就是我觉得很酷的事。

可阿莲娜不是这个套路。

在没有想好要做什么的光棍节晚上,没有商量的一起去找酒喝。结果变成酒吧倒闭,坐在便利店喝啤酒。

突然把我很丢人,很二逼(但其实很真实的一面) po在朋友圈里,而且对所有共同好友(包括同事)可见。

当我决定第一次决定要做oh卡的时候,说着玩一样,给我打了钱,成了我的第一个来访者。

在我跪着加班赶明年预算的时候,陪我到凌晨两点,顺便点一大盆麻辣鸡公煲在我旁边吃。一边辣得龇牙咧嘴,一边教育我及时行乐。

在我将近5万的发票快来不及报帐的时候,跨年夜坐在被窝里,和我一起一张张把发票粘起来报完。然后坐在被子里吃我点的廉价外卖作为报偿。

她做这些事的时候轻飘飘的,但是对我来说通通意料之外加不可理解。

人说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在我这里,大概是,感动来的时候,没有一件事是小事。

最后 她从来没有在我觉得不安,尝试推开她的时候 真的抛弃过我。而这一点,几乎是我的迄今为止的人生痛点。

相信我,写着段我真的不是想讴歌她多么的感人,多么不离不弃。恰恰,我觉得我说的这一点,她可能根本感觉不到,她一直断断续续的陪伴着我,无论我作或者不作,只是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不会被我推开的人罢了。

原因?哪来的自信?

大概是我知道,我们都极其极其害怕失去和失望,而我的应对方式是推开。而她恰恰是去依赖。

所以我总是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她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掏心掏肺,甚至必要的时候放弃边界。讨厌一个人的时候,要大骂上一万遍,然后最好不复相见 永远看不顺眼。

阿莲娜需要陪伴的时候,直接 真诚 而且强烈,几乎不掩饰。

而我想要陪伴时,衡量再三,甚至会先表现出相反的意愿。这么说,存在在阿莲娜身上的特质,生来就是可以打破我的 虚伪和不真实的。

写这么一堆字,不过是想要用文字来固定住心里片刻的,对阿莲娜的感谢。

也是存着,免得以后被惹恼的时候,还能再翻回来看看,提醒自己,她的存在其实对我……还挺珍贵的(不管她是有心的还是天生的)

在上海这些年,我的世界里来来去去了好些人,开始还会有分离焦虑。现在却要求自己把一段关系当做礼物,潇洒接受,离别的时候也不要过分惋惜。

但我知道,我其实没那么豁达,我想每一个现在陪伴我的人 都可以陪我走得长一点 再长一点。


就这样吧

感恩节快乐

在下班的拥挤的10号线地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