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桐花开(下)

肖远常常一个人徘徊在梧桐树下,他看梧桐树叶变黄,飘落,白雪覆盖,然后又变绿。他还是会追随沈盈的身影,这已经是一种习惯,深入骨髓。

当梧桐树叶变得稠密时,一个周末的下午,学校放风,可以出校活动半天。沈盈出现在肖远面前。

“肖远,陪我去校外的田野走一走吧。”

肖远跟着沈盈去了。沈盈不说话,顺着田埂一直走,肖远不远不近地随在后面。

“肖远,你看。”

肖远这才发现,眼前是两排高大的桐树,桐花绽放,如淡紫色烟霞,朦胧里点缀着洁白。

“肖远,你喜欢什么花?”

“女孩子才爱花,你喜欢什么花?”

“我以为我喜欢鲜艳的红玫瑰,喜欢那个送我红玫瑰的男孩子。可是,我慢慢了解到我喜欢桐花,喜欢的是站在桐花纷纷里发呆的男孩子……”

桐花纷纷里发呆的男孩子,肖远的耳边只剩下这句话,其余的,他什么都没听到。

肖远想起了那个涂着大红色指甲油,大红色口红,捧着一大束红玫瑰的女人。那是他的妈妈啊,在他四岁时,捧着红艳艳的玫瑰,笑靥如花走向婚车,头也不回,外婆牵着他的手,眼泪一滴滴落在肖远的头上,流进头发里,脖子里,冰凉冰凉。

肖远没有哭,他的眼里一片红,睁开眼是红,闭上眼是红。他开始远离红色。

他对春天里各种红色的花朵似乎过敏,只要看到就头晕。他抗拒所有的花。

而初三那年,桐花飘落,白衣笑脸的沈盈让他感到清爽宜人。

眼前的桐花依稀映出沈盈奔跑的影子。面对沈盈突如其来的话语,他不知道他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梦想成真时反而像假的一样。

肖远笨拙地牵沈盈的手:“沈盈,我喜欢你很久了,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我知道你喜欢我,初中时我就有感应到。现在我觉得我也喜欢你。可是我不能答应和你在一起,我怕又像和王鹏一起后,又发现不合适了。”

沈盈又说道:“我会等你,你也要等我。我们约定到明年桐花开时,你还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们就在一起,然后一辈子都不变。”

肖远一时欢喜一时发苦,喜得是沈盈也喜欢他,苦的是还要再等一年。

他愿意等,不就是一年吗?至少这一年,不会有其他人走进她的心里了。

肖远点点头说他答应这个约定。沈盈开心地和肖远拉勾……

转眼间,高二上半期过去了,肖远期待着下半期的到来,期待着四月的到来,桐花盛开。

然而,来不及告别,妈妈把肖远转到了外地一个寄宿高中上学。他转学突然,在原来的高中,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和联系方式。

陌生的环境,外婆不在身边,肖远沉默地接受着,夜深人静,他依然想沈盈,他记得他们的约定,只是他不知道要不要赴今年的桐花之约。

又是一年桐花开,肖远还是按约定来到了二高,得到的消息却是,沈盈不在这个学校了!她也转学了吗?

班主任告诉肖远:“沈盈的哥哥过年时被车撞死了,就在她家的村口大路上,沈盈妈妈受不住打击,精神有点失常,为了不睹物思人,她们搬家了,至于搬到哪里,我也不知道。”

肖远从学校出来,像掉了魂儿一样,茫然挪动着脚步。走着走着,居然到了去年他们散步时的桐树那里。

肖远仰头望着一簇簇的桐花,再看看天边的云朵,泪水模糊了双眼。

他不死心,去沈盈村里打听,没有得到具体的地址,村里也没人知道她搬哪里去了。

他的桐花,他爱的女孩,停留在了那年四月。

十几年过去了,每年的桐花开,肖远还是会忆起沈盈,他以为结婚了有孩子的他会渐渐遗忘。

但是,为什么一年又一年,沈盈的脸,沈盈的笑,沈盈踢飞的鞋子,桐花开时的约定,都历历在目呢?

每一年四月,肖远都会去二高田野里桐树下。

今年,因为疫情没有回去。站在阳台望那颗孤零零地桐树,和一树桐花,还是如烟似雾,若紫若白。

那时桐花开啊,有个女孩在吸桐花的甜味,有个女孩她没有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