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里的除夕夜

病房里的除夕夜

“爸,你不用担心,好好养病!家里一切有我呢!”翠菊忍着眼中的泪这个除夕的夜晚守在病床前,窗外爆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刺耳,她赶忙把窗户关上,虽然说二月份的广州并不是很凉,白天透透气,晚上还是需要关上窗户,尤其还是在病房里。

没有了春节联欢晚会,也没有太多的人陪伴,本来想在广州新房里面过一个团圆年的翠菊,被眼前的情形搞得根本脑子一片空白,两天前刚把老爸接到广州的她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还记得那是刚吃过晚饭,老爸的右下腹突然剧烈疼痛,翠菊正在收拾碗筷,她以为是吃坏了肚子,她和华城不得不挂120进行了紧急的抢救,经过了近一天的检查,翠菊两口子忙的一刻都没闲,连水都没喝上,可是最终的诊断结果让翠菊如雷轰顶,是肝癌晚期。

“癌症,不可能啊?老爸身体一直很注重保养的啊!医生你再看看,是不是错了!”

“这大过年的,我怎么会跟你开玩笑,片子CT已经反映出来了,的确是癌症!”

“不可能啊,翠菊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老爸才近60岁,平时就是喜欢喝点酒,但是从不贪杯,怎么会得癌症!”

“老爷子需要马上做手术,现在只是暂时缓解了疼痛,不过你们想一想手术费的事情,如果要换肝的话,可能要提前筹钱!”

“医生,大概要多少?”

“先准备30万吧,有大病保险吗?有的话,可以先把医保卡压在这里!”

“我爸户口不在广州,我们家是东莞的,不知道医保卡能不能用?”

“急诊应该可以报一些!但是我不保证能够,你们赶紧准备钱吧!”

翠菊听到了医生的话,还没有从那个确诊结果中缓过神来,就发现自己面对了另一个难题。

“菊,别着急,我们慢慢想办法!”

“华城,怎么办?我们没有钱呐,刚刚买了广州的房子,欠了一屁股债不说,现在老爸身体又出了问题,你说生活怎么这么不公呢?”说着,翠菊就在华城怀里哭了起来。

“事情既然发生了,就要解决,生活给我们这个坎,我们怎么都要迈过去!别让老爸知道,癌症病人最重要的就是心情愉快!”

“可是,可是,我们去哪里找那一大笔钱呐?现在还正是过年的时候!”

“我问问我爸妈那边。”说完,华城就要掏出手机拨打电话,这时,翠菊赶紧夺过手机挂掉;

“不行,他们也刚退休,我们买房子他们已经倾尽所有,不要再提钱的事了。”

“今年本应该初一过去的,现在看来一时半会回不去了,这事也瞒不了呀!他们肯定会问的!”

“华城,我怎么觉得生活对我们太不公了!为什么偏偏在过年的时候,我们今年刚刚住进新房,刚把老爸接过来,就…”翠菊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别哭,想办法,弄钱,老人的病耽误不起。”华城翻着通讯录,他想这个时候只有努力找朋友了!

“25床的家属,手术费押金不够还差点,你们什么时候补上?”护士将手术单据塞到了翠菊的手里。

做为老人唯一的子女,翠菊和华城都知道作为独生子女的80后,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到来的如此之早!

会回想老爸在东莞这些年的这些日子,一辈子省吃俭用供她上大学,目的就是希望女儿早日成家,可以在广州立足,而翠菊没有让他失望,从小十分懂事,喜欢小孩子的她,成为了一名幼师,同时经朋友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华城,华城人比较老实,比翠菊大两岁,家虽是农村的,但自己在外打拼做汽车修理生意,收入尚可,因为老爸的心愿是希望女儿早点嫁人,能有个健康的小外孙,所以两个年轻人相处差不多一年就订婚了,华城的父母对翠菊也比较满意,就帮小两口凑了首付,在广州郊区买了90平的婚房!

“章伟,你在广州吗?过年好过年好!”华城开始给朋友一个个达电话借钱。

大约一个小时过去了,华城打了五个朋友同学的电话,正值过年的时候,大家手头都等着钱用,里外没有借到太多,刚够两万块,他撂下电话,表情凝重。

“菊,我只借到两万,先垫着!我还有张信用卡,额度2万!拿去先把押金交了。”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我先去缴费!”翠菊抹了抹眼泪,哭红的眼睛有些发肿,她在自言自语:“能不能熬过去?”

手术后的老爷子腹部还如压着大石头一样沉重,他努力想让眼睛睁开,可是还是没有力气,恍惚间他好像听到了翠菊的声音。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老爷子知道,自己的身体这么多年表面上挺好,那也是他不想让他的女儿担心他,能够看到女儿最终定居在广州成了家,也是他这么多年的心愿完成,记得老伴儿在世的时候,就曾对他说过:“我特别希望自己将来能够住在广州。”谁知这么多年的心愿,在女儿的身上完成,可是多年的劳累,已经让他的身体产生了不适,但为了生计和女儿的学费,连打个几份工,不过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一切都在慢慢变好,只是他现在却躺在了这里,想到这里他有些感叹,而且还是在过年的时候。

“华城,老爸撑不过去怎么办,怎么办呀?”

“不要想太多,重要的是让老爸好好休息,好好照顾他。”

“菊儿,菊儿…”老爸的声音微弱,翠菊并没有听见,他努力睁开眼睛,可是浑身上下都像绑在树上一样,无法动弹,麻药的感觉刚刚褪去,腹部的疼痛使得他不得不呻吟着。

正在这时,翠菊抬起头,才看到了病床上的老爸。

“爸,你别动,刚刚手术完,一切问题不大。”

老爸看到了翠菊哭红的双眼,一下子明白了,其实他也是知道这些年一直忙着挣钱,马上就要快退休了,女儿也成家,但是自己的身体忘记了检查,虽然有的时候一直疼痛,但吃点止疼片就能扛则扛。

“菊儿,告诉爸,医生怎么说的?”

“医生没说什么,只是一般肝硬化,手术过后就好了。你不用担心,都很顺利。”

“不可能,别骗我,告诉我,是不是癌症?”老爸用微弱的语气盯着翠菊的眼睛。

“爸,你别乱想,怎么可能呢?”

“你们刚才的谈话我都听到了!”老爸咳嗽了几声,吐了痰,刚动过手术的他一脸的憔悴和疲惫,而这时的华城和翠菊也是身心俱疲。

“告诉爸,还有多长时间?”

“爸,你别乱猜,没有的事情,你好好养病,明天我给你带饺子吃,你别说太多的话,要注意休息。”

“女儿,别瞒着我,如果真是癌症,我知道要用钱!”

“爸,钱的事你不要担心,有我们呢!”语气里面有的只是勉强,翠菊能做到的就是不能在老爸面前展示出来。

“女儿,在家里卧室的书架《红岩》的书里面,有一份保单!”老爸微弱的声音显得十分沙哑。

“爸,你说什么?”

“有一份保单,是我二十年前买的,如果确诊是癌症,你要打上面的电话!”

“爸,你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先去看看在不在,我要睡会了!”“爸,我回去找找,你别说太多话,动手术要静养!这有华城陪您。”

第二天大年初一外面爆竹声声,熬了一宿的翠菊直奔汽车站,坐上了最早的一班大巴赶回了老家,直奔卧室,找到了老爸最爱的那本《红岩》。

二十年的保单的纸已经发黄,但是上面清晰地写着保额20万,包括各种癌症,同时跟保单放在一起的还有老妈的照片。

此时的她透过窗外,看到万家灯火中挂的红灯笼,和劈劈啪啪的鞭炮声长舒了一口气,心里只想到一句话:“爸,我爱您!您一定会熬过去的!”

(完)

一元写作训练营+凤凰涅槃再涅槃+每日500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