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特瞭望站麻瓜分站节目实录之《哈利波特》中的次次要人物(一)

这里是波特瞭望站麻瓜分站,我们主站的创始人是李•乔丹前辈,麻瓜分站的创始人也就是台长姓领名导字大人,主持人是我,一个麻瓜。今天是本台开播的第六期节目。

本台的第一期节目是关于物价的,第二期节目讲的是魔法美食,第三期则介绍了霍格沃兹的级长制度。在这之后,本台就没有按照计划播出过节目。原定播出的第四期节目“魔法交通”一再被延迟。先是珀西级长要求我们做一期关于学霸的节目,再是韦斯莱魔法把戏坊的韦斯莱先生和韦斯莱先生要求我们做一期关于他们创业的故事。往期节目链接戳这里。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波特瞭望站(Potterwatch)的底部菜单栏可以看到往期节目内容,或者直接回复关键词。

本来这一期的播音稿本麻瓜都已经写好了,结果,做魔毯生意的阿里•巴什尔一定要在魔法交通这期节目中插播广告,因为要趁着麻瓜春运之前出货。本麻瓜告诉他我们已经和矢车菊扫帚谈好了他不听,本麻瓜告诉他地毯在禁用魔法物品登记簿上被定义为麻瓜手工艺品,他说本台本来就是给麻瓜听的……扯皮到最后,本麻瓜不得不熬夜又加了一期节目,临时请了嘉宾,并且安排阿里•巴什尔第一个出场。所以本期节目主题是哈利波特中的“次次要人物”。

本期的波特瞭望站麻瓜分站的特邀嘉宾是——阿拉贝拉•费格。我们荣幸地请到哈利•波特在麻瓜世界的邻居、爱喵达人费格太太为我们讲讲书中次次要人物。

阿拉贝拉,呃,我能叫你阿拉贝拉吗?你在我们麻瓜世界过得习惯吗……

我是说,你连给茶叶包变形都不会……

是是是,您的爱喵踢踢、雪儿、爪子先生和毛毛都很可爱,就是发网挺丑的……

不不不,直播间里不能带猫进来,电线很贵的,我们节目组经费紧张……

别别别,费格太太,别拿猫粮砸我,耳机和麦克风也不便宜……

这个,关于次次要人物,还是本麻瓜自己来讲吧,讲得不好,听众朋友们多多包涵……

广告:阿里•巴什尔魔毯,阿拉伯进口,纯手工编织,比扫帚更舒适的飞行工具~

本麻瓜读完哈利•波特系列书之后,发现一些极其次要、比次要人物还次要但又比路人甲要不那么次要一点的人物(简称“次次要人物”)也很有意思,而一些似乎是主要人物聊天时无意中提到的名字也是作者埋下的伏笔,有些甚至起到了重要的功能性作用;还有些人对主线情节毫无作用,但罗琳女士也不忘给其以交代。下面本麻瓜就给听众朋友们列举一些:

一、阿里•巴什尔(Ali Bashir):走私魔毯被捕。

这位阿里•巴什尔就是那个比纯粹的路人甲不那么次要一点的人物。《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魁地奇世界杯开始之前,老巴蒂•克劳奇和韦斯莱先生谈论工作时提到一个叫阿里•巴什尔的人想向英国出口飞毯。韦斯莱先生说地毯在禁用魔法物品登记簿上被定义为麻瓜手工艺品,是禁止运输的。圣诞舞会上,珀西和卢多•巴克曼交谈时提到阿里•巴什尔因为走私飞毯被逮捕。

二、威利•威德辛(Willy Widdershins):因制造捉弄麻瓜的厕所回污事件而被捕,后向魔法部提供哈利组织D.A.的证言而免于起诉。

韦斯莱先生带哈利去魔法部受审的时候,提到了有人已经制造了三起厕所回污事件;大家去圣芒戈医院看望被大蛇咬伤的韦斯莱先生时,他说起《预言家日报》报道了威利•威德辛因制造厕所回污事件被捕,被人发现时因咒语出错致厕所爆炸而昏迷不醒。但是最后免于定罪。哈利在猪头酒吧组建D.A.时注意到吧台有个人,“整个脑袋都裹在脏兮兮的灰色绷带里”。根据后文,这人显然是因为厕所爆炸受伤的威利•威德辛。乌姆里奇在指控哈利非法组建D.A.时的原话是:“我有威利•威德辛的证词。他身上确实缠了很多纱巾,但是他的听力完全没有受到损害”。因为这份证词,威利•威德辛被免除了制造的厕所污水回涌事件的起诉,麦格教授讽刺道“我们的司法系统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三、马法尔达•霍普柯克(Mafalda Hopkirk):魔法部禁止滥用魔法办公室的一名助理,三人组闯进魔法部的时候赫敏用复方汤剂冒充过她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三人组埋伏了一个灰发飘飘的小个子女巫,赫敏将其击昏,用复方汤剂变成她的模样混进了魔法部。根据罗恩在她的手提包里找到的卡片,她叫马法尔达•霍普柯克,是禁止滥用魔法司的一名助理。其实这个名字早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就出现过。哈利因为多比施了一个悬停咒语而被魔法部警告,而《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哈利为了赶走摄魂怪而使用了守护神咒又被魔法部通知受审,三封来信的来信的落款都是马法尔达•霍普柯克,魔法部,禁止滥用魔法办公室。三人组冒充她混进魔法部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反讽。

四、德克•克莱斯韦(Dirk Cresswell):斯拉格霍恩的得意门生,麻瓜出身的妖精联络处主任,通妖精语,从被押往阿兹卡班的路上逃脱后流亡,后被黑势力杀死。

《混血王子》中,邓布利多与哈利去斯拉格•霍恩的住处说服后者重新回到霍格沃兹任教时,斯拉格霍恩告诉哈利,除了哈利的母亲莉莉之外,麻瓜出身的魔法部妖精联络处主任德克•克莱斯韦也是他最喜欢的学生之一。三人组闯进魔法部时,有个大胡子男巫对哈利冒充的艾伯特•伦考恩说“德克•克莱斯韦,嗯?妖精联络处的?干得好,艾伯特……”这段似乎是闲聊的话在后面的情节得到了解释:亚瑟•韦斯莱指责伦考恩揭发麻瓜出身的德克•克莱斯韦伪造家谱导致后者被逮捕。三人组在流亡时,偷听到泰德•唐克斯、迪安•托马斯、德克•克莱斯韦和妖精拉环、戈努克等人说话,德克•克莱斯韦告诉泰德•唐克斯自己在被押往阿兹卡班的路上击昏了德力士,翻译了妖精的话,使得三人组得知古灵阁的格里芬多宝剑是伪造的。后来三人组从波特瞭望站的广播里得知德克•克莱斯韦、泰德•唐克斯和妖精戈努克被黑势力杀害了。

《火焰杯》中,暑假开学前,在魁地奇世界杯的露营地上,韦斯莱先生曾经给哈利和赫敏介绍一位叫卡斯伯特•莫克里奇为妖精联络处的主任;《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斯拉格霍恩在哈利上六年级开学之前告诉哈利德克•克莱斯韦是妖精联络处的主任,而斯拉格霍恩已经一年没和任何人联系了。因此可以推测,德克克莱斯韦当上妖精联络处主任应该是在魁地奇世界杯之后,哈利五年级开学之前这一年的时间里。

插一句题外话,魔法部的官方消息直到哈利等六人闯进魔法部之后才承认伏地魔回来了,时间大概是哈利五年级快结束的时候,这时候斯拉格•霍恩为了躲避伏地魔和食死徒已经东躲西藏近一年了。看来,他是在邓布利多向国际巫师联合会宣布伏地魔回来之后就立刻相信了邓布利多的话,并着手逃亡了。斯拉格•霍恩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还是很清醒的。

五、德力士(Dawlish):傲罗,曾分别按照福吉和斯克林杰的命令试图逮捕和跟踪邓布利多,被凤凰社施了混淆咒以散布哈利从德思礼家转移的错误日期,后被纳威的奶奶打倒,住进了圣芒戈医院。

德力士是姓氏,名字不详第一次出场是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虽然按邓布利多的说法他是个出色的傲罗,N.E.W.T考试都达到了优秀,但这是个很炮灰的情节性人物,很快他就被邓布利多打昏了。这也是德力士唯一一次露脸。后来都是在其他人的口述中出现的,并且总是被施咒或是打昏。《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他和唐克斯一起被派到魔法部加强霍格沃兹的守卫力量。但实际上秘密跟踪邓布利多。邓布利多告诉哈利,德力士被派来跟踪自己的行踪,自己很遗憾不得不再次给其施咒。《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斯内普告诉伏地魔,德力士被施了混淆咒,他关于哈利从德思礼家转移的日期是虚假的。穆迪在转移哈利时说,凤凰社给魔法部透露了关于转移日期的假情报。所以凤凰社应该是确实有人给德力士施了混淆咒。可能是金斯莱•沙克尔或者唐克斯,因为他们都是傲罗,工作上有接触的机会。三人组在流亡时,偷听到泰德•唐克斯、迪安托马斯、德克•克莱斯韦和妖精拉环、戈努克等人说话,德克•克莱斯韦告诉泰德•唐克斯自己在被押往阿兹卡班的路上击昏了德力士,德力士似乎被别人施了混淆咒,所以逃脱起来不太难。霍格沃兹决战前,纳威告诉三人组,德力士被派去捉捕纳威的祖母隆巴顿夫人以逼迫纳威就范,但不幸地又一次被打昏,住进了圣芒戈医院。作为一个傲罗,德力士的战斗力真是有点渣。

六、蒙顿格斯•弗莱奇(Mundungus Fletcher):蒙顿格斯其实是人不够本麻瓜用来凑数的,作为凤凰社成员,蒙顿格斯至少也算个次要人物,同时又是个小偷、强盗、胆小鬼和不靠谱分子,他的临阵脱逃直接导致了疯眼汉穆迪被伏地魔杀害,本麻瓜十分不喜欢他,所以把他给降级了。

按照原著的描写,蒙顿格斯•弗莱奇又矮又胖、胡子拉碴,穿着一件破烂外套。短短的罗圈腿,姜黄色又长又乱的头发和一双肿胀充血的眼睛,使得他看上去像一只短腿猎狗那样愁苦。他抽的烟斗有像袜子烧焦的刺鼻气味儿。凤凰社开会时他睡着了,哈利还以为那是一堆破布。

蒙顿格斯认识很多骗子和小偷,能探听到普通人不知道的情报,因此被邓布利多吸收入凤凰社。他对邓布利多是忠心耿耿的,还曾帮助邓布利多摆脱困境。但此人缺乏责任感,道德品行可以说是败坏。凤凰社的成员们对此都颇有微词,费格太太和韦斯莱夫人更是当面痛斥他,哈利也因为发现蒙顿格斯偷小天狼星的东西而愤怒不已。《混血王子》中蒙顿格斯在小天狼星死后偷窃布莱克家族的古董,后来因为扮成阴尸入室行窃被送进了阿兹卡班。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的结尾,邓布利多让小天狼星去通知几个老朋友——莱姆斯•卢平、阿拉贝拉•费格和蒙顿格斯•弗莱奇。在此之前蒙顿格斯就已经两次被提到了一次是《哈利波特与密室》中哈利第一次到陋居韦斯莱先生加班查抄非法物品回来后说道蒙顿格斯企图在他转身时对他施咒,一次是《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珀西说蒙顿格斯虚报损失向魔法部索赔帐篷。这两次的表现充分暗示了蒙顿格斯的不入流和不靠谱。

蒙顿格斯至少为凤凰社和哈利惹了三个大麻烦:

《凤凰社》中,蒙顿格斯擅离职守,抢购偷来的坩埚,导致哈利被乌姆里奇派去小惠金区的摄魂怪袭击,哈利不得不施了魔法被魔法部审理;《死亡圣器》中,在护送哈利离开女贞路时临阵脱逃,幻影移形,导致穆迪被伏地魔杀害;将雷古勒斯•布莱克用生命换来的魂器——挂坠盒偷出去卖,致使挂坠盒落入乌姆里奇手中。三人组不得不闯入魔法部取回挂坠盒。他也做了一些贡献:

在猪头酒吧里,因为被禁止入内,他伪装成一个厚厚的黑色纱巾一直垂到双脚的女巫,坐在阴暗的角落里监视哈利。在帮助清扫格里莫广场12号时,他把罗恩从一套试图将其勒死古怪的紫色长袍里救了出来。他还帮双胞胎搞来了用做速效逃课糖的毒触手种子,算间接贡献吧。

七、阿拉贝拉•费格(Arabella Figg):住在德思礼一家两条街外的邻居,德思礼一家三口出门时总是把哈利放在她的家里;哑炮,奉邓布利多之命十几年来一直暗中观察哈利。

然而在当麻瓜的那十一年里,哈利并不喜欢费格太太,他认为费格太太是个脾气古怪、养着很多猫的疯老婆子。德思礼一家三口出门时总是把哈利放在她的家里,不喜欢那个满屋子都是卷心菜味的地方,费格太太还非要他看她过去养过的几只猫咪的照片,他给哈利的巧克力蛋糕吃起来像已经放了很多年似的。几年后费格太太解释道自己不得不假装对哈利坏一点,因为如果德思礼家的人觉得哈利喜欢上她家去,他们就再也不会让他去了。

本节目原定但因故离开的嘉宾费格太太居然认识邓布利多?!这个包袱实在是埋得挺深的。本麻瓜把前四本书翻来翻去,实在是没找到一点端倪。唯二两处处有点勉强可以事后看出搭边的地方是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大伙去看魁地奇世界杯用的帐篷是韦斯莱先生的同事珀金斯的,哈利觉得房间里的布置风格和费格太太家一样,不般配的椅子上铺着钩针编织的帽子,空气里也有一股刺鼻的猫味,大概是一处隐晦的暗示,或者珀金斯和费格太太是旧相好?另一处是哈利即将满11岁的七月某天,德思礼一家又将哈利放在费格太太家。但她不像平时那么坏,她让哈利看电视,还给了他一小块巧克力蛋糕,虽然蛋糕吃起来像已经放了很多年似的。也许是费格太太知道哈利即将接到霍格沃兹的入学通知书,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解除了一些伪装吧。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的结尾,邓布利多让小天狼星去通知的阿拉贝拉•费格就是费格太太。但当时哈利显然没有心思听,听进去了估计他也难以将费格太太和邓布利多联系起来。

到《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费格太太在街上一碰到哈利,就要邀请他过去喝茶。不久哈利才发现费格太太确实和邓布利多有联系——她是个哑炮,是在邓布利多的授意之下暗中观察哈利的。她养的那些猫——踢踢、雪儿、爪子先生、毛毛会给她通风报信。他是哈利遭遇摄魂怪事件的重要证人,他证明了哈利是在遭遇摄魂该的紧急情况下使用了魔法,使得哈利得以被判无罪。从她的证词来看,罗琳女士似乎隐晦地暗示了能感觉到摄魂怪的存在,但作为哑炮确实看不见摄魂怪。可惜费格太太愤而……不是因故,因故离场,本麻瓜原本想采访一下费格太太到底能不能看见摄魂怪的。

八、塞蒂娜•沃贝克(Celestina Warbeck):著名女巫歌手,韦斯莱夫人的最爱,但芙蓉很讨厌。

塞蒂娜•沃贝克是韦斯莱夫人最喜欢的巫师歌手(但芙蓉德拉库尔不喜欢)。哈利第一次去陋居时,就听见收音机里传来她的节目,后来也多次出现韦斯莱太太听她的歌的场景(包括歌曲《一锅火热的爱》和《你用魔法钩走了我的心》)。17年后,丽塔•斯特基发表在《预言家日报》上的《魁地奇世界杯决赛 邓布利多军重聚》的报道中,塞蒂娜•沃贝克也被提到出现在看台上的诸多名人之一。

九、斯坦•桑帕克(Stan Shunpike):骑士公共汽车的售票员,魁地奇世界杯结束向媚娃吹牛,因为在酒馆里吹嘘食死徒的计划被误捕,疑似被施了夺魂咒参与围剿哈利。

斯坦•桑帕克在《阿兹卡班的囚徒》第三章“骑士公共汽车”中第一次出场,约莫十八九岁,也就是说骑士公共汽车的售票员很有可能是他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大大的扇风耳,脸上还有青春痘,有点小八卦和话唠。《火焰杯》的魁地奇比赛结束后在树林里对着媚娃吹嘘自己要成为魔法部长。那一年的圣诞节,哈利第二次在骑士公共汽车上见到斯坦时,斯坦“着迷地盯着哈利。斯坦显然不在乎一个人有多怪,只要他的名字能上报。”斯坦这种想出名爱炫耀的性格也是他后来的悲剧的根源。《混血王子》中,三人组在《预言家日报》上读到斯坦因为在酒馆里因为在酒馆里谈论食死徒的秘密加护之后被逮捕。对此三人组的评论是:“看样子他是想炫耀自己知道许多东西”(罗恩)、“真不明白他们(指魔法部)在搞什么名堂,竟然把斯坦的话当真”(哈利)、“大概是想让大家看到他们在做事吧”。连未成年巫师都能一针见血的事情,魔法部何尝不明白,“所有和他谈过话的人都认为他像这小蜜橘一样不可能是食死徒”(韦斯莱先生语)。就像赫敏和韦斯莱先生所说,魔法部只是“想让大家看到他们在做事”“上面想显得有进展,‘逮捕三人’听起来比‘误捕三人’后释放好听多了……”。

另外玛什夫人(Madam Marsh)和哈利也是有缘,哈利两次乘坐骑士公共汽车都遇到了这位似乎每次都晕车的乡下老太太。斯坦被误捕事件串起了《混血王子》中的一条暗线,邓布利多与魔法部的冲突,邓布利多为了斯坦之间向斯克林杰上诉,哈利本人也向魔法部长表示斯坦不过是替罪羊,自己也不想做魔法部的福神。斯坦最后一次出场,是被施了夺魂咒参与食死徒对哈利从女贞路转移的围攻,哈利认为自己“不能无缘无故把当我路的人咒死,那是伏地魔的做法”,从而对斯坦使用了缴械咒,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话说围剿哈利这种食死徒的顶级任务,居然让一个中了夺魂咒的缺心眼战五渣参与,本麻瓜怎么感觉是罗琳女士为了让哈利暴露身份开启接下来的剧情而强拉斯坦出境呢?

十、吉德罗•洛哈特(Gilderoy Lockhart):哈利们二年级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英俊的畅销书作家,但书里的英雄事迹都是别人做的,用罗恩坏掉的魔杖击中了自己,丧失记忆住进了圣芒戈医院长期病房。

虽然当过近一年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但用罗恩的话说,除了不要把康沃尔郡小精灵放出来,什么也教会他们。韦斯莱夫人和赫敏一样,崇拜吉德罗•洛哈特这位长相帅气、微笑迷人(但其实吹牛说大话)的巫师。《哈利波特与密室》中,韦斯莱夫人从《吉德罗洛哈特教你清除家庭害虫》中寻找怎么清楚花园里的地精。洛哈特本人在密室中企图用罗恩坏掉的魔杖给哈利和罗恩施遗忘咒,结果因为咒语向后击中了自己而失忆了。《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韦斯莱夫人还在用这本书,是要清除小天狼星那长久无人居住的家中的狐媚子。不久后的圣诞节,三人组和金妮在圣芒戈魔法医院五楼的永久性咒语伤害的常驻病房前遇到了洛哈特,从而使得他们见到了纳威及其祖母,得知纳威的父母被食死徒用钻心咒折磨疯的事。洛哈特有位热烈崇拜者叫做格拉迪丝•古吉翁。《哈利波特与密室》中,哈利被罚留校劳动给洛哈特的崇拜者写信封,第一个信封就是这位格拉迪丝女士;《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失忆的洛哈特还在念叨:“我仍然受到许多崇拜者的来信……格拉迪丝•古吉翁每周都写……我真搞不懂为什么……”

十一、爱洛伊丝•米德根(Eloise Midgen):关于青春痘和鼻子的姑娘

爱洛伊丝•米德根是一位《火焰杯》里在他人对话里出现的姑娘。就学年第一堂草药学课上斯普劳特教授和汉娜•艾博的对话来看,爱洛伊丝•米德根似乎用过激手段去除青春痘,结果咒语不成功,把鼻子弄掉了,不过庞弗雷夫人帮她安了回去。而圣诞节前,罗恩表示自己宁愿一个人去也不愿意邀请爱洛伊丝•米德根。赫敏表示该姑娘的的粉刺好多了,其实挺漂亮的,但罗恩嫌弃人家的鼻子有点歪,不知道是不是装回去的时候装歪了。这位姑娘最后一次被提到是在《混血王子》中,当时人心惶惶,爱洛伊丝退了学,被她的父亲接走了。

上半场的节目到这里就要告一段落了。广告之后我们继续。

广告:阿里•巴什尔魔毯,阿拉伯进口,纯手工编织,比扫帚更舒适的飞行工具~

微信公众号波特瞭望站(Potterwatch)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