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拖延症患者的自我安慰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两个多月前,我在ATM取钱后(又一次)忘记拿卡,一周后钱花完了才发现。于是我拖了几周才去补办银行卡,直到今天在上海要坐地铁,看着一分钱现金都没有的钱包,才想起我的卡还静静地躺在银行等着我去取。

我在完全没有现金的情况下在杭州生存了快两个月,而且我相信如果不是要去上海,我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距离上次来上海评审交互已经过了一个多月,这段时间里,我的工作从淘宝换到了钉钉,地点从高大上的园区换到了艰苦的写字楼,travee的视觉也从一个色板延展到了三十多个页面,其中包括了修改了好几版的key screen和很多无法拿定主意的细节。

原计划三周搞定app端的主视觉,因为各种原因拖到了现在。曾有朋友说私人项目没有deadline和需求方,做起来舒心,但其实没有严格按排的计划表,反而容易陷入时间陷阱。

自己做PD虽然自由,却很容易放任完美主义和拖延症的泛滥,在各个方案里拿捏不定,一不小心时间过去了,设计却还是陷在各种细节里止步不前。

好友Casper及时给我提了很有用的建议:「如果你是在进步的话,那么每次看以前的设计都会有不满意的地方。这时候应该设定好deadline,尽快产出MVP,让用户用起来,有时间再去做优化。」

这也是设计师做PD时比较容易犯的错误,太拘泥设计细节,而忽略产品问题。

Travee是一个旅行记账app,我在这个项目里的劣势,是我平时既没有记账的习惯,也不是旅游达人。那么关键就要尽快找到天使用户进行共创,完善产品模型。也许随着产品模型的修改,之前纠结的那些细节问题已经不在了。

我计划在MVP完成后,邀请20名热爱旅游的目标用户作为我们前期的天使用户,和我们进行深入的产品共创。作为回报,这些用户可以免费升级到Pro账户,以及获得好玩的周边礼物。

时间的拖延,让一开始对产品的热情乐观慢慢变得客观冷静,开始静下来思考一些以前忽视了的问题。

也许这就是一个拖延症晚癌患者聊以慰藉的理由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