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

       今天早上刷牙时,闭眼,听见窗外鸟儿叫。      

        有一瞬间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时一家人还住在村子里,厨房后的那条路还是泥路,每天早上,和弟弟俩人都端着勺水用的大水勺,蹲在后门门槛上刷牙。刷到最后的时候,对着太阳喷一口水汽,彩虹就出现了,那时候的快乐,是真正的快乐。

        吃完早餐,在村口等着小伙伴一起上学,谁迟到了必定得被大家伙集体吐槽,然后打打闹闹去学校。那时学校距离家里也就2、300米,中午还能回家吃饭,是我后来一直期盼的距离,可惜之后离家越来越远。

        午休时间,为了让学生有个充足的休息,学校是强制要睡觉的,并且安排了‘巡防’小卫士,在各个教室中‘巡逻’。但都是几岁的小孩子,前半段就想安安静静地睡觉是不可能的。那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当小卫士了,领着几个小伙伴,这个教室走走,那个教室坐坐,专门盯着那些’胆大包天‘不睡觉的闹腾鬼,自己不用睡觉,还有种狐假虎威的威风。      

         说来自己也觉得好笑,从小到大,我一直是老师家长心目中的尖子生,但从幼儿园开始,就不喜欢读书,现在都还记得幼儿园报名当天,哭着要回家的情形。而且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非学习以外的事情,比如大扫除、倒垃圾、做操等。我一度把它们作为无聊的整日学习中的调味剂。

        小学放学早,那时为了防止路上玩水等,放学都是要全校集合,每个村子里的学生排成排,有高年级领队举着旗子,一个村一个村的离开学校。等走到了独属于我们村的那条马路上,大家的心就飞起来了。三三两两的约着去玩。

      最常做的就是野外烧烤了,大家分工合作,你从你家偷个锅,我从我家拿点米,他再从他家拿点调料,七拼八凑的把道具整齐。一群人找个刚收割了稻子的田野,挖个坑,捡几块砖搭成灶。然后捡柴的捡柴,生火的生火,忙活半天后,看着一锅乌黑乌黑的不知名食物,互相推搡着让对方先尝,一阵嘻嘻哈哈后,那锅东西最终结果还是落入垃圾堆中,因为连一旁跟着的狗子都嫌弃......    

      “野餐”之后天还是大亮,找几根粉笔,在水泥地上划几下,就可以玩攻城游戏了。把全村的小伙伴都叫到一起,分两队,一队守着己方阵地,不让对方通过到达终点。一队拼命突破对方防线,到达目的地。这是一个紧张又刺激的游戏,所以会让人废寝忘食。但妈妈们会杜绝这种可能的, 天渐黑时,各家各户的晚餐就差不多要开始了,陆陆续续地就有家长来叫回家吃饭。        

        有些吃饭晚的仍然在玩,那些吃饭早的就飞快地赶回家,端着饭碗又飞快地赶回来,力争不让自己错过任何精彩处。        

        等到月亮高高挂起时,大家各捡各放在边上的碗筷,跟着爸妈回家了。        

       美好的一天结束了。        

      睁开眼,眼前还是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一嘴泡沫,眼中仿佛还留有那时的快乐。        窗外的鸟儿依旧在叫唤,收拾好自己,关门下楼,新的一天又循环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