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人生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这里指的是游戏的戏,老王上学时候玩过一款游戏《魔兽争霸》,怀旧的他总是时常想到那个游戏,甚至把它跟自己现在的生活联系在了一起。

‘好吧,人生这一辈子,一定要当一个后期英雄。’老王对自己说,显然他没能成为一位前期强势的英雄。

在《魔兽争霸》里,兽族部落的苦工有一句台词,“work,work.”表达的是在整一盘游戏中它都将扮演的角色——一个勤勤恳恳的单位。它可能在游戏的前几分钟会被玩家操控到,派遣它去伐木,它在游戏中一辈子都将在伐木,你不会注意到它,除非你的资源开始紧张,你才会去瞟一眼苦工是否还健在。

老王总是犯一个致命的错,他与我对决的时候,总是忙于操作英雄单位,而忽略了资源的持续问题。我略施小计就能将他击败——派几个步兵到他基地里屠杀苦工。等到他发现资源枯竭的时候,才知道苦工已经全部牺牲了,苦工的命运就是这样的。

老王跟我说:“读书就像是恶魔猎手和剑圣的被动技能暴击和闪避,前期收益很小,后期将会构筑无限大的优势。”

我粗略想想,没毛病。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再后来硕士博士博士后,确实如同恶魔猎手的闪避技能,将自己立于不败,敌人自败。

我也是《魔兽争霸》的老玩家,自然也能把游戏跟生活联想到一起。像一些前期收益巨大的英雄,前几级的时候能强大到把对手逼死,可是随着游戏时间的推移,它的强势逐渐变成劣势。

每一个人玩游戏的目的都不一样,可是在游戏中扮演的角色却和人生选择大致相同。

老王是个很积极进取的人,游戏里自然也是这样,取胜欲望很强。在《魔兽争霸》里种族的选择上便能看出一二,他选的是人族。影响他做出选择的是当年WCG世界级电竞比赛中获胜的是人族。“人族的强大堪称完美”那时候老王对我说。

老王在游戏里对自己的操作要求也如现实生活中对自己一样,严谨、追求完美。

可是呢,我总是战胜他。

“你对几个步兵的操作完美却忽略了家里的苦工。”我在击败他后总是要临门一脚的打击他。

至于老王,他从来没有放弃过,总结自己的失败,重新比赛,他越练越强,在防偷袭苦工这一块,我竟然占不到他的便宜了。

我也是不白玩的游戏,既然偷袭不到他的苦工,我就着重欺负他的英雄,先派遣几个小兵佯装偷袭苦工,他一阵完美操作抵御我的偷袭。再回过神来,他在外面苦战的英雄早已被我击杀。

“你的英雄站着让我杀?”我嘲讽他。在《魔兽争霸》中,英雄的死亡对玩家心态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再加上我添油加醋的嘲讽,我不战而胜。

说来也很奇怪,老王就是在这样挫败的游戏氛围中迷上《魔兽争霸》的,我去上学,他就逃学玩游戏。我放学,他早已帮我占好网吧电脑。后来我知道,他想证明自己。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能击败他,他比我刻苦得多。虽然我感觉击败他渐渐有了难度,但是他的弱点依旧。

“你家苦工不要了?”我在偷袭完他的基地后才提醒他。

“你英雄站着给我杀?”我集中火力秒杀他的英雄后嘲讽他。

“你单矿打我三矿?”我拆掉他的二矿后问他。

“我都出三级兵了,你兵营还造步兵?”我给他制造烟雾弹。

老王的心态是他最大的弱点,他追求完美的取胜,却总在细节的失误处崩溃。

《魔兽争霸》火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和老王玩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我们改玩《魔兽争霸》的RPG游戏《DOTA》。

由于这一次是我俩同时接触一个新游戏,我的技术便远远落在了他的后面,他逃学玩,我不敢逃,也没有那么多上网费。

《魔兽争霸》是一款沙盘游戏,《DOTA》是一款英雄养成游戏,老王追求完美的性格自然构筑了他的强势,这一次我感觉不敌老王了。

人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是选择逃避,说的是我,我选择辅助老王,游戏里他比我厉害,我只能给他打工了。

于是我在辅助的路上渐行渐远,老王在后期养成的路上已经全校出名。

人一旦有了自信,心态的问题也能被掩盖掉,追求完美的老王我无法击败了,幸好《DOTA》是一款大伙一致对外的游戏,我与老王变成了战友而不是对手,我暗自庆幸。

我们班在放学后的《DOTA》比赛中战无不胜,全校最强组合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就像那些发家致富后翻脸不认人的暴发户一样,老王玩游戏嚣张跋扈的样子也得罪了不少校内同学。

“在人生巅峰的时候被高年级的拉到厕所胖揍了一顿。”老王鼻青脸肿地告诉我。

从那次以后老王又变了,像是高傲的小公鸡被击败后,畏畏缩缩起来。游戏里也不再选择他擅长的后期英雄,而是与我争抢无足轻重的辅助位置。

我觉得他又一次被心态击败了。

渐渐地,在大家都在玩《DOTA》的时候,老王开始接触其他偏门的游戏《魔兽世界》。与其说是接触,不如说是逃到了《魔兽世界》里。

这可一发不可收拾了,他在游戏里交了个女朋友,从此便在网吧住下了。

“那一段是我最疯狂的时光。”老王这么解释他的过去。

等我接触《魔兽世界》的时候,老王已经60级神装加身,我仰视他,就像小学生看大学生一样。

老王在《魔兽世界》里追求着完美无敌的人生,我在《魔兽世界》里追求着闲散逃避的人生,同在一个游戏里,却不再有交集了。

回过神来,此时此刻,老王握着他的奶盖贡茶对我说:“我发现每个人对人生的追求都缩影到游戏里面了。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我没有接他的话。

他继续说:“暴雪早就告诉我们,who’s your daddy,没想到这句话寓意深刻。”

那一刻我有些出神,说不定我们连英雄都算不上,只是《魔兽争霸》里的一个苦工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