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老姐

当我听到姐姐生下宝宝的时候,心里为之一振,顿时五味杂陈。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那些年都还是孩子的我们;那些在一起简单而快乐的时光,已经随着岁月的流转,渐行渐远……

我姐是我大姑的女儿,从大学毕业出来工作已经两年了。姐上高中的时候我是个戴着红领巾,唱着“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小学生。那时候我和爷爷奶奶住在老家,姐只有节假日和寒暑假才能回来,所以我总是期盼假期快点到来,每次她回来我都感到尤为重要和珍惜。她回来总会告诉我一些外面新奇又陌生的事物,鼓励我长大了一定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暑假是我最得意的时候。门前的坝上有一棵枳树,我们姐弟俩一起做了个秋千,挂在树上够我们玩很久。阳光穿过正被风吹得摇晃不定的枝叶间的罅隙里,在地上形成了无数个光斑,若隐若现,变化陆离。玩累了就回屋里看电视,那时《新白娘子传奇》,以及《还珠格格》,《情深深雨蒙蒙》在各地方卫视重复播放。琼瑶剧曾经风靡一时,也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

    离家较远的地方有一家小卖部,嘴馋的时候就会大老远的跑去买点小零食,虽不多,但我们姐弟俩吃得津津有味,好像永远都吃不够。

    门前有一株奶奶种的茉莉花格外芳香,一次姐姐站在茉莉花旁教我唱歌――“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香又白人人夸”,伴随着我们歌声的,还有那此起彼伏的知了声。

    捉知了是很有趣的一件事,跌跌撞撞,身体时快时慢,看准时机,果断出手。姐姐会用奶奶缝织鞋垫的线,捆扎着我好不容易捉来的知了的一个脚节,线的另一段在自己手里,任由它怎么飞。可知了偶尔会被那身手敏捷的老猫给吃掉。

    ……

    无论暑假如何快乐无虑,终究要结束。姐姐开始收拾她的行李,我站在一旁看着她,竟说不出一句话。姐离开当天,我极力的掩饰自己的难过和不舍,那句“你再多待几天,我不舍得让你走”还是没能说出口。最后她离开的时候我找到我能去的最高的地方,望着她逐渐缩小的身影,一直到消失在被山挡住再也看不到的时候,我才转过身,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寂静和无趣,昔日的点点滴滴渐次的浮现在眼前,我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太阳快要落山了!晚霞慢慢地拉长了我身后的影子,那茉莉花也已经凋谢了,我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姐姐教给我的那首歌――“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香又白人人夸”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这首歌几乎是每个人都耳熟能详的歌曲,对我而言,记忆已经悄悄地赋予了它更深的意义。在我看来,我的姐姐就是一个像茉莉花般的女子。

    如今姐姐已经为人娘为人妻,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现在的生活和曾经年少轻狂的你想要的一样吗?在你身边陪伴你一辈子的人,是你多年前理想中的他吗?这些年有几多后悔?又有几多欣慰?什么事你已经不复勇往?什么事你依旧在坚持?然后不知不觉你也就成了过来人。

  亲爱的姐姐,你的弟弟是个很感性的人,写下这篇文章献给你,感谢你走进了我的童年,并留下了深深的足迹,永远无法抹去。我未来的路还很漫长,可惜你不能永远在我身旁。

  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那些年都还是孩子的我们;那些在一起简单而快乐的时光,已经随着岁月的流转,渐行渐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