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别”李敖:一路走好,无需多言

文|一凡


题目中的别字,之所以加了引号,是因为:

我与李敖,既在现实中非亲非故,又于别处几无交集。

所以,面对李先生的辞世,其实,根本用不着别。

当然,也无从别。那么,又为何要多此一举地“别”呢?

记得大约是刚上大学不久,我知道了此人。

但究竟是什么缘故得“识”,已完全记不清了。

现在能想起的,仅有两点印象。

一是在图书馆里看到过他的作品,也零星的借过几本杂文或者随笔集。

二是某个暑假在家里,给他写过一封没有寄出去,简短的信。

表达的,很可能是我彼时的思想困惑,毕竟那时我极度迷茫。

对了,还在凤凰卫视看过很少的几期《李敖有话说》。

其他的事,无非是从网上或别的地方知晓的一些琐碎信息。

没有真正拜读过他的书,更多的只是某些八卦性的逸闻趣事罢了。

故没有任何资格评论其人其事,包括他众多的头衔,众多的是非。

我之“别”李敖,实出于对一位,曾在我精神深处闪电般游离过的作家的怀念——他确实“影响”过我。

这位生前制造了无数话题的“自由战士”,此后肯定还会被许多人提起。

不过,我敢断言,仍旧是侃侃而笑谈者多,默默而读其书者少。

无论怎样,逝者如斯,但愿他在彼岸,一如既往地生龙活虎,狂傲,狂傲,狂傲。



推荐阅读:

有一种温暖,叫你的陪伴

六神磊磊:唐诗这样读,那才叫好玩

王小波:一想起你,我这张丑脸就泛起微笑

张杨导演:你和幸福之间,其实只差一样东西

瞿秋白:我用一生的经历告诉你,选择永远大于努力是真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