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哈尔滨城

下了飞机就感觉到了一阵凉意。洗手的水冰入骨头。

这里是五月,北方,寒冷好像是去年的事情。

5度,像一场西伯利亚的寒流有些猝不及防。

工作成为另外一种模样,就是当你穿上西装,套上马甲,对着镜子微笑,对着生活说你好的时候;

或者是你坐在大巴,城市转角,艳阳高照的天,

你路过别人生活的城市。

很久以前你就说想来北方。那是比北京更北的北方。山海关之外,长城以北的地方。

松花江的河水,静水深流。

你以为那里有无声息的生活方式,某个三大五粗的汉子,热情的唱着二人转。

黄土高坡一样的柔情蜜意,对着你微笑。说着你好。

中央大街大概是距离黄土高坡最近的地方。嘴里含着雪糕和一群人散步。

北方,北方。比北京更北的北方。

中央大街大概是距离松花江最近的地方。古老的穆斯林建筑,洋气的莫斯科风。好像是生活和节奏的某种方式。

像一杯烈酒。一饮而下。你瘦弱的像个六旬老汉。你以为卸下了包袱,就可以像鸟儿一样自由的飞翔。

而当你坐在圆桌上,你对面坐着一些男性的,或者女性的朋友。你们面带微笑说起往事。往事像一杯烈酒。往事像像一首老歌。往事让你微笑着说起,然后沉默着落泪。

哈尔滨190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