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叔三少:非议如狗随他去吧

1、很多人都在聊项目。他们聊的项目我都知道,确实很暴利。遇到非常暴利的项目我还是习惯性敬而远之。

为什么敬而远之?钱来得快去得快。没有一定的内功根本驾驭不住它。

现在我所有的项目,都属细水长流,天长地久。这些项目利润一般,但是都能解决实实在在的当下问题,我觉得甚是欣慰,这些个小项目,主要靠量来吃饭。我爱好吃面条,能赚出面条钱就行。

我现在用更多的时间,去观照大千世界,向内看,向外看。

我看到了什么?悟道了什么?我看到了芸芸众生,滚滚红尘。悟道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理解了如是我闻,理解了实事求是,了解了众生皆苦,也理解了呆若木鸡,沉默成魔。

学习就是听说读写,项目锁定了,每天应该听什么,说什么,读什么,写什么,做什么。我必须考虑清楚,考虑清楚了,每天往哪儿走,就不迷茫了。

我对自己的定义是商人。所有的商人都是政治家,所有的政治家都是商人。为什么这么说?中国是政治经济偏多,而不是市场经济偏多。换句话来说,中国既是市场经济,又是政治经济。懂政治懂市场才能赚钱,只懂赚钱,死掉只是早晚的事儿。

2、小时候,我喜欢在麦田溜达,一走就是三个多小时。很多人问我的父母,是不是孩子得了神经病啊。

我在麦田溜达时,一会儿把自己想象成老板;一会儿把自己想象成演员;一会儿把自己想象成歌星;一会儿把自己想象成地主;脑细胞非常活跃。

现在没事了,我依然天天出去溜达,但我习惯早上出去,因为早上的人少,我常常一走就是好几个小时,这时候我想着最多的就是。怎么孝敬父母,怎么赚钱,或者有时候什么都不想,只是走啊走。

我喜欢在公园散步,尤其是下雨的时候。天热的时候公园人少,天冷的时候公园人也少,只有不冷不热的时候公园人最多,也最吵。

很多人做项目也是这样。刚开始不做,看人家赚钱了再做。遇到困难了放弃,看别人解决困难了,继续跟着做。我不是这样。一个项目我认准了,我一般会做三年,三年不赚钱的话才考虑放弃。很多项目,都是我坚持三年才赚到钱了,前两年几乎都是在摸索、再交学费。年龄越大,对坚持就是胜利这句话的感触就越深。非常浅显的道理,却贯穿了我的一生,让我在任何时候都有饭吃。

要是我做现在的项目三年不赚钱,我还干吗?干。创业最大的门槛不是资金,是时间。很多人做项目没有成功,干两天又去上班儿了,就是没有想过做长线。我们做长线赚到钱了才能做短线。就像我们学游泳,我们只有学会了最基础的东西,才能够去学一些比较复杂的东西,那些复杂的东西,都是有一些基础性的东西排列组合而成。

地面上,我知道有很多项目非常暴利。但我做不了,没关系,没背景,只能看人家去做。在地面开一个私立小学赚钱吗?绝对赚钱。你没有关系,你能干吗?你干不了。开一家医院赚钱吗?赚钱。你没有关系,你能干?干不了。

我只能去不需要什么关系,也不需要什么背景的生意。就说搞房地产,你没有关系,根本拿不到单子。就说让我们说盖房子,你没有关系,你接到单子了,根本做不了!所以我做不了盖房子的事儿,我最多只能做房产信息的二道贩子。

我为什么要赚钱?为了父母,为了自己。赚多少钱才是钱?看天意、看命运、看运气。对于我个人我只能竭尽全力,能往前走多远就往前走多远。曹德旺一辈子做玻璃;陶碧华一辈子做老干妈;王守义一辈子做十三香;我一辈子只做精神层面的生意。知道自己一辈子到底做什么,心里就不慌了。

我们活着就是在表达,就是在沟通。我们在网络上,我们写东西,我们做视频,我们做音频,就是在表达,就是在沟通(有人看了我们的东西,愿跟我们聊聊)。我们有什么,要么放在日记里,要么放在网络上。

以前写的东西,我总是习惯堆在角落里,或扔到垃圾桶。现在写的东西,多半都放在了网络上。普通人的日记,早晚会被后代当垃圾卖掉或烧掉。我们看似有隐私,其实早已透明化。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大数据,智能机器人)。

我们所经历的,我们所想象的,早已有之。我们说自己孤独。当我们在表达时,很多人在跟我们互动,说明并不是我们孤独,是所有跟我们互动的人都很孤独。孤独原本就是生活的常态,我们多以为是奢侈品,实在太自恋了。再说,世上不犯贱的人实在太少了…

3、中国所有的唐诗宋词都是毁灭式的。遇到困难了,多抱怨怀才不遇;或陷入自慰式意淫: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遇到太伤感的东西,我不喜欢看,我喜欢看有建设性的东西。人活着,不是我们能毁掉什么,是我们能重建什么。有些东西注定会被毁掉,比如豪华的陵墓,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别墅。什么毁不掉?我们的所思所想,还有我们的手艺……

专注做一件事儿最出成绩是骗人的。就说死磕《古文观止》,死磕几天,你就老了。太乏味太无聊。要是你每天死磕《古文观止》,累了就看漫画,小说,杂文,散文。几个月光景,《古文观止》翻烂,又会去看《史记》。

看完《史记》又追明清小说。阅读就是吃火锅,什么都往里面装。自己喜欢吃的,就多吃点儿;不喜欢吃的,就少吃点儿。很多人对天天吃面条恐惧,未必对吃火锅恐惧。人的选择多点儿,才知道自己真正该站在哪儿。要是太固执,确实很难有出息……

人的大脑接受刺激太少,脑细胞就死得特别快。为什么人一退休,只几年光景就老了。他们啥心都不操,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等死,脑细胞死得快,人就老得快。

为什么坚持创业的老人,70多岁了,每天还习惯性打一炮?其日夜都在接触新东西,脑细胞非常活跃。长寿的秘密是什么?每天买一本书(日夜就在接触新的信息),每天都在体验新的东西(凡是自己能体验的东西都去体验,国内的体验完了,到国外去体验)。

有个哥们儿,在外面创业,不方便回家,他是每天都在淘宝帮父母买东西,父母天天有快递,每天收到的东西都不一样,故其父母每天有所期待,每天在想,儿子又买了什么东西给我们。他们期待着期待着,脑细胞活跃着活跃着,故青春永驻。

所以,很多事儿,说白了,就是选择即命运,到底我们选择什么,得看我们所处的环境如何。我们在村里,选择种地的概率大点儿;我们在城里,选择打工的概率大点儿。

选择除了受制于环境,还得看我们接触了什么样的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接触的人,多是打工的,我们会跟着打工;多是创业的,我们会跟着创业。

选择除了受制于我们接触的人,也跟我们的认知模式有关,我们能看到什么,决定了我们能做到什么。一如我们能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就能做什么样的人。

很多人大学毕业,多会去做软件,外贸,金融,医疗,教育。很多人小学都没读完,他们会打工,开小餐馆,开出租车,摆地摊。二者都能赚到钱,区别就是前者可以选择做后者所做的事儿,后者却无非选择多前者做的事儿。其知识结构与认知水平,限制了他们,能突破其限制的,寥寥无几……

很多人小时候太傻,就是看到的风景单一化,认识的人单一化,吃的东西单一化。为什么城市里的小孩比村里的小孩要聪明?他们见多识广,饮食多样化。日本人为什么傻?一根筋儿?就是他们以前只吃稻米,人口不流动,在哪儿生活,就世世代代在哪儿生活。后来他们接触了西方文化,开始喝牛奶,吃海鲜,农村人口向城市人口流动,人才变得聪明起来,高大起来。

他们的饮食文化变了,思维模式也就变了。怎么吃的东西有没有营养怎么判断?如果你吃的东西比较有营养,就特别喜欢做爱;要是你吃的东西没营养,做爱欲望不强,甚至做什么都没欲望,活着浑浑噩噩,形同行尸走肉……

4、如果一个人做事儿还有情绪,就说明还不成熟,真正成熟的人没有情绪,从不发怒从不动感情,只是习惯性默默用功。

王阳明所有的学问就3个字:不动心。无论任何人都扰乱不了他的心思,无论发生了多大的事儿,他都该吃吃该睡睡,事情该怎么办还怎么办。

我们创业失败了我们会难过会伤心,王阳明“创业”失败了,不会伤心不会难过,他会继续想办法解决问题。问题解决了,也不欢呼雀跃,表情依然是风平浪静,内心依然是静水流深。不动心,已深入他的骨髓。我们为什么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就是我们遇到事儿了,太容易动心。太容易动心的人,多灾多难。

生活就从来没容易过。

无论遇到任何恶心人的事儿,我必须有坚韧不拔的精神。

我必须相信,我对每件事儿都有天赋。并且,为了成功,我愿付出任何代价。直到事情成功。

不成功便成仁,以已死之心处世。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随着父母一天天老去,我除了变得坚强别无选择,别无出路。

我必须强一点儿,再强一点儿。

我变成了苍天大树才能保护父母。要是我甘愿做小树苗,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大树底下好乘凉,大树底下不长苗。凡事有利有弊,总之,作为弱者出现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丛林,只能任人宰割。

我必须变成强者,我必须紧握拳头,天空任凭我想象……

2008年,被朋友忽悠去山西,从传销窝里跑出,我特别落魄,被迫去拾荒。

那时候,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对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街上五彩缤纷的风景变成了海洛因,熙熙攘攘的人群变成了光怪陆离的梦境。我除了对街上的花草树木感兴趣,对所有的人都失去了兴趣。

我拾荒累了,就盯着花花草草看啊看,看的如痴如醉,看的像丢了魂儿,看的像陷入了三维空间。我拒绝跟任何人打交道,也拒绝跟任何人交流。我这辈子就这命,我认了。

直到有天,我接到父母的电话,他们说想我了。我才知道我不是为自己活着,那天晚上我痛哭了一场。很快,我离开了那个地方。

那时我是孤独的,我天天都想着怎么赚钱,怎么快点儿改变命运。当时为了赚钱,我做了很多自己喜欢或不喜欢的事儿,但我每天是快乐的。我想我会拥有自己的公司,我会买房买车,父母会以我为荣。原本软弱的身体开始变得活络有力。

2020年,我是遇到了一点儿小挫折,难道我就堕落下去吗?不,我知道必须强大起来,我必须牛B起来,我决定振作起来,一生一世做软文,视频,音频。

我追求简单宁静的生活,我谢绝任何形式的打扰。

2021年起,我要每天写10篇文章,做3节录音。且学会摄影摄像,视频技术,音频技术。3年的时间内,数据库做到10万。想象力大于现实。人可以被消灭,绝对不能被打败。

我相信,我说到的都能做到。我一直沉溺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在我的世界当中,凡是我想象过的风景都能一一变现。

以已死之心处世,以殉道者的精神来面对鲜血淋漓的人生,何尝不是一种快乐?

人这一辈子,赤条条来赤条条去,本无牵挂,我想做的事儿,我都做了。我不委屈自己。

外面的狗,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本文作者:狼叔三少;公众号:狼叔三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