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处处充满着矛盾和遗憾,品蟹也是如此

 ◆ ◆

图文丨蓝音久儿

日子每天都在过着,尽管心中有诗和远方,却仍旧躲不过生活的柴米油盐。

有着国际慢城之称的高淳,火热的大山村,每天也在快节奏的生活着,一排排农家乐、客栈,忙着接待一桌又一桌的客人。大部分的人,赚钱与休闲的慢生活之间,并不能那么琴瑟和谐。

生活处处充满着矛盾和遗憾,做蟹也是如此。

什么季节吃什么东西,这是古人的讲究,也是现代人最简单的养生方法。应时而食,符合万物生长、自然的规律。如大家熟知的冬吃萝卜夏吃姜。还有俗语清明螺蛳端午虾,重阳时节吃爬爬。这里的爬爬就是蟹的一种说法。生活在农村,对这种季节性的美食感受更为深刻,田野里的每个阶段生长的不同的蔬菜提醒着我季节的变换。

也会有一些朋友喜欢到我们乡下做客,问需要吃些啥,都说要一些时令蔬菜、生鲜即可。村庄最常见的特产也就是春茶秋蟹了,可是要对鲜货还要辨别雌性,别其月份,目前我所知道的也只有螃蟹了。民间谚语“九雌十雄”,说的就是农历九月要吃母蟹,十月要吃公蟹。为什么要如此区分呢?因为在九月,雌蟹抱卵,蟹黄饱满;十月雄蟹性腺发育最好,膏足鲜肥。近年来商家的宣传也都这样说:一年之中至少要品三次蟹,一是尝鲜,二是母蟹,三是公蟹。除了想让顾客多买两次螃蟹,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官方图:固城湖螃蟹品蟹时间推荐图)

上周,一位在2015年创业博览会上认识的罗友,来到我家,聊起农业,聊起螃蟹。我说农产品的季节性限制太大,螃蟹的节日需求和成熟期的不对等,品控、供应链等都是一直要完善解决的问题。一位入行十多年的前辈殷总这样说过:“大部分人入行十五年,用五年才熟悉了一只螃蟹,用十年才掌握如何判定精品,十五年后一回头,全世界都在卖螃蟹。”的确,这几年,朋友圈,各种线上卖蟹一年比一年多,几位养殖做蟹的朋友也经常在一起开玩笑,你看现在,卖蟹的人比买蟹的人还多。

似乎,谁都能卖蟹。动辄几百上千亩的基地在朋友圈也很常见。而我家,公婆养蟹十多年,一直还是那几十亩而已。就这几十亩就够我们烦心折腾了。村庄加起来的上千亩也并不是每家都能养的好。而我也正如前辈所言,我用5年才熟悉了一只螃蟹。

从一个苏北姑娘对蟹的一窍不通,到现在能够熟悉的回答顾客各种问题,根据需求和时间推荐、搭配,给代理培训,已经是第六年。

可是,我依旧有我难以解决的难处。螃蟹未到成熟期,送礼需要大蟹现货,我是发还是不发?原则,在顾客实际购物需求、金钱面前到底值不值得坚持?你能告诉我答案吗?现实是,我坚持了原则,顾客从别处购买依旧没有成熟的大闸蟹。快节奏的生活,实际的需求,谁会愿意静下心等待一只蟹的成熟,吃只是一方面,节日的送礼才是重点。

这是我做蟹遇到的矛盾和遗憾,品蟹又何尝不是如此?

关于品蟹时间的“九雌十雄”是历代古人总结的经验。各种古诗及名家著作都有着“大闸蟹”的身影。关于品蟹的佳期,李白说它“霜寒博带肥,王安石说”秋风忆把螯”,洪舜俞说“橙熟而蟹螯肥”,方岳说:“菊留秋色蟹螯肥”……在这几年接触螃蟹的实际经验里,秋风起,开始降温的时候,柿子红透枝头、花山上的橘子泛黄,菊花初绽,稻谷开始收割,才是品蟹的好时节。然而,雌性又有差别,母蟹先成熟,公蟹后成熟,很多顾客在一开始尝鲜的时候,我也只推荐小规格先成熟的母蟹。在十月中下旬才开始推荐大些母蟹,公蟹也才开始慢慢从小规格推荐的开始。想要碰到一起公母搭配好时机,的确很难。就像生活中很多的选择,很难两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想起同行朋友小马这样形容它们:吃蟹往往是很难两全,母蟹好的时候,公蟹欠一点,公蟹饱满的时候,母蟹往往黄硬了。所谓“我生君未生,我生君已老”,一年之中,琴瑟和鸣,比翼双飞,两全其美的时间并不多。按照古人的经验就应该是霜降。在霜降、重阳前后,基本上是公蟹与母蟹刚好合拍的时候,是吃蟹的最佳季节。如果错过,可能只能吃公蟹了,母蟹蟹黄一硬,就如同硬心肠的女人,你无法叫她回头。

把后期发硬的蟹黄形容为硬心肠的女人是否合适,暂且不说 ,但这段的品蟹时间的形容确很贴切。且不说蟹公母搭配、琴瑟和鸣的甚少,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两情相悦能比翼双飞,走过一生的的人也并不是很多吧。

所以,留给我们真正品蟹的时间并不多。整个蟹季也非常短暂,稍不留神就错过了蟹季,只能空留遗憾。

或许,正是这份短暂和遗憾,才让我们有所期待,有所念想。正是生活里无处不在的矛盾,才让我们有源源不断的才有解决问题的动力。

而我也不断的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家庭与事业之间寻找平衡点。

备注:文中诗词部分资料参考:钱苍水所著《说蟹》

接下来的图为重阳当日所拍,品蟹、赏菊。

分享两段段品蟹非常形象的描写:

把蒸好的蟹端上桌,大闸蟹色泽橙黄,肉鲜香甜美。翻开底盖,连着把蟹背也一同剥开,蟹背里金色的膏黄就展现在眼前,仔细地把膏黄剥下来,浇上醋,放进嘴里,细细地品味,慢慢地咀嚼,果然是“蟹肉上席百味淡”啊。

世上很少有一种食物让会人如此郑重其事地去细细品味,先折蟹脚,后开蟹斗,吮吸着膏黄,缓缓剥出蟹肉,再用姜醋轻拌,那悠远绵长的回味啊,仿佛一口吞下了整个金秋......

▲母蟹蟹黄饱满诱人

▲公蟹的膏开始粘牙了,膏足鲜肥,渐渐饱满肥硕

▲又是一只蟹

本期作者蓝音久儿,真名仝久宏。左手捉蟹,右手执笔,用心发现与记录生活之美。生于苏北,坐标苏南,辞职返乡,扎根农村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