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权女权总有一天会平等——《黑骏马》

“你是否知道,在蒙古,八十年代的爱情常是悲剧?”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次的推书是张承志先生写的《黑骏马》。

《黑骏马》的抒情主人公是白音宝力格,幼年丧母的白音宝力格在他八岁的时候,父亲把他送到伯勒根草原一位老额吉身边。老额吉的孙女索米娅和白音宝力格同龄。两个人在额吉身边度过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美好岁月。当他们懂得爱的时候,两个人同时产生了爱情。而这美好的爱情却夭折了。白音宝力格十七岁那年到旗里学习普医,他告别了额吉,告别了心爱的姑娘。当他怀着与索米娅结婚,让操劳一生的额吉安度晚年的美好愿望回来的时候,却发现索米娅被当地的一个恶鬼希拉强暴身怀有孕。纯洁的爱情,对未来的憧憬,片刻被击毁。白音宝力格激愤中离开伯勒根草原来到城市生活。九年后,他随畜牧厅规划处的专家调查仔畜问题重返草原。这时,额吉已经去世,索米娅也远嫁他乡。白音宝力格去看索米娅,索米娅在美好的爱情被摧毁后,毅然坚强地活着。她默默承受着生活的艰辛繁重。索米娅像额吉一样,像草原上所有的女人一样,“走完了那条蜿蜓在草丛里的小路,经历了她们都经历过的快乐、艰难、忍受和侮辱”,成为草原上一个成熟的女人。

嗨你好 我是肉松饼 尝试写文章的学生党。


一、作家及背景

张承志, 回族,祖籍山东,生于北京。1968 年到内蒙古东乌珠穆沁旗插队,在草原当了四年牧民。1972 年人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学习,1975年毕业到中国历史博物馆工作。之后发表中篇小说《北方的河》《黑骏马》《黄泥小屋》,长篇小说《金牧场》等。其中《黑骏马》、《北方的河》分别获得1981—1982和1983—1984年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从“红卫兵到"知青”的身份转变后,张承志开始融入草原生活。他骑着骏马在辽阔的大草原上放飞自我,享受草原赋予的自由与诗意。回北京后,重新融入城市生活并不容易,“知青”们彷徨、失落、无所适从,开始怀念草原的简单质朴。张承志无法忘记草原带给他的感动,开始在写作中抒写自己的真情。在这种背景下作者创作出中篇小说《黑骏马》。

选自电影《黑骏马》


二、评价

读完这本书,我总觉得这是一场爱情悲剧。它描述了草原上的种种,可给我冲击力最大的还是白音宝力格和索米娅的爱情。他们青梅竹马,快乐、自由的生活在蒙古的草原上,一起放羊,一起听奶奶讲故事,一起长大。奶奶最舍不得的就是这两个孩子,希望他们结婚,这两个人也喜欢对方,如果他们组成家庭,一定会很幸福的。可太多因素不能让原本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草原的拘束,恶棍希拉强暴了索米娅,白音宝力格又要再花三年的时间离开草原学习……

对草原和奶奶额吉,我们存在了太大的分歧。在那里,女权从来都没有得到保障,从小便是。只有男孩可以上学,女孩从出生起就成了生孩子的工具,后半生的任务也就只剩下了带孩子。不由得让我想起前阵子的电影《摔跤吧爸爸》,电影中女人的命运也如此这般。让人觉得欣慰的便是如今的中国已经改善了很多。最后索米娅对白音宝力格说,如果生了孩子,让她帮他抚养,从那时起,她就是额吉,继续着草原上的传统和观念。让人觉得惋惜,遗憾,又愤恨。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对白音宝力格,他简直不像从草原长大的孩子,自小就带着一种城镇的气质。对待爱情,他有自己的想法。他一直在捍卫自己内心中最忠贞的爱情,他拒绝草原上太多的恶俗和丑恶。得知索米娅被希拉强奸并怀孕了,白音宝力格愤怒地跑回家找出父亲给他的蒙古刀,要去杀了他。可是奶奶却用充满奇怪的口吻说:“怎么,孩子,难道为了这件事也值得去杀人吗?”奶奶认为,草原上的女人世世代代都如此,知道索米娅能生养是件好事。她们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而自以为是文明人的主人公,包括我们,都很难接受,那些罪恶种下的果实,把本不属于那个孩子的罪恶强加于他的头上。

于是,过去都无需感慨,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世上的男女都会有着平等的权利,所有女孩都可以上学,都可以选择是否生育,都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