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间房子 (七)

By Christie Kong

到目前为止,西西毕业后两年多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已经说得七七八八了。

在一个吃人的公司扛没完没了的加班,换来了8万余的银行存款。西西是深城的一只小蚂蚁,她非但没有一个有钱的爹,还经常接济家里。她也从不奢望成为亿万富翁,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打工女子,梦想靠自己拥有一套房子。但生活,还是逼得她不得不拿出一些东西去换取。

阿芳死后,西西觉得自己一夜之间老了。早上醒来,长吐出来的都是疲惫。她突然觉得再也无法在诺康待下去,无法......一天也不行。

刚才有人问我:你怎么知道西西那么多的事,连她卡上金额都清楚?

他猜西西就是我。我不想简单地承认或否认,这没意义。用“西西”,而不是“我”来讲述之前的经历,能让我轻松一点继续把故事讲完。

此时,阳光正洒在意大利威尼斯圣马可广场某咖啡厅一个身着Maxmara大衣的华人女子身上。她妆容精致淡雅,座位旁是新款的Chloé春夏手包。她翘着二郎腿,在翻看一本日记。她在想着些什么看不出来,请原谅,现在开始必须要切换成“我”,才便于将故事继续说下去。

“现在是怎样?”马克头上那撮毛猛的掉了下来,面目有几分狰狞。我很少看到马克慌的时候。

“这是我的辞职信。”

“靠杯!你你你,你酱年轻,就已经成了业务骨干。再过半年,我就要提议升你做物流经理了。你知道,能老老实实待下来的公司都不会亏待,那个,“剩者为王”,你造我意思吼?”

我缓缓摇头。

“工作太多?啊我从工厂调几个小妹过来嘛!”

摇头。

“加班太多?那分一部分出去。你进来后表现一直很突出,公司正在讨论给你晋级加薪捏。”

摇头。

“干!”

可我去意已决。我不明白,这些话为何不早在提辞职前说呢?

虽然升职加薪、减轻工作量这些听起来都很诱人,但如果傻傻地因为这些承诺就留下来,那么辞职就约等于变相要挟加薪晋级,未来绝不会有好日子过。职场法则:辞职的话不可以轻易说,而一旦说了就不要想着留下。

“因为阿芳?”

我把一个信封摆在桌上,推向马克,“这个钱,我不能要。”

“这是总部的意思。你没去厦门,就折成现金给你了。这你应得的。”

“没有人应该从阿芳的死得到什么。”

“不然你想怎样?”

“没用的,马克。”

我无法准确描述3万块对我的诱惑。还差3万,我就可以去看房子了。现在房价一星期一变,3万,可以抵消多少飞涨的房价!

下午,人事部约谈。进去看到利总和人事部经理,我愣了一下。区区一个小兵,这阵仗也未免太大了吧?

人事部经理Jane例行公事的劝了一番,我默默地忍耐着听完。

一直冷着脸的利总突然插话:“孟小姐,看来你去意已决,实属公司损失。马克说你的工作表现不错,相信你也找好了下家。这样好不好,如果你能签了这份保密协议,你可以多领2个月的薪水。另外,我会让Jane给你写份漂亮的推荐信。”

“保密什么?”

“你知道的,之前的事件,我们不希望因为你的离开而有了不同的结论。”

“利总,虽然我穷,缺钱,但还不至于说话不算话,拿这个去卖钱。”

抓过文件,哗啦啦翻了几页,签了名字,推回去,“这下,您可以放心了。我没有下家,但相信现在去找份工作,也不难。那两个月的薪水,可否麻烦汇去给阿芳的爸爸?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还有报告要赶。”

说完,我站起来,对两人挥手离去。只留下愕然的Jane和一脸深思的利总。

下班路上,一辆宝马在前面停下。车窗摇下,是利总在挥手。利总伸出手:“这是我的名片和我朋友的名片。他们公司在招人,我觉得你挺适合,去试试看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给我电话。”

我摸不透他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迟疑地接过名片,小声说:“谢谢。”

“记住,有问题,给我打电话。”说完,车窗摇上,车子驶远。

把名片收好,抬头,只见陈铭挽着个姑娘边说边笑走来。一看到我,陈铭急急甩开姑娘的手。

“吃饭去?”

“啊哈哈。这是我老乡,新来的。”

“老乡很漂亮啊!噢,对了,我辞职了。下周走。”

“啊?!做得好好的,干嘛要走?”

“累了。换个环境。”

“诺康庙小,留不住能人啊。”陈铭恢复了镇定。姑娘重新挽上陈铭,这次,他没有再甩开,“有空吃饭,给你送行。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我们啊!”

寒暄了几句,我继续向前走。前方的路变得模糊起来,走着走着,我有一刹那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这么大的事,要不要跟家人说?想了想,决定不说,找好工作了,再说。

其实,近几个月来,几乎每个月都有同事离开。离开的真正原因,并不一定是工资和福利。

上周带前辈丽莎也辞职了。在告别宴上,丽莎毫不掩饰地说:“在这里,就要一辈子被台湾佬管着。说实话,老娘还真看不上他们的水平。”

“可也有例外啊。”有同事说道。

“可这例外会降临在我头上呢?我何德何能?算了,不在这儿死磕,走了罢了。再说了,新公司薪水涨一倍呢!”丽莎很轻描淡写地说,“反正很多公司挺喜欢接收诺康出来的人。有点经验后找新工作不用愁。优点嘛,至少在服从管理方面,还是很突出的。哈哈哈。”

大家都意味深长地跟着笑。在台企工作确实有着它独特的做法和文化,我对此深有体会。记得有一次因为物料的问题需要跟其他部门沟通,多次跑去说,但人家看是个小姑娘就不太理会。我在办公室跟同事委屈地请教,台湾来的小林听说后,跑去说事情很快就解决了。回来后,小林还故意有些炫耀地飘过来一句话:“什么事情都要沟通,沟通才有业绩。”

这让我厌恶。解决了问题的小林,很是得意。可我怎么会服气,还不是因为你是台湾佬!

但这一切都过去了!我长舒了一口气。也许,下一个更好!不,下一个,一定会更好!

投了近20份简历。有些小公司,直接开出了物流经理的岗位,但薪水并不高,一个人抓全局。有两家翻译公司开出了4000起,对方很含蓄地说,诺康三年对她的翻译没有帮助。

出于好奇,我上网搜了利总给的名片,是家美资。没提利总,我还是进入了第三轮面试,顺利地谈下了双倍工资。过去三年锻炼最大的,就是谈判能力了。马克对此功不可没。

新公司规模虽然只有几百人,但却是我向往已久的外企文化。头衔是物流副经理,主要与诺康对接。从工厂端变成客户端,真是百感交集。上班第一天,面对美国老总说出第一句英文时,我都快哭了。久违了,这,才是我要的生活!

上班第一天,来了个陌生电话:“听说,你去了格雷特?怎么没报我的名呢?”

居然是利总。我从未意识到,这个男人会以这样的方式进入我的生活,而一段全新的生活才刚刚拉开帷幕……


下一节:关内的生活是全新的,连呼吸都是自由的,这让我觉得,是时候谈恋爱了。

(第一章完。预知后事,请耐心等待全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