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1012)

                    第七部  (123)

第二百零三章

                师文静察看小学校

                林新成跪求建校款

                            3

巩建荣说:“大队干部在这里值班吃饭,面油菜可以从各生产队要,学校的老师吃饭不能从生产队要吧。现在学生上学又不收学费,学校的办公费上级又不拨,一方面靠大队拨点,一方面靠秋季学生搞复收卖点钱补充,根本不敢往这吃饭方面去补。"

师文静沉重的点了点头。

巩建荣接着说:“再说,这里地势高,打井不出水。用水得到北边的李菜园村西头的那眼井里去打。大队干部用水,可以让生产队派基干民兵打了往上送,学校的老师不能吧,更不能让学生去打。老师有其是去李菜园村打水回到学校做,还不如回家吃饭省事呢。这也是这个学校调不来公历教帅的一个重要原因。"

林新成说:“最吃亏的应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了,碰上阴雨雪天气就放假,学习时间保证不了,不是老师有责任心,学生根本考不到好成绩。"

师文静说道:“你们大队不是年年都考出好成绩嗎?今年一下子考上那么多大学生,就说明了你们大队的高中生多初中生多,而且学习成绩都很优秀,这怎样解釋?"

林新成说:“姐,刚才我不是说了吗,这是我们老师有责任心。姐,你去看看我们的学校去吧,你亲自看了,你才能知道我们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把我们学校的教育质量搞上去的,把我们学校的学生教出来的。"

师文静说:“好吧,我去看看,我去看看你们学校的条件有多么差。"

巩建荣说:“咱没有钥匙打不开各屋的门呀。"

林新成对王超峰说:“超峰,我们先看着外面,你赶快到王李庄把杨培亮校长叫来,让他来打开各教室的门,让咱县教育局的副局长察看察看。"

师文静笑道:“我兄弟正规起来了,叫起我副局长了,还察看察看。"

林新成很认真的说:“姐,咱公事公办,庆祝会上我还称你师文静同志呢,你现在应该以教育局副局长的身份,察看我们大队小学的情况。"

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

王超峰去叫杨培亮了。

林新成拉着师文静往后边的学校走,其他人也紧紧跟着。

他们来到学校一排房的后边,只见各教室后墙上的泥皮被雨水冲的没有了,砖坯也被冲得坑坑洼洼,窟窟窿窿,深淺不一。所有的窗户都用砖坯垒住了,显然是为了防冬天的寒冷的。

林新成对师文静说:“这墙只能等春天才能由各生产队再活泥糊上了。由于这里地势高,后边又沒有树木挡风,每到下雨又刮风时,雨水就象箭一样直射墙上,这墙上的泥皮是年年春天糊,年年夏雨又冲洗掉。你要是从里边看,能看到墙上有很多透明的地方。你再往房顶上看,由于木料质坚不一样,有很多往下溏了,溏的又不一致,造成了房顶也凸凹不一致,出现很多裂缝,大雨大漏,小雨小漏,天上不下了,屋里还继续漏。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老师是在里边担心的教,学生是在里边担心的学。所以,一阴天下雨就放假这也是一个原因。"

师文静往后走了走,然后回身往房顶上看了看,果然见房坡柘的凸凹不平。她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这样的房子,怎么还敢在里边上课呢?

杨培亮来了,他已经在初一的庆祝大会上见过了师文静,所以来到跟前就脸上堆滿了笑的说道:“师局长你好,欢迎你察看我们学校。"

林新成向师文静介绍了杨培亮后,师文静握着杨培亮的手说:“杨校长,很不好意思,又把你喊了过来。"

杨培亮说:“师局长,这没有啥。我们学校还从来没有来过县局的领导,公社助理能来一趟我们学校,我们就感到很荣幸的了。不是你与林主任这种姐弟关系,我们什么时候也见不到县局的领导。"

师文静说:“这是局里的工作没有作好。杨校长,我.原本是咱大队的姑娘,是解放前父母因生活所迫送给了人家,我回来也就是回娘家了。我看我比你要大两三岁,以后咱不要互称官职了,你喊我文静姐,我喊你培亮弟如何?"

杨培亮受宠若惊的说:“那我可是高攀了。"

师文静说:“闺女回到娘家被喊官职,那多生分哪,我心里也不舒服,你们心里也别扭,就这么说了。培亮弟,以后我会经常来你们学校看一看。"

杨培亮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真是太荣幸了。"

林新成让杨培亮打开各个教室的门,请姐姐进里边看一看。

一行人又来到教室前面,先打开的是五年级的教室,五年级的桌子和板凳还是比较一致比较新的。二十多张桌子全是黑漆油面,就是黑板不行,没有了光泽。由于窗户都垒上了,屋里的光线很暗。果然从里边向后墙看去,有很多透明的缝隙和洞洞,这墙有随时倒塌的感觉。杨培亮指着两个樑头下边说:“文静姐,多亏这樑头下面的墙全是用砖垒的硬樑垛子,不是这,房子早就撑不到这个时候了。

再往房顶上看,房顶上的檩子和椽子都参插着溏了不少,凡是溏的地方,房顶也相应的往下柘,柘的边沿有缝,就透亮。下雨天不漏那才怪哩。

东边的那根樑头中间的下边还用一根粗棍顶着。

杨培亮介绍道:“文静姐,五年级的桌子板凳,是去年孟照义捐赠的五百八十元钱买的木料,大队从生产队抽的木匠来做的,所以一致又新。开庆祝会用的桌子板凳就是五年级的。"

师文静问:“孟照义是干什么的?他为什么要给学校捐五百八十块钱?"

杨培亮看许红兵在场,就说道:“这个让你兄弟给你介绍吧。"

林新成说:“孟照义是我们县解放后的教育局副局长兼县师范学校的校长和党支部书记,五七年被打成了右/派/分/子回到咱大队劳动。六八年他外逃新疆的大儿子与家里的媳妇离了婚,寄回来五百块钱作为对媳妇的补偿,大队扣住没有给人家。四XⅩ粉碎后,公社和工作队落实政策,按活期存款利息,连本带息退给他五百八十元。孟照义一直关心着大队的小学,就把这五百八十元钱捐给了小学校,用来改善学校的教学条件。"

师文静说:“我们不管他右/派不右/派,对他这种关心教育的精神及作法,我们还是应该感谢他的。"

他们从五年级教室走出来,杨培亮又打开了四年级的教室,四年级的桌子就不行了,长短、高低、完整、破旧就不一致了,而且沒有了板凳。杨培亮介绍道:“四年级的桌子是五年级换下来后给了四年级,四年级的退给了三年级。原来三年级与一、二年级都沒有桌子,全是用砖坯垒的土台子。板凳全由学生从家里带,放寒暑假了,学生也把板凳带走了。"

再看后墙与房顶,与五年级的基本上都一样。

看看三年级,三年级的桌子更糟。

接着看二年级和一年级。二年级是一个班,一年级是两个班,三个班的教室里,果然都是不太高的砖坯泥台子桌子,泥台子被小学生趴的明晃晃的,地上的土好深。杨培亮介绍说:“因为一二年级的学生年龄小无力量去李菜园村西头井里取水,教室里的地没有打扫过泼过水,只让学生把碎纸等能捡起来的捡起来扔出去,加上小学生坐在板凳上不安生乱晃动,地上的浮土就越来越深了。学生上了一晌课,也成了土孩子。"

师文静什么也没有说,两行热泪刷刷的滚了下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渔人拙笔 浮生苦短,不觉星添鬓影矣。暖春拂面杨柳风,桃开梨落。好在暇时偕友踏青登高,亦或横钓绿塘,亦是一乐也。 反...
    沧浪渔人w阅读 3,855评论 86 245
  • 渔人拙笔 春意盎然,最好结庐松溪下,有渔樵为邻,间或一醉一陶然。 亦或访友白云深处,小桥流水,桃花处处开,竹影依依...
    沧浪渔人w阅读 3,058评论 58 203
  • 其一: 银装素裹舞瑶天,扮靓红尘万里川。 修得冰心寒魄在,隐然玉界下凡仙。 其二: 修得冰心与寒魄, 银装素裹好精...
    诗意蒹葭阅读 3,256评论 35 200
  • 鹧鸪天 ‖ 冬思 文/唐风 秋去冬来夜色寒。 乡村炉火照愁颜。 天涯鸿雁途中断, 海角归帆未见还。 灯盏灭,...
    唐风1阅读 2,086评论 28 146
  • 今天科学老师找到我 把我叫到了办公室 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我就知道我完了 然后科学老师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对我说 ...
    赛某电今天拖更了吗阅读 286评论 11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