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安静的生活》第十一章:亲情间两份念差别甚远,闺蜜聚畅聊天婆媳情缘

第十章:顶级战情意伤善后难做,上学季急买房迷糊人心

听说女儿买了房,搬了家;翁妈妈不顾翁爸爸阻拦,一定要来看看女儿家的新房子。那个时候翁丽欣的亲友故旧在W市打工的很多,虽然没有家人陪同,一字不识的翁妈妈,在熟人的带领下,一声不响的来到了翁丽欣的新家。从M县到W市一般都是一晚上的火车,次日凌晨到达。翁妈妈悄无声息的来到翁丽欣家的时候,正式早上,翁丽欣夫妻跟翁妈妈仅仅打了一个照面,就匆匆忙忙的上班去了,因为离家远,中午不回来吃饭;等到翁丽欣再次见到妈妈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翁丽欣夫妻一回到家,立马就感到空气中弥散着一种火药味。他们夫妻对望了一样,无奈的摇了摇头,翁丽欣就拉了妈妈到主卧室说话。

原来,翁妈妈来后,吃过饭;跟师妈妈聊起房子的事情,翁妈妈说道:“天下那个父母不怜儿,哪有你们样藏着掖着,看着两个孩子到处借钱的父母?当年你去我家,给他们两个订婚的时候,怎么说的?你说‘三个儿子一样待,他们结婚的时候一样的给他们造房子;不在家造,他们在那里工作在那里买’;当父母的怎么能这么言而无信,如果你们没有,孩子们还逼着你要,我也不依;可是你们明明有,也这么不管孩子们死活,你们睡不着的时候,拍拍胸膛想想,你们做的对吗?”

师妈妈听了,不耐烦的说:“几百年前的事,谁还记的;再说,我家的事,也轮不到你说话呀。”

翁妈妈一听,气不打一处来,生气的说道:“你家的事,你家的事也是我女儿的事;我女儿小,从小又十分善良,不会跟你争长道短;但我就是咽部下这口气,就是要跟你理论理论,孩子们这么大的事,我们双方父母都不应该袖手旁观,我没钱我借,也想对得起孩子。”说着,拿出一把钱,甩到师妈妈面前。

师妈妈见状,脸红了一下,接口说道:“你有钱,你给好了;反正我没有。”

翁妈妈见亲家母理短,想走开了,追问到:“你说没有,那你说说你的钱去那里了?”

师妈妈眉毛一挑,看着翁妈妈说道:“那你管不着。”

于是,剩下的就没有好话了;但是不论怎么吵,师妈妈再也没有动手,翁妈妈比师妈妈矮小的多,自知不是对手,更不会动手;两个女人一来一往的,也没有闹出什么气候;直到师爸爸下班回来,听到翁妈妈的话,直性子的人,说不过人的时候,就很容易动手的,他就恼羞成怒的要打翁妈妈,被师妈妈死死抱住,但气氛的尴尬与冰冷,还是一下子传到了,刚刚下班的师庆磊夫妻身上。于是,一夜无话,各怀心事。第二天师妈妈和师爸爸又一次回了老家。

2007年,快到十一时候,翁丽欣接到了童铭瑜报喜的电话,童铭瑜在一天前,顺产,生了一个女儿。这使翁丽欣想到了当年的自己,当年自己生孩子的时候,铭瑜还在W市;从自己怀孕到孩子出生,童铭瑜不知道跑了多少趟。如今童铭瑜生孩子了,这是自己久盼的事情,必须借机会去G市看看,小鱼儿一去,姐妹们也有两三年没见面了。

在生孩子前,童铭瑜工作十分出色,她供职于中国四大门户网站之一的XX互联网技术公司,三五年时间,从一线员工做到了策划部,技术总监的位置;她聪慧、漂亮、勤思、肯干;是公司难得的优秀领导者。

师庆磊一家在十一长假,去了G市,刚下飞机,就看到了满面春风的千里草喊道:“嗨,小姐姐,姐夫,你们好。”说完有蹲下身,抱起了诗意“小丫头,见了姨父,嘴巴应该甜一点的。”小诗意眨巴着眼睛,扭着身子看着妈。

“叫吧,他就是你姨父。”

“姨父”得到了妈妈的允许,小诗意甜甜的叫一声,然后扭着头找寻着,一边找一边问“姨父,小妹妹呢?”

“哈哈”大家都笑了,小孩子,就会找小孩子,从上飞机开始,小诗意就一直的念叨“小妹妹……小妹妹”

翁丽欣走过来,伸手接过诗意,爽着她的鼻子说“小妹妹还没有满月,躺在家里呢,你以为都像你呀,一蹦就长这么大。”

“姐夫,小姐姐,坐车上聊吧,我们回家。”

一行人坐上车,感觉还没有说几句,已经到了千里草家住的小区。这个小区看上,与师庆磊家的小区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鉴于翁丽欣是路盲,方向迷;反正不知道他们小区的大门朝那边,进了小区的大门,迎面就是一个大大的,三四层楼高的,人工瀑布,瀑布下边是假山,假山之后是多层台阶,一个大大的水塘,水塘里各色景观鱼游来游去,水塘周围散放着,白色雕花的三人座,两人座的金属长靠椅;靠椅之后,三四米远的地方,到处都是运动器材;沿进门方向继续往里走,有一个小小的广场;广场周围格式绿色花曼,有的正在开花,红色的、黄色的、粉色的应有尽有。小诗意一会东一会西的跑着,玩着,一家三口慢慢的走着;等到千里草停好了车赶上来,才一起走进了XX栋大楼的电梯口,电梯外有几间房子大小的空间,刷卡进来,空调的房的感觉就来了,而且四处散放着座位,还有适合三五岁孩子玩的东西。进入电梯,按了XX层,电梯平稳升起,缓慢的、不知觉的、除了刚刚启动时一点点眩晕,他们眨眼间到了童铭瑜的家门口。来开门的是千妈妈。千妈妈大约六十岁上下,一米五几的个头,微胖;也许是思虑太过的缘故,头发花白的厉害;见到师庆磊一家到来,十分热情的欢迎着。

进入玄关,右手侧是一个一米多高的柜台,挨柜台放着换鞋坐的皮质软凳;左手侧是从底到顶的一个鞋柜,上边是对开门,下边是一个个推动即开的格子。刚进屋门,还没有换好鞋,就听到童铭瑜在屋里喊“小姐姐和女儿来这里。”.

“哈哈,知道了;等下一下,我们洗一把脸再去。”

“好的”

换好鞋,抬头一望,首先是一个嵌入墙壁的大鱼缸,缸中红黑两色鱼儿居多;鱼缸下边,就是饭厅,一色的硬木家具,摆放齐全;向右转身,就是客厅了,客厅里真皮沙发,小儿摇床,大尺寸电视,还有靠阳台的一个四开门书柜,就是客厅的主要布局了。

翁丽欣进了面向客厅的卫生间,洗了手脸,到主卧室里去看小鱼儿母女。只见小女儿粉嘟嘟、肉呼呼的,吃奶吃的正欢。进门,面向阳台,左手边是一个五开门衣柜;衣柜尽头,靠阳台的墙上有一个梳妆台;阳台上摆了一付座椅,右手边,离床半米左右,是一个满墙书柜;翁丽欣看完,笑了“小鱼儿,你这个房间是睡觉的呀,还是学习的、化妆的、休闲的?”

“小姐姐取笑人。妞,你大姨是不是很坏呀;一进门不问妈好,不问妞妞好,就会胡瞅乱看;看完了还疑问颇多。妞,告诉你大姨,妈妈什么都想要,就是目前能力有限,家里两个书房,爸爸一个,奶奶一个,没有妈妈的。小鱼儿,只能在这里凑合了,大姨如果看不惯呀。让大姨给妈妈买,买一个大房子,让妈妈一下子拥有一个书房、一个化妆间、一个休闲喝茶的……”

“哈哈,小鱼儿,还是这么顾左右而言他,就能把事说的圆满周到,把小姐姐弄的无话可回;手下败将,投降。”

“妞,你大姨认了,咱就不玩她了,好不?”

于是,姐妹们言归正传,开始了生孩子的话题。说起来有点好笑,也许是出自农村吧,翁丽欣的概念里,生孩子是很容易的事情,当年她生孩子的时候,到了预产期那天,她还在上班,下午去做定期产检,医生说“你这都到预产期了,孩子还在上边瓢,一点进骨盆的迹象都没有,而且又是第一胎,准备剖腹产吧。”翁丽欣瞪了瞪眼,拿起检验单,回公司请假不上班了。从那天晚上开始,翁丽欣就开始了长途步行。每天只要吃饱,睡醒,不困不累,就开始走起来。

翁丽欣小时候,因为家里忙,还是其他原因,现在已经没有印象了;常常的,都是翁丽欣一人在家,家里的羊呀,猪呀,甚至一次驴生小驴,都是翁丽欣一人搞定的。翁丽欣天真的认为,生孩子跟动物一样,只要大人身体健康,孩子不大,没有绕颈什么的,没有生不出来的孩子。况且现在生孩子,都是在医院里,万一有什么万一,不是也有医生在的吗,根本不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于是从预产期的第二天,师庆磊托人找好的医院不去,翁丽欣每天吃饱了就到处溜达,身边不是跟了婆婆,就是跟了公公;吃饱了就溜,溜累了就坐;坐一会再溜,溜饿了随时随地买点吃的;一般一天能溜几十华里。反正,从她当时住的宿舍,到一个大型超市,一个来回至少有二十几里路。她每天都至少走一个来回。直到生孩子那天,因为连续阵疼、已经住一夜院了,在师庆磊的陪同下,还是不停的走路。到晚上,七点吃晚饭,八点洗澡,八点二十进了产房,十点四十,就顺利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是目前唯一的孩子。也许是仗着年轻吧,生下孩子,在产床上躺着的时候,就强烈要求护士把孩子抱过来看看看;助产士把孩子抱过来,放到翁丽欣身边,一碰奶头,那孩子就吮吸起来。那是翁丽欣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事情,初生儿的吮吸,真是使了天大的劲,一会会功夫,小家伙就一头奶汉了。那吸一口一磕头的动作,让翁丽欣想到了“羊羔跪乳”和“使出了吃奶的劲”的经典。生孩子的第一夜,翁丽欣兴奋的睡不着,虽然是单人产房,隔音效果良好,她还是一夜醒了五次,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不停的把孩子,从小床上抱到自己身边,一遍遍的给她喂奶玩。

与翁丽欣不同的是,童铭瑜的身体一直较弱,虽然也有很坚强的心念,努力顺产了女儿;但身体的恢复,就没有那么快了,所以,直到翁丽欣去,还没有怎么下床。看着吃饱了酣睡的婴儿,翁丽欣和童铭瑜面对面躺在床上,感叹岁月不饶人。在翁丽欣的心里,自己还没有十八岁;看看孩子,再看看一个个姐妹们都当了妈。想起跟婆婆的交往,无限的伤心,悠悠的对童铭瑜说“小鱼儿,高中时候虽然很苦,但现在想想,还是有很多值得回忆的事情的。真想回到那个时候,那个只有学习,只有友谊,只有纯洁感情的时候。”

“小姐姐,你就爱忽视乱想;面对现实吧,日子,只有向前,没有后退的。”

翁丽欣趴向童铭瑜耳边,悄悄的问:“你婆婆好吗?”

童铭瑜闻言,吃了一惊,定了定神,劝说到:“小姐姐,我知道你为家庭琐事烦心;告诉你,大度一点,把婆婆看成亲妈,什么事也都有进有退。小姐姐,你想想哈,其实婆婆们也挺不容易的,养女儿的,培养成人一般就撒手不管了;女儿们很少给父母套什么枷锁,加什么任务;一般大学毕业,或者出嫁嫁人后;父母就像拥有了秋后的庄稼一般,在女儿身上只管放心收获好了。而养了儿子的呢,在咱们老家,除了操心婚姻,建造房屋,更有遥遥无期的,给儿子媳妇无偿的带孩子的观念。碰上好媳妇,能孝顺一二的,老人们也就当牛做马,心甘情愿;碰到不好的,不但看孙子,还得管孙子,一年到头,又不知贴补了多少去了。况且这些贴补,这些付出,往往还得不到一声妈妈的称呼,你说老人家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别的不说,就说我们几个上大学的吧,男生父母,就比女生父母付出的多;想想咱们小时候玉举殿爷爷给我们讲的故事,再对比一下公婆和父母,将心比心,就事论事;我觉得,小姐姐一定会很快跳出怪圈,不会长久沉溺伤怀的。”

翁丽欣一边听一边思考,是呀,同样是大学毕业,毕业后自己就没有再向父母要求什么;可是对待公婆,起码就买房子事情上,还是有很多期许的。目前的失落心情,不就是因为婆婆没有借钱或者说主动给点的原因吗。回忆自己的娘家,还有其他熟悉的人,有多少能对公婆和父母一视同仁的。自己曾深恨做儿媳妇的不公平,现在想来,自己不是也一样吗。想到这里,接童铭瑜的话茬到:“我没什么伤怀的了,就是觉得长大了不好,要操心的事情真是多。”

童铭瑜见翁丽欣绕开了话题,知道她自己已经有所领悟,就顺着翁丽欣说道:“每个人,不论情愿也好,不情愿也罢;都会一天天长大,然后慢慢的变老。小姐姐,你是幸福的,你看姐夫待你多好,从你们认识到现在,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他一句不是,就这么一点,你就PK掉N多女人,走入了幸福的行列。”

听童铭瑜提到了师庆磊,且满口的溢美之词,翁丽欣高兴了,笑着说:“哈哈,说的也是哈;那个黑胖子,还算差强人意。”

童铭瑜见翁丽欣笑的这么灿烂,就趁胜追击,说道:“小姐姐,从今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快乐的过自己的小日子。碰到不高兴的事,就随时给我电话,我愿意随时随地给小姐姐当垃圾桶。”

翁丽欣一听,更是心花怒放,笑着说:“哈哈,我好幸福哦,有这么一个高参,那我就什么都不愁了。”

“笑什么呢,就显得你们姐妹情深了,一聊就出不去这个门了。”千妈妈一手端着水果,一手推门进来,正好赶到翁丽欣哈哈大笑,就接口说“快来吃点水果,等吃饱再继续笑吧。”

翁丽欣爬起来,接过水果,放到阳台上的桌子上,一边拿起水果吃,一边说:“阿姨,小鱼儿待您好不?如果不好,看我怎么收拾她。”

婆媳俩个相视大笑,千妈妈一边笑,一边说:“丽欣,你到底是那一头的;几十年的亲密姐妹,不会是被阿姨一盘水果给收买了吧?”

“咳……咳,不是,不是,我又那么好收买吗?”翁丽欣一嘴巴的水果,没来得及下咽,急着说话,就呛到了,一边咳嗽,一边说。

“认真的呀?”千妈妈逗趣的说到:“呜呜,那我很委屈,帮我好好的揍你妹妹吧。”

“我……”翁丽欣一时有点发蒙,卡壳了。

看到翁丽欣的窘像,千妈妈笑了,一边笑一边说:“丽欣,你妈妈也有几个儿媳妇,如果你一回家就想给妈妈出气;那我觉得,你没有那一次回家,能够顺心畅意的。婆媳之间,谁家不吵嘴磨牙;关键是婆媳之间要互相尊重,互相让步,互相体贴;做长辈的有分寸、有原则、不乱参与。做晚辈的多尊敬、多说话、多征求意见;我跟你妹妹呀,一切按约定执行,我的婆婆梦,一天天、经由媳妇的运筹帷幄,一件件在现实中开花结果;得媳妇如此,没有他求。”

翁丽欣越听越迷糊,婆婆梦,是什么梦?还运筹帷幄,小鱼儿她是怎么做到的?她相信童铭瑜,会把家务事处理的很好。但一个当婆婆还做梦,说起婆婆梦能这么的满足和幸福,这是她从来没有在任何长辈口中听到过的。她楞住了,水果也忘了吃,呆呆的,很想千妈妈继续讲下去,细细的说与她听,她真想听一听什么是婆婆梦。但是,翁丽欣想听的内容断了,只听千妈妈对童铭瑜说“媳妇,今天你小姐姐一家来到的第一顿,林儿说带他们去外边吃;我给你弄好了吃的,你现在吃,还是等一会吃?”

“现在吃吧,我吃完了,你们好放心的去吃饭”

于是,千妈妈走了,留下云里雾里想心事的翁丽欣;翁丽欣想,如果每一个公婆都敢于维护自己的尊严,都给新婚或者婚前的媳妇们提出自己的“婆婆梦”;让一个个想孝顺,和不想孝顺的人,都有一副紧箍咒,不停的能在心头飘荡;让那些没有一丁点约束,只会一味索取的,年轻的、年老的、有文化的、没文化的儿子媳妇们,没事了想想一天天逐渐衰老的父母公婆,多么的需要孩子们的支持。他们,不再是你们年幼时候的他们了,他们每挣一分钱,都付出了比年轻力壮,或者有技术,有文化的你们,难的多苦的多。可是,问天下父母,特别是中原地区,广大农村的父母,那一个敢给子女,特别是已经成年的子女提出任何的要求?就算是敢,他们有这个智商吗?有这个头脑吗?成家立业的孩子们孝顺不孝顺,给东西不给东西,那就只能全凭孩子们的天地良心。

想到这里,翁丽欣想到一个人,一个结婚二十几年的媳妇,丈夫是退伍军人,退伍后在S市一家大工厂里当了保安;一家四口的地全靠父母种,起初是一边种地一边给她带两个孩子,一带就是十几年;十几年中,父亲不给儿子,儿子也不给父亲;反正两个孩子吃用,老父亲全包了。一直到孩子们都初中毕业的毕业,辍学的辍学,一家四口都去S市打工了,每年收麦收秋之后,儿媳妇就会回来把他们一家四口的小麦,玉米一粒不剩的卖掉。从来不提什么投资,什么劳动和他们一家四口回家后的吃用。只负责数完钱走人,连一件衣服,一点礼品也从不给公婆置办。一次小姑子们看不过,说了嫂子,嫂子就摇摇晃晃去会上给父亲买了一双鞋,给母亲买了一件汗衫;这就是二十多年的,当公婆的唯一收获。如果中国的婆婆梦都是这样的,那么生儿养女,是不是还不如养鸡喂鸭来的实惠。

童铭瑜见翁丽欣一直不哼声,知道她有魂游了,就喊道:“小姐姐,你又去找那个古圣先贤去神侃了?”

翁丽欣摇摇头,神魂归真,苦笑了一下,说到:“小鱼儿,你说,人和人的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童铭瑜好奇的问:“说说看,你有想到了什么?”

翁丽欣没有接童铭瑜的话题,自顾自的问到:“小鱼儿,你告诉我,你婆婆刚刚说的‘婆婆梦’是什么,能不能给我详细说说。”

童铭瑜见翁丽欣转到这个话题上,这个涉及到婆婆的家法,就不好意思的说:“那个,就不必了吧;反正,小鱼儿保证,你有什么疑难困惑,不论何时何地,我都给你解答,行了吧?”

翁丽欣见童铭瑜不肯实言相告,不甘心的说:“我还是想看看,或者听听‘婆婆梦’;如果我妈妈也过上这种生活,也能做起‘婆婆梦’;那么,我这一生,就没有牵挂了。”

“小姐姐,不是我不告诉你;哎,在咱们家乡,如果你提什么‘婆婆梦’还不被人笑死;再说了,想找小鱼儿这么通情达理的儿媳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对吧?婆婆梦的实现,关键不是婆婆怎么做梦,而是做儿媳妇的怎么想办法帮婆婆去实现她的梦。”童铭瑜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说“‘婆婆梦’呢,不是单方面能做的,它需要婆媳双方明智的配合和高超的为人处世技巧;生活这么的复杂和琐碎,不是谁都能轻而易举都能驾驭得了的。”

“嗯”翁丽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有点不甘心,含含糊糊的问:“小鱼儿,那么我们农村的人,就不能做一下梦吗,那些父母多么的可怜,越来越年老,越来越穷困……”

“小姐姐,你就是菩萨……哈哈……”

“媳妇,吃饭了,出来吧。”听到千妈妈的喊声,姐妹俩站起来,一前一后的走出了主卧室。预知翁丽欣一家的G市之行如何,请看下回:泡温泉逛黄埔留恋往返,手足情感人心厚地高天。

第十二章:泡温泉逛黄埔留恋往返,手足情感人心厚地高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