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

1.

初中升高中,以我那时的成绩,第一的学校我还在边缘徘徊,相比第二的学校我绰绰有余。我心里认定我进不了第一的学校,但是我心高气傲,不屑第二,加上我害怕自己发挥失常,我选择了我们直升我们本部的高中。我们学校,是一所私立中学,前些年师资生源都比较好,我们那一届参差不齐。有全市前几的,也有全市几千名的。我属于比上不足 比下有余。高中的学习氛围我一直都不喜欢,不仅是我不再是班里的尖子生,更是因为我讨厌学校老师势力的眼睛。教师子女拥有更多的关注,我们往往连人都不认识。渐渐的我开始觉得整个人都很颓废,不论我努力了多少我都不会被关注。我开始不喜欢学习,总觉得是一种负担,开始学会抄作业,不去努力思考解决一些问题。渐渐的,我以逃出班级后十名为目标。有一天,我发现自己早已是班级后十名时,我崩溃到我想要逃学,想要离开,离开我所厌恶的世界…后来,我拼了命的选择可以让我避免和原来同学竞争的文科,安逸的过了两年,这两年,我一直以逃避,不去涉及我的对手的生活,害怕她活的比我要精彩,如果真是那样,我宁愿没有她的讯息。就这样,我从一个次次重本以上的孩子却在高考名落孙山。我至今能意识到的错误就是我的懦弱。

2.

c女士是一个裁缝技师,虽是厂里零时工,但是工资未必会比现在二三线城市的白领工资低。后来由于常年累月下手臂劳损,她选择了在家疗养,当起了厨娘,帮厂里的员工烧烧饭。每天与她打交道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以及它们的价钱,她变的越来越无趣,以至于她曾经最喜欢的跳舞,她也懒得去跳。窝在家里,孩子上了大学,丈夫出门在外。她与朋友渐渐失去了联系。她的脸上多的是世俗,少了一份自由。曾经为了孩子,放弃组长的职位当了零时工。曾经为了家庭,开始不去逛一些商场,往往买些地摊货了事。她的人生,因为家庭,失去了她原有的自由。她说过,她喜欢岑凯伦的小说。当然,现在的她绝不会像年少时的她洒脱自由,她的一方天地因为长时间没有阳光的照射荒芜乏味……

3.

无论是我还是c,我们都有这个时代所赋予的短板,我们出生平凡,家境普通。我们曾经努力的东西,可以让我们跳出人生的局限,然而我们却因为自身的牵挂不得不屈服现实。当然,现实不是我们能够无视的,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勇敢,选择自由洒脱的人生,没有什么是输不起的。就算输了,我们本来也没多少东西,输了又何妨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