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为40元将上海迪士尼告上法院的大三学生,怕不是个傻子吧?

作者:西门君

来源:【西门君不吐槽】(id:ximenjun45)

“在强大的机构面前,人们往往只能服从。但是我不愿意,我要把他们拖上战场。我不一定能赢,但我会让他们害怕。让他们害怕有十几二十个像我这样的人站出来,让他们因为害怕而做出改变。”——《看见》

1.

如果你听说有个人为了40元和迪士尼打官司,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我猜,你一定会觉得这个人是“杠精”吧。

你别说,这两天还真的冒有这么一个“杠精”,她就是华东政法大学大三的学生小王。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小王一行人进乐园之前,被工作人员以“包内有零食不准带入园区”拦了下来,被迫在“寄存”和“当场吃完”两个选项中做出决定。

一问寄存费,小王傻眼了。

“一天竟需要花80元!?”

愤怒的小王现场拨打了消费者投诉热线,却被告知“‘禁止携带食物’是迪士尼乐园自身的规定,并不违法。”

回去之后,小王一行人越想越不甘心,共同做出了一个看似胡闹的决定——将上海迪士尼乐园告上法庭!

“购买门票时,平台并未提示有‘禁带食物’等相关规定。此外,美国的迪士尼乐园并没有禁止消费者携带食物进园,而在中国却明令禁止,这不是歧视是什么?”一番调查后,小王在社交网络上这样写道。

准备充分后,小王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请诉讼,并诉诸以下请求:

(1)要求上海迪士尼乐园撤销“禁止游客携带食品入园的格式”的条款。

(2)请求上海迪士尼乐园赔偿原告,包括原告在园区外购买却因不合理规则而被迫丢弃的食品的费用,共计 46.3 元。

关于法律的是是非非,西门君是外行,所以也不敢妄加评判。我唯一的评价是......小王同学怕不是个傻子吧?

没人质疑过迪士尼的这一规定,有也自认倒霉。她偏偏“没事找事”,傻不傻?

也的确有人不服,但是觉得以卵击石只是自找苦吃,遂纷纷决定放弃。可她偏偏不依不饶,傻不傻?

别人和大公司打官司,开口至少五位数,她却只索赔50元不到,连打车去法院的钱都不够。傻不傻?

但这一次,我想帮这位“傻子”说两句话。没什么理由。

非说理由的话,那就用村上春树的那句名言回答吧:“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一边。

2.

类似于小王这样的“杠精”,在国内其实并不多见,因为他们需要承担的风险实在是太多了。

一方面,打官司费时费力费钱,另一方面,他们还要忍受网上许多不友好的揣测。

比如在之前说的“迪士尼被大学生告了”的微博下面,就有人质疑:“这是赤裸裸的碰瓷啊!也不排除这是一场炒作。

这熟悉的语气,你是不是在其他的新闻也似曾相识?

苏大的小刘同学,因不满知网“充值最低限额50块”的规定,将知网告上法庭。

网友们纷纷挖苦道:“你嫌贵就别用啊!逼你用知网了吗?”

还有苏州地铁1号线有这样的规定:刷卡进站卡内余额,不得低于1号线全程总票价。低于这个数就会显示“余额不足无法进站。”

而苏州大学的吴同学就因此把苏州轨交公司告上法院,一分钱赔偿都不要。唯一的诉求就是修改这个条款。

从传统的眼光看,以上三位“杠精”的做法简直不可理喻。

别人都怕麻烦,不愿和强权纠缠,怎么到你这就不屈不挠呢?

所谓不合理的规定也就是让你多花上几十元的事,怎么你就那么“抠”呢?

明明知道网友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怎么你还坚持为了这帮人的利益而奋战呢?

3.

可就是这帮“杠精”,这帮“傻子”,这帮“鸡蛋”,撞开了那些高墙的缺口。

起诉苏州轨交公司的吴同学胜诉,迫使苏州轨交公司做出改变。承诺2019年12月31日前,对最低票价进站原则进行修改。

而状告知网的小刘同学,不仅成功拿回了退款,而且他的诉求也得到法院的支持。从今往后,知网最低充值额度至降至0.5元起。

面对大公司不合理的条条框框,我相信许多人也萌生过反抗的念头,但发现自己势单力薄后,大部分人便选择了放弃。

过了很久很久后,一部分不服的“刺头”站了出来,为了弱势群体的利益而摇旗呐喊着。

可讽刺的是,正是这帮“弱势群体”,出于奴性思维的惯性,竟反过来捂住“刺头”们的嘴巴。何其悲哀哉!

柴静在《看见》里写过这么一段话:“中国现在的状况是长期温水煮青蛙的一个结果。大家觉得农民的土地被侵占了与我何干?公司偷税漏税与我何干?别人的房屋被强行拆迁与我何干?可有一天,这些事情都会落在你的身上。”

你可以选择当一个漠不关心的看客,这是你的自由。但西门君窃以为,当有人为了弱势群体的利益而孤军奋战的时候,不该因此背上“傻子”的骂名!

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作者简介:西门君,《跑男》一二季现场导演,目前于浙大就读在职研究生。公 众 号【西门君不吐槽】,关注后留言“西门君”,毒鸡汤管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