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课的思考

今天上午听了一堂三年级的语文课,授课老师是一位即将结束实习的新老师。上的内容是三年级下册的一篇略读课文《夸父追日》,这是一篇神话故事。

课堂上,刘老师按照传统的教学思路,先图片导入,然后对课文中的字词进行检测,再接着就是对文章划分层次,最后就是对文中的内容进行分析。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这种套路式的教学方式,曾经一度挖空心思想要让自己的课堂与众不同,也尝试着上出自己的风格,奈何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像王崧舟、于永正、窦桂梅这样的名师,大部分还是像我们这种普通老师,在教学中不断摸索,不断学习,不断成长。

课堂上教师设置了这样一个问题:请同学们去课文里找到你认为描写的非常神奇的句子。并给出了例子

例:第二天早晨,当太阳从东方升起,金光普照大地的时候,昨天倒在原野的夸父,已经变成了一座大山。山的南边,有一大片枝叶茂密、鲜果累累的桃林,那是夸父的手杖变成的。

学生找出了一些句子,同时也抛出了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让老师一时蒙圈,无法应答。于是老师索性让学生停止,直接看自己给出的答案。期间教师对这些句子进行讲解,下面配了图,这时台下的学生又开始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这张图片的太阳像血一样。”

“夸父喝的不是水,而是泥巴。”

“书里的这个夸父没有这么大。”

“夸父倒下了,怎么倒在水里了。”

“我喜欢吃桃子,这些桃树上怎么没有果子”

整个教室,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接二连三,学生的注意力全在图片上,全然不明白教师的意图,也没注意到教师一脸茫然。坐在下面听课的老师面对学生天真的问题也是忍俊不禁。无奈教师只好立马跳到下一个环节,终于这堂课结束了。

回想孩子们天真调皮的表现,觉得很可爱让人偷笑,但窃喜之余我也在思考,假如这堂课是我在上面对这些突发状况该怎么办?低年段的语文课堂究竟应该以怎样的形式呈现?是放纵学生在课堂上尽情的想象,似乎这样才能体现低年段学生特有的纯真与活力,只有低年段的学生才敢大胆质疑,年级越高,课堂越是沉默,而且听不到一点真实的声音。可是这样的课堂究竟能带给学生什么?培养学生的想象力吗?如果每堂课任由学生这样漫无边际的想象,这好像也不太现实,是否应该更加规范课堂的纪律,形式,课堂的问题?但这是否又是潜移默化的对学生天性,想象力的扼杀呢?再或者应该找到这两者之间的平衡点。

对于这堂课,我内心有很多疑问,显然,教师抛出的问题有待斟酌,教师的引导也不是很到位,对文本的解读也不是很透彻,备课还不够精细。事实上,评课很多时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知道有很多问题,说起来也头头是道,但真正自己做起来却不一定比别人好。

说到评课,不禁想到去年在赣州学习,也听了一些精彩的课,按照惯例,听完课之后是教师评课。来培训的老师们都是来自江西省的各个地方的一些优秀教师,授课的教师也都是赣州当地一些资历较深的,有着丰富教学经验的老师。也不知道我当时哪来的勇气,现在看来就是自己年轻气盛鲁莽不谦虚的表现,竟然在那种公众场合说出这样的字眼:“如果是我来上这堂课,我会这么上……”说的是那么直接,直言不讳。说完之后,竟然还得到评委老师的称赞以及同龄老师眼里投来的羡慕的目光。现在想来,简直觉得那时候脑袋被驴踢了,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丢尽了脸。后来回到学校,每每想起那次场景都觉得,无论站在哪个角度,我一个初出茅庐的老师都不应该直接了当。姑且就算我的见解有几分道理,也应该谦虚委婉的说出。更何况那些都是自己的一些不成熟的见解,这样毫无保留,只是鲁莽的体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