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老公这些年把她当赚钱机器

图片发自简书App

米粒十二岁之后就没再长高,一米四多一点,父母告诫她,她和常人不一样,要学会妥协、低调、坚强,于是她一直以乖巧、善解人意示人,同学中她的人缘最好。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云淡风轻的外表下有很多的不甘心。

大学里,几乎所有同学都谈恋爱,米粒却关闭了自己的心门,和正常人不一样这句话像魔咒一样将她困在其中。其实有两个男孩儿追求过她,但她害怕属于她的爱情不能长久,所以不敢有开始。

毕业后,爸爸让她回老家结婚,亲戚朋友都说这是门好亲事,门诊老板,每天的营业额几千块,一年能挣几十万,最重要的是为人和善正直。但是所有人都有意忽略对方脸部严重烧伤这个事实。米粒不愿意,她对爸爸说不想余生每一天都活在恐怖片里。

爸爸大发雷霆,他说米粒掂不清自己几斤几两,有人要她就不错了,同时告诉她国庆节就办婚礼。

米粒有史以来第一次抗拒,她快速在上学所在城市找到一份文案策划的工作,告诉家人坚决不嫁门诊老板。爸爸气坏了,威胁她如果不回去结婚就断绝关系,米粒用沉默告诉爸爸,她同意。

工作后的第二天,米粒认识了一个客户,因为米粒所在公司属于甲方,所以员工们平常对业务员的态度都不怎么友好。而米粒说话一向礼貌而温柔,在这个叫陆远的男孩儿心底泛起一阵涟漪。

不久后,陆远就约米粒吃饭,他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和善的姑娘,米粒装作听不懂,红着脸把话题岔开。第二天收到陆远的求爱短信,米粒回复需要时间考虑,却在下午下班后,看到手捧玫瑰的陆远在等自己,并且大声说:我爱上了你,控制不住自己来找你,希望未来的日子里可以陪在你身边。

长这么大,没人对她说过情话,没人送过她鲜花,米粒感动到心痛。

第二个月,陆远就向米粒求婚了,拿着一枚28元的银戒指,对米粒说:“我什么都没有,但我有一颗爱你的心,并且永远都不会变。”

米粒眼圈红了:“有没有钱不重要,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足够了。”

然而,尽管米粒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还是被婆婆家的贫穷吓了一跳,这个年代,居然还有人家是家徒四壁,连件像样家具都没有,地上摆满了纸箱,衣服及家居用品胡乱的堆放其中。除了一台老式的小电视机,没有一件电器,连锅碗瓢盆都是破旧的。

但她觉得,陆远高大帅气,能看得上她,并且真心爱她,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嫌弃对方呢?

就这样,米粒闪婚了,成为同学中第一个嫁出去的人,没房、没车、没钻戒、没婚礼,也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本来妈妈想去看看她,但是爸爸不让,并且说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后悔没听父母的安排。

米粒很伤心,也很生气,爸爸都没见过陆远,怎么能这么早下定论。其实,爸爸一直都暗中注视着她,只是她不知道,她和陆远好的第二个星期,当警察的爸爸就通过朋友暗中调查了陆远一家人。

领证的第二天,陆远就问米粒有没有钱,米粒说有几百块,陆远说用这些钱回趟老家,米粒很想问陆远没有积蓄吗?但她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

从老家回来后,陆远说他想辞职自己创业,米粒说:“只要是你决定的事,我就会全力支持你。我们公司规定上满三个月班的员工,如果辞职的话可以得到5000块的补偿金!”

就这样,陆远拿着米粒用工作换来的5000块开始创业。

米粒妈妈到底还是不放心,来看米粒。看着女儿天天靠挂面裹腹心疼的直流眼泪,他们可从没在物质上亏待过她。

妈妈问米粒有什么打算,米粒低头不语,陆远创业前途未卜,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她也不知道。妈妈临走时给了米粒一张卡,让她给自己谋条生路。

米粒拿着妈妈给的救命钱开了一家饰品店,清晨骑车从批发市场把货批回来,细细的擦两遍货架,把饰品挂上去,同时很注重搭配,比如哪条项链和哪个胸针更协调。因为每天有新货,态度也好,顾客越来越多。同一条商业街,她关门最晚,因为小店的每一分钱对她来说都很重要,陆远创业还没看得到利润。

就在小店蒸蒸日上的时候,陆远对米粒说他需要周转资金,可不可以把饰品店转出去,米粒爽快的答应了,她觉得无条件支持老公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米粒的娴淑为陆远带来好运,陆远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他们付了房子的首付,虽然小了点,旧了点,但总归是自己的。米粒兴奋的睡不着觉,她计划周末拉着老公去逛家居市场,把房子好好装饰一翻。

可陆远在办完房子的购置手续之后,对米粒说,房子得让他父母住,他的双亲还没住过楼房,米粒说不是有两个卧室吗?陆远说,他父母从农村来,好多生活细节不懂得注意,住一起不方便,等二老习惯一段时间他们再搬回去。

尽管米粒很生气,但还是同意了陆远的决定。她妈妈问她什么时候搬到自己的房子里,她强忍着眼泪说:“房子刚刷了漆,怕对人体有危害,过段时间再搬家。”

婆婆刚到,就对米粒说赶紧找个工作,不能把经济压力让陆远一个人扛,米粒有点不高兴:“此前是我一直养家的,因为陆远需要周转资金我才把饰品店转出去。”

婆婆一下把脸拉长了:“你这是说什么话呢,你养家?那房子不是陆远挣来的吗?”

米粒一看婆婆生气了,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委曲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回到出租屋,她对陆远说婆婆的话欠妥当,陆远却蛮横的说:“我妈是长辈,今天你居然当面顶撞她,希望这样的错误不要犯第二次。”

“你的意思是即使你妈错了,我也不能吭声吗?”

“是的!而且今天我妈说的在理,我挣来的钱都用来买房子了,这个月的生活费都没着落,你得赶紧找个工作。”

米粒很气愤:“此前,我一直以为你是爱我才娶我,现在看来,你是另有目的。”

陆远笑了:“你要这么想也可以,今天咱们干脆就把话说明白吧!在老家,像我家这样的困难户是娶不起老婆的,在你之前我也谈过女朋友,她们都说很爱我,但知道我家情况就从我的世界消失了。去年过年的时候,我爸哭着说我和我弟这辈子怕是要打光棍了,我夸下海口一定在下一次过年之前把婚结了。遇到你,我就知道你能治我父母的心病,而且你上过大学,我们家族里还没有人娶大学生做老婆。”

米粒骂道:“混蛋!”

陆远一副无赖嘴脸:“你也别觉得自己亏,虽然你不缺胳膊少腿,但毕竟不算正常人,在我们老家你这样的叫三等残废。我仪表堂堂,要不是家里太穷,怎么会娶你。”

米粒气的浑身发抖,外套都没穿就跑了出去,她恨老天不公,恨陆远卑鄙,恨自己太傻。走在春寒料峭的大街上竟然一点儿都不觉得冷,看到一辆辆汽车驶过,真想结束自己的性命,但她想到了家人,她不能就这样不负责任的走了!”

米粒虽然悲愤,但看到钱包里不足百元就不敢再拖延下去,那时她才知道,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想哭都没有时间。在去人才市场的路上,看到一个家教中介,因为米粒上的大学属师范类,做家教也算专业对口。

就这样,米粒走上了家教之路,她为人和善,又勤于好学,再加上关爱学生,在这一行很快站稳脚跟,学生的数量也不断攀升。米粒继续发挥她吃苦耐劳的精神,只要有学生需要补课,不论家多远,时间多晚她都去。多少个夜晚,从学生家出来都快12点了,走在黑漆漆的胡同里腿都打颤。周末更是分秒必争,没有午休,吃饭都嫌浪费时间,最忙的时候一天讲14个小时的课,好多次累的晕倒在地上。

银行卡里的钱不断增加,陆远对她也越来越好,尽管她觉得陆远的态度和她的收入成正比,但她觉得总归是一家人,就不要斤斤计较了,日子一天好过一天比什么都强。

而令米粒不能接受的是,陆远的业务虽然越来越多,但是家庭支出都让她一个人付,就连买菜钱都不肯掏,米粒问他怎么不出生活费,陆远说他挣的钱用于扩大规模了。不久之后,陆远开回一辆宝马,米粒兴奋地说:“老公你真能干!”

陆远一脸鄙夷:“我就见不得你见钱眼开这幅德行,前一阵子不还因为我不往家拿钱给我甩脸子吗?”

米粒没说话,转身进了卧室,如果被一个人伤透心,生气已没必要。

第二天,米粒说她想考驾照,陆远一脸戒备:“我的车不能给你开,我每天还靠它跑业务呢!”

米粒一脸坚定:“我不开你的,自己买!”

“买车?那一大家子人吃什么?”

米粒说:“以后我们AA吧,你父母的那份也由你负担!”

陆远黑着脸问:“你是不是不想过了?”

“没有,我觉得很公平!”

陆远摔门而去,米粒很平静,她第一次觉得,就算陆远要离婚也无所谓!

就在他们俩口子冷战的时候,米粒发现自己怀孕了,陆远知道父母抱孙心切,就答应了米粒的要求。

母凭子贵,米粒也被准许从出租屋搬回自己的房子里住,搬回去的第一天婆婆就对米粒说:“你真有福,跟着陆远有房住有车开!”

米粒想到生完孩子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赚钱,就想在孩子出生以前多上一些课。

一天,她发现自己出血了,知道是过度劳累所致,赶紧停了课回家休息。陆远出差不在,她对婆婆说第二天能不能陪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婆婆答应了,并嘱咐她把钱准备好。

可是半夜,出血量突然增多,顺着大腿不断流出来,很快浸湿了床单,她踉跄着去敲婆婆的门,说她流了好多血,婆婆没开门,带着睡意说没事儿,明天早晨再说吧。

米粒自己拨打了120,婆婆不仅没有自责,反而对第二天早上赶回的陆远说米粒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米粒听这话奔溃了,哭着说:“如果有人负担我和孩子的生活,我至于这么卖命工作吗?”

陆远说:“赖不得别人,你给自己订的生活标准低一点,不就不用这么努力了吗?孩子也不会掉!”

米粒提出离婚,陆远答应了。是啊,此时的陆远有房有车,已经不是当初没人肯嫁的穷小子了。

可是当别人告诉陆远财产得和米粒平分时,他变卦了,他不同意去民政局。

而米粒当时不知情,以为陆远不舍得和她分开,看在他每天照顾她的份上,也没再提离婚的事。

此后几年名义上是AA的模式,但实际上都是米粒一人支付家庭支出。陆远想尽各种办法让米粒拿钱,比如亲戚来了在外面吃饭,比如随份子,比如水电费...一遇到和钱有关的事,陆远不是借故离开,就说公司资金周转不开,最近困难。尽管米粒越来越反感,但她觉得他们还不到过不下去的地步。

后来儿子出生了,米粒以为孩子的到来能缓和他们夫妻的关系,没想到陆远依旧只在乎钱,对她抠,对孩子也不大方。一次,米粒问他给不给儿子报早教班,陆远说:“你有多余的钱就报,没有就别报!”而且,陆远从来不帮她带孩子。回到家不是倒头睡就是玩手机。

米粒知道生气也没用,得为自己和孩子的将来做打算,她开了一个补习机构,一边带孩子一边打理生意。机构刚开的时候,没有生源,米粒印了几千张传单,挨家挨户发,因为学区房基本都是老旧小区,没有电梯,她经常累的连路都走不动,可是回到家依然得带孩子做家务。

在她的努力经营之下,机构的生意逐渐好了起来,她需要应付的事情也越来越多,经常忙的焦头烂额,可是陆远不紧不帮忙,反而开始向她提条件,比如是不是每月多给父母点儿钱;比如能不能帮他换台苹果电脑;再比如让米粒还月供。钱、钱、钱!所有的事情,都离不开一个钱字,米粒觉得陆远的嘴脸越来越丑陋!

前几天,夫妻俩大吵了一架,因为陆远的公司又需要周转资金,米粒不肯拿钱,他便说她不是一心过日子,米粒拿出一个笔记本,详尽的记录了从儿子出生到现在的家庭支出,陆远把账本扔在地上,骂米粒是心机婊。

米粒去了闺蜜家,她说她应该感谢陆远,如果不是他把自己当成赚钱养家的机器,她一定没有现在这么优秀,这么成熟。

现在的她已经不惧怕离婚了,因为有没有老公都一样,赚钱养活儿子的是她自己,陪伴儿子成长也只有她自己。如果真的和陆远分开,她也不会伤心,她会把婚姻当成一段过往,在人生的道路上继续勇敢前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4K的速写本加上红盒辉柏嘉4色油彩 色号314,320,370,378 步骤如下 先定中心叶脉,再勾叶子轮廓。 ...
    睡落阅读 840评论 1 8
  • 现在所处的阶段好像必须得抓住点什么才能安心。 像是有一把锯在心上,拉到左边是得到工作,冷落了感情,拉到右边是拿起了...
    deedee阅读 6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