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妈妈总在油灯下千针万线地缝呀缝

从有记忆开始,一到晚上,昏暗的灯光下,总能见到妈妈低着头,在千针万线地不停地缝呀缝。一到下雨天,妈可以一整天一晚上的缝呀缝。

家里人实在太多了,一家十几口人,都在等着她的针线活完工。她巳经习惯了包览全家的针线活,婶婶有我妈从小娇惯着,没试着学。她俩都是我奶奶领养的童养媳,妈比婶大十三岁,所以什么都宠着她。她们夫妻两人和三个孩子的鞋子,从小都是我妈缝制的。一直到后来生活好转了,不愿穿自已做的鞋了,妈才省力了点。但我叔一直喜欢穿妈自己做的鞋子。只要有人喜欢穿,她就愿意做。我叔虽然几十年在外地工作,年纪很大了,但还穿我妈做的鞋子。他说:我就喜欢穿姐做的布鞋,穿了真舒服。我妈高兴地说:只要你不嫌弃,姐就一直给你做。

以前一般人家的孩子,只有到了过年,才能穿上新鞋子。可我们家,每个人都有库剩的新鞋。特别是叔一家五口,妈总是优先为他们每人备好几双。以至于后来堂妹去了卫校,还有好多没穿过的新鞋。学校里谁还要穿自己的布鞋。可惜了我妈的一番心血。

绣花插线可是妈的强项。我们小时候的肚兜,鞋子,枕头,头巾,只要能绣上花的地方妈都会给绣上花。我小时候妈把我打扮得象只花蝴蝶,大人们闲的时候,总是喜欢戏弄我,让我换了一身又一身的穿给他们看。只要大人门说声:穿了真漂亮,还有吗?再去换一身。我马上就会蹦跳着回家去再换一身。这成了当时大人们作为取乐的节目。到后来我成了大姑娘,大家还会抖出来作为笑料取笑我。

那个年代什么都凭票供应,本来大家都很穷,都没钱。但就算你有钱也买不到花布。妈就想着法儿让我们穿上新衣服,记得当时她不知那儿去弄到了一对花枕套,就拆掉了给我做了件花棉祆。我要漂亮,罩衫都不肯套在外面,穿着新棉祆去春游了。同学们见了都很羡慕。可吃饭时太热,我脱下了挂在椅子上。吃好饭竟一走了事,把新棉祆留在了饭店,可把我急哭了。大家陪著我急忙回转,好在棉祆还在椅背上。那可是我妈用心血换来的,怎么可以丟了呢。

记得小时候我和妹妹去外婆家,路途很远,俩人总是穿着漂亮的衣服牵着手走。沿路总有大人们在田间劳动,人们总是对我们指指点点夸我姐妹俩:这姐妹俩真漂亮,衣服也漂亮。我俩心里别提有多自傲。可谁知道在那个贫困的年代,我妈为我们化了多少心血。为了让我们吃好穿好,她自己舍得吃,舍不得穿。

为了能使全家穿得象样,妈曾至去买了担绳,把它分成一缕缕,然后再分长一丝丝,用它们来织成布。可想而知,那将是用怎样的耐心,把一丝丝织成布的。从绳子变成布,得化多少个日日夜夜呀。人们常说,世上只有母爱是最无私最伟大的。这就是我们最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母亲用她平凡的一生,潜意默化地感染着我们。她一辈子爱她身边所有的人。虽然没有什么辉煌的成就;但在全家人眼里,她比什么都辉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