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恨赌徒

文/小珍珠

赌钱这一现象很常见,相信我们很多人身边都有赌徒。赌钱的方式多种多样,赌资也有大有小。赌,有时候是为了娱乐、消遣,有时候是为了社交,有时候是为了生意。有节制,不沉迷赌的人,也许对自身、对家庭的伤害并不大,可是沉迷于赌而不自知的人,往往会造成一些不良的影响和家庭悲剧。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屡教不改的赌徒

打电话回家给老妈,聊完家里的琐事之后她神神秘秘地问我:“你听说邻居家的事了吗?”我妈颇有八卦的天分,一听她这语气,我就知道她又有料给我爆了。果不其然,她抢先道:“邻居家的阿强赌钱又输了,这次不但输了十几万,还把小轿车也赔了进去。”

我问老妈阿强的老婆怎么样了,老妈叹息道:“能怎么样,左不过和阿强打一架,哭得昏天黑地的。最要紧的是他的老妈子,被气得血压升高,住进医院了。”

这样的事也不是头一回了。

阿强家有一个大型的猪场,几百头母猪,去年赚得盆满钵满,家里不仅加盖了三层小楼房,车也由原来的老旧面包车换成了十几万块钱的小轿车。夫妻俩养有一个女儿和儿子,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但阿强好赌,闲时就爱在各地的赌场流连。这边谁开始打庄了,一个电话打给阿强,阿强就会麻利地洗完猪场,换好衣服就出门。那边谁又在“开排九”了,阿强听说后什么事也不做,喂好猪就出门。过年时的麻将桌上更是少不了他的身影。

开始时阿强赌的并不大,只是娱乐消遣,赢了钱都是拿回家给老婆,他老婆也没怎么说他。渐渐的阿强不满足小赌慢赌了,特别是养猪场赚了钱之后。下注时他不再是几十一百,而是几百几千,赢了时又一把全部投下,想着反正是前面赢的钱又不是本钱,输了时又想捞回本。如此往复,输的时候倒比赢的时候多,一次甚至一个晚上输了好几万。

阿强老婆开始和他闹,也开始把家里的养猪钱收在自己手上。但是阿强有办法,说是要去买饲料,或者买猪种,他老婆就得给钱他。他拿了钱往往拿了一半去赌。

有一次把买饲料的钱全部输掉,赌场的人还到家里来要债,家里的人才知道阿强短短几天就在外面输了二十几万。他老妈子一下子就晕得摊坐在地上,他老婆和他吵了个天翻地覆,并紧紧握住了财政大权,饲料钱也是直接给店老板。阿强倒也收敛了许多,不怎么去赌了。

他老婆看他似有改过的迹象,也放松了警惕,钱也交一些到他手上,阿强却还瞒着他老婆经常去赌。这一次又输了十几万,把车也搭进去了。

   阿强就是一个屡教不改的赌徒。

02  全家都赌钱的赌徒

全家上下都是赌徒的你见过吗?我见到过。

邻村一家八口人都赌钱。大人赌钱,买“六合彩”。小孩也跟着去赌场,在大人身边偶尔下注,赚个五毛一块。大人不会呵斥,不会禁止,任由孩子在烟雾缭绕的赌场里“练手”,赢了还会鼓励孩子,输了还给孩子本钱,让他们去“翻本”。

有时候没有钱花了,这一家的大人便会勤奋去打零工,或者一两天不去赌场,等到手上有点钱了,便又会马上奔赴赌场,又开始了赢与输的反复轮回。

他们家的孩子都及其瘦小,因为大人忙着赌钱,小孩留恋赌场,无人有心做饭和吃饭。

这一家最有意思的是大女儿出嫁了之后没多久,就被男方家“退”了回来,原因是女孩不会做饭,爱赌钱,脾性又差,且经常爱说别人的闲话。因是媒人搭线结的亲,之前男方对这女孩没有了解,男方家直说被骗了,宁愿不拿回彩礼钱也不要这姑娘。

这一家人孩子都不读书去打工了,赌场上似乎少了他们一家子的身影,但是过年时,各村头村尾的大小赌场还是能见到他们几个儿子的身影。

03  卖血赌钱的赌徒

曾经有人给妹妹说媒。男方家在我们当地开有一家很大的鞋店,家里有一栋小洋楼,那后生还开了一辆八九万的小轿车。说媒人把那一家和那后生说得天花乱坠,我爸撇不开面子,就让我妹去看看。

妹妹回来什么也不说,就让我爸以后别再叫她去相亲。妹妹说那个男生在聊天时满嘴大话,坐的时候翘着二郎腿,腿还一直抖动,不整齐的牙齿都是黄的,应该是经常抽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我妹妹最后说了一句。我爸便跟媒人退了话。

我妈留了个心眼,刚好男方是我姑姑家隔壁村的人,我妈便向附近的人打听。一打听才知道那男生居然是个赌徒,他家里虽有鞋店,但是都是他父母在打理,他整天开着车不是和朋友去吃喝玩乐就是在赌场赌钱。小时候为了赌钱还偷偷拿过父母抽屉的钱,长大后甚至为了赌资而卖血,后来被他父母一顿教训才没有继续卖。但是也一直去赌钱。

我妈知道了后埋怨那个说媒人居然将那样的人说给我妹妹,也怪我爸不了解清楚就急忙地让我妹去见那样的人。幸好拒绝了之后那男生也没来纠缠,倒是我妹后来无论如何都不轻信别人去相亲了。

一个为了赌资而卖血的人,不可能靠得住。

图片发自简书App


04  赌钱永远是输大于赢

要论赌钱对一个家庭的影响,我深有体会,因为我爸曾经也是赌徒。

本世纪初我国内陆非法经营香港的六合彩,那时候村民们很疯狂,家家户户都研究起了这“赚钱之道”。我爸也是在那个时候迷上了买“六合彩”,开始时花几块十块买,后来越来越沉迷,而且为了赢回之前输去的本钱,他几十一百买。输了没钱给的时候便欠着,等赢了钱再一起还上。

可是输的时候远远大于赢的时候。就这样一次次的,我爸欠了人家好几千块钱,很久都没有还上。

结果大年三十的时候,债主早早就来到我家,管我爸要钱,我爸之前就听到了风声,躲了出去,还教我们要告诉那个人爸爸不在家。整整三年,那个人都是在大年三十的早上来我家要钱,我妈发了脾气,我们兄妹几个也很难过,过年都很不开心。

后来我爸是怎么还上那笔钱的我不知道,渐渐地他也不买了,加上最近几年我哥有了孩子,他帮忙照顾小孩,又要打零工赚点伙食费,鲜有空闲的时间,不曾见他再去买过这只会输钱的“六合彩”了。


在我的周围里,赌钱的人实在是非常多。一类是赌性难改的“赌场老手”;一类是想依靠赌钱“一夜暴富”的闲散青年;一类是小打小闹打发时间的“常赌人员”。

可不管是哪一种赌徒,都难戒掉这赌隐,他们一直在期待着“中大奖”,却不知输出去的钱远远要比赢回来的钱多,家庭矛盾也比其他家庭要多。

如果家有赌徒,不管是从家庭幸福的角度,还是从孩子老人的角度,应立即劝其勒马。可以找些他能做的事情和他一起做,充实他的空闲时间,比如和他一起去运动,一起去看书,或者发展其他兴趣爱好。反正就是要他的心能从赌场上收回来。很多时候我甚至觉得宁愿男生在家打游戏也不能去赌钱。

如果家里的赌徒难以收心,屡犯不改,任你苦口婆心就是改不掉的,也要立个规矩,要有原则,不然的话会导致家庭悲剧,比如天天大战,比如钱财两空,比如妻离子散。

不做赌徒,远离赌徒!





不必打赏,您的点赞就是对我的鼓励,非常感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