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日记丨《 此刻最温柔 》

清晨,一个人做拜日,掌心在头顶合十时,没有给双臂任何设限,如藤曼完全失了控制,奋力攀岩高墙一角,无限向上;同时,尽量的让双肩有控制的下沉下来,两者形成分割的对抗力量,头心在天上,双肩在地上,心里有种天地辽阔的空间感。胸椎挺出来了一个大一点的弧,脖颈抻出一道优美的弧,影子映在粉墙一角,如海洋深处的波纹和浪花,静静的流动,全部是舒展。


这个时候,怎么看自己,都恰似眼里出西施的美丽。


沿着一个目标走,踩着呼吸的节奏运动,一个吸气和一个呼气就开始变得长长的。再次吸气时,胸腔里就开满了星星点点鲜艳的花,笑逐颜开着;吐气时眉心也看得见一团团不快乐的浊色气流像乌云轻轻的从肺脏里全部跑出来,它们翻腾着,在脑海里经过。闭合的眼睛眉心深处开始换成一种天然愉快的色彩,看着那股烟云逐渐渐变成淡淡的乳白或淡粉,成为清洁的颜色;那浊色的气流或浓或淡的从身体里排出来,飘入空气里,离自己的心脏胸腔越来越远。


于是,心,开始变得越来越温柔了,再也没有此刻更温柔的了,那是只有遇见旧情人才有的温柔。


走在垫子前端,垫子就像一艘巨大沉静的船,停泊在心湖的最深处;自己就是那个航海人,天天,月月,年年。


随着航海时间的加长,看得见体式越来越舒展,也越来越柔软,内心却坚定的像一座小山,脚下稳稳的扎了根,对肌肉有了控制力,身体就不再玩漂移,不会时不时的面临失控,和颤抖。前面的体式结束了,后面的体式跟上来,川流不息,一副天涯不相问的决绝气势,只让身体自觉流动着,没完没了的继续。



也看得见每一个体式的骨盆和髋关节都在正位的中心,任凭四肢如何要将它们拐带向四面八方,骨盆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定海神针一般屹立不变;也任由双腿从空中一次次跃起,腾空如浪花四溅,落地,核心稳定,脚下是轻盈。


静静的感受长久行动力带给自己巨大的欢乐,动作很慢,还算轻灵,不一会儿,身体就热起来,任由汗顺着脊背随时滑下来,目标完成。



练习阿斯汤加的人都知道,越是每一个看起来不费吹灰之力的体式,跳跃,和穿越,越是付出了巨大的辛苦和体能训练;每一个看起来完美的轻盈都需要耗费大量的体能,经过不仅仅只是身体训练,还有心灵训练;这需要的不是高超的技巧,是天长地久的笨拙和失败的练习,摸索;而且,每一个高阶体式都需要注意力的完全专注,只要是注意力一放松,就可能面临受伤和再一次失败。


在日常生活里,我也一次次问自己,“ 为什么要坚持?是什么力量带着一群阿斯汤加人不顾一切,勇往直前?”


后来,在一点一滴的进步里,似乎找到了一点答案。心里有明确的需要突破的目标,因为目标明确,又能够得到回馈,这样从一点一点的投入到全身心的投入和达到,使人忘我;这成功和忘我,由衷的令人快乐。



心理学家说过,如果一个人选择的目标微不足道,成功的乐趣也会近乎于零。倘若一个人活着的目标只是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电视,发现自己每一天都成功完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但是这样不能使人快乐;这个时候,连自然界,也会开始鄙视人类。相比之下,历尽千辛万苦才达到目的地的人生攀登者,才会为自己的成功而欣喜若狂。



这样的欢乐才更有意义,这样的人生也更有意义,这样的自我遇见才格外令人疼惜。都说,阿斯汤加是情人,可我,却从不这样认为。


自己,才是自己的那个旧情人吧?


阿斯汤加的练习,就是在人生的航海里,自己带着自己的独自出航。只一片瑜伽垫子,便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因为一份长久行动力的坚持,所以,也有了一份长久的温柔。


然而,柔情附丽于侠骨,于是每天同出一辙的重复,便犹如走访旧情人的天气,再也没有比此刻更温柔的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