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见鬼,第十四章

  “你在想什么?”李越泽问欧若

  “没什么。”

  “这么深沉,不像你啊。你认识这个女人?”

  “算是吧。”

  “不过说起来,也跟他们没有关系,没有担什么责任,反而从中间赚了不少。”

  “不过相对的,过上了见不得光的生活,在这个大山里面,未免太凄凉了一点。”欧若忧伤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她是谁?你们怎么认识”

  “以前在学校门口卖小吃。”

  “就这样?”

  “不然呢?”

  “总感觉此处应该有故事。”

  “有一次,我没带钱,她送了我一杯。”

  “所以你是占过人家便宜了?”

  “嗯,不过那个男的并没有说完,整个故事。”

  “还有后续?”

  “我一开始就知道不是他做的,因为你知道,我变成鬼的状态了嘛,所以都看见了。”

  “那你跟白甘霖说的时候,”李越泽犹豫的看着欧若,感觉面前的这个人突然变得有些陌生

  “我是故意的,我要让真正的坏人得到惩罚。他们是重要的证人,哥哥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有他们的下落,所以案件没有进展。”

  “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撞我的那个人是李慕陈的哥哥,李慕陈是给这个男人钱的女人,她哥哥叫李子凯,李子凯风流成性,家里家大业大,所以做事全凭自己开心,不经过大脑,而李慕陈是一个极其精明的女人,自从她父亲突然死于心脏病,她就一个人打理家族企业。跟她做对的人几乎都没有好下场,不过她很注重血缘,所以那个白痴哥哥,才可以活到现在,不过,令我惊讶的是,她居然喜欢上我哥哥了,不知道这又是玩的哪一出。”

  “她,不久是你哥哥曾经经手的那个案子的受害人家属。”

  “知道得挺多。”

  “你说你哥哥有特殊能力,我稍微调查了一下。”

  “是,她跟我哥有些交情,不过受害者这个词跟她一点都不搭。”欧若顿了顿,接着说,“她在我哥面前,真的是温柔娴静,虽然是女强人,但是却不骄不躁,很谦虚的性格,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

  “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

  “你要给你哥哥找女朋友是假的吧?”

  “不是,但是我也不会放过那个女人,若不是她给她哥哥瞎出主意,我就不会错过最佳的治疗时间。只有白甘霖能够帮我。”

  “真够可怕的!”李越泽生气的看着欧若,“你骗她!”

  “我没有,我确实想要找一个人解开哥哥的心结,当我注意到李慕陈对我哥哥动心思,我就知道不能再让她继续猖狂了,你知道她为什么要打官司吗?”

  “为什么?”

  “因为未婚夫突然死亡,牵扯到的财产问题。”

  “你是说她杀人了?”

  “不是,她从来都不会亲自动手。只是暗示别人。总之就是一个很复杂的女人,我哥哥虽然表面冷漠,但是也说不好会被利用,只有白甘霖能帮我,如果让她继续下去,不知道哥哥会面对什么!”

  “你太小看杨简了。他肯定不是普通人,你不是说她的秘书,能看见你吗?戴璎那么厉害的人,为何甘心在你哥哥手底下,你没有想过吗?真是个傻姑娘,一天瞎操心。”

  “不是的,我出事以后,那个男的想要去自首,报告情况,但是李慕陈派人绑架了他的妻子,也就是现在床上躺着的人,当时他们还没有结婚,但是这个男的喜欢她,他们威胁他,要是执意要说出去就杀了她,他不相信,觉得这种事情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她们把这个女人丢到了河里,那可是冬天啊,后来勉强捡了一条命,但是落下一身病。他并不是一时就接受了钱,其实还不如那样呢,就不必像现在这样辛苦了。”欧若痛苦的回忆着

  “还有这样的事?”李越泽也惊讶到了,“还以为就古代的女人狠毒,没想到现在也是这样。”

  “可是,我也没有想到,问题这么复杂。”

  “怎么回事?”

  “白甘霖自己可能陷入了更深的深渊,我们救不了她,让他们相遇可能是拯救彼此的最好方法。”

  

  从这回去之后,杨简忙于收集各种证据加上处理日常的工作,白甘霖也正好到了期末考试的时期,两门专业课加上司法考试,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很累,两个人的交流反而变得更加少了

  终于忙碌之后,迎来了暑假

  白甘霖正在悠闲的吃早饭,杨简急匆匆的要出门,突然停下来:“你今天不去学校?”

  “放假了。”白甘霖喝了一口牛奶,缓缓地回答

  “还是学生好,还有假期,不跟你说了,我先走了。”杨简已经完全习惯了白甘霖存在,甚至都想不起来以前白甘霖不在的时候,自己是怎么生活的

  “对了,我有事跟你说,你晚上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呀。”

  “什么事?”

  “你回来再说吧,快走吧。拜拜!”白甘霖摆摆手,悠悠的喝了一口牛奶

  杨简想说什么,又看了看手表,转头就走了

  白天白甘霖过了一天咸鱼的生活,最近太忙了,好不容易可以好好休息,边看电视边画符

  晚上八点,杨简就回来了

  “今天挺早的呀!”白甘霖开门说道

  “你不是有事说吗?”

  “嗯,我还好没吃饭,我们边吃边说吧,你也没吃对吧!”

  “你今天一天,都不做饭来吃吗?”

  “放假嘛,生活不规律很正常的。”

  “行吧。”

  

  “说吧。”

  “这不是放暑假了嘛。”

  “所以呢?你要回家吗?”

  “不是,但是也暂时不住在你那了,是不是很兴奋,终于可以清净一下了。”白甘霖吃了一口肉,俏皮的看着杨简

  “那你去哪里?”

  “就山上那寺庙,我去取取经,学习一下,省得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寺庙?你要出家?”杨简不经意的说着,吃了一口菜

  “怎么可能,就是里面有一个大师,我去请教一下,开学我就回来了。”

  “行吧。就这点事,你还要专门等我回来说?”杨简看着白甘霖,有一点无语

  “那不是,表现得更加重要,正式呀。”

  “你跟那边联系了吗?”

  “之前去过,算是吧。”

  “什么时候去?”

  “明天。”

  “那我送你过去吧。”

  白甘霖如愿的在寺庙里面住下了,每天吃斋念佛,一周下来,感觉已经半条命都没有了

  “白施主。”一个小僧在外面候着

  “在。怎么了。”

  “住持叫你过去。”

  “好,好好,”白甘霖边说边起身,来这里一周了,终于能见到人了,心里不免有些激动

  “坐。”住持轻轻地说

  白甘霖一语不发的,恭恭敬敬的坐到住持的旁边

  “我知道你的情况,但是我们这里帮不了你太多。”

  “可是,我爷爷跟我说你这里可以救我。”

  “你们白家世代捉鬼,在这个层面上,我是没有办法给你更多的帮助了,你所接触到的术式,符咒足以保命。”

  “可是现在我感觉那些不够呀!”

  “不要急,你虽然知道那些东西的存在,但是还没有到达熟练的程度,接下来你就潜心学习,多加利用,你的能力还可以更上一个层次。”

  “所以,您今天叫我过来就是这个事情?”白甘霖疑惑的看着住持

  “还有一事,”住持顿了顿,用手指了指旁边的供台,一个观音雕像,白甘霖更加疑惑了

  “这是?”

  “过去看看。”

  白甘霖起身,缓缓的走到观音像的前面,仔细的打量了一圈,没什么特别的,正当她正准备询问的时候,看见头上一支银钗突然反了一下光,这尊雕像是黄铜塑的,银钗未免太奇怪了

  “拿下来吧。”

  白甘霖踩着凳子,“这样是不是对菩萨不太尊重?”

  “只不过是暂时保存在那里而已,再说对于神灵的尊敬是要发自内心的。”住持淡淡的说着

  白甘霖拿下来,“这是什么?”

  “破魂剑,可以斩杀灵魂。”

  “这是剑?”白甘霖不相信的看了看,发现确实是缩小的剑,不过因为精致的镂空剑鞘,和雕刻剑柄,让人一眼没有看出来

  “你到用时,便知道了。”住持说着,闭上了眼睛,敲击着木鱼

  白甘霖看了,知道住持已经说完了,“那我走了。”白甘霖说完鞠躬,然后退出去了,这过程住持没有再说一句话,当然,之后白甘霖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在寺庙里的生活清净而无聊,这一日正在帮着折纸钱,一个熟悉的身影

  “殷迪?”白甘霖试探的叫了一声,他转过头来

  “是你没错呀。”白甘霖边说边走出来,看了看他身边的女人,“女朋友啊?”

  “你怎么在这儿?”殷迪问着

  “一些原因。对了,我现在在渝城大学读书。”

  “你来这边上大学了?怎么都不联系我?”殷迪还处在兴奋的状态

  “那不是不想麻烦你嘛。”

  “说什么呢,我们俩这么多年交情了,”殷迪只顾着说话,突然想起了身边的女朋友,“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小杨。”

  “嫂子好!”

  “这是我家乡一起长大的妹妹。”

  白甘霖笑笑,又换女朋友了啊

  “对了对了,我请你去吃饭吧。”殷迪说着,“好久不见了。”

  “殷迪,我们是来参拜的,还没开始呢。”小杨不高兴的说着,看来她也知道他的情况,怕他到处沾花惹草

  白甘霖对殷迪可没什么意思,顶多就是邻居之间的感情,不过出门在外,总是免不了老乡见老乡的那种感动

  “我又没说现在吃,完了再去吧。”殷迪生气的说着

  白甘霖尴尬的笑笑,还是一如既往的是这个样子啊,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会有女朋友

  “我就不去了,最近在吃斋。”

  “你要当尼姑?”

  “不是,总之有些原因。”

  “那行吧,你什么时候不吃素了,再联系我吧,”说着掏出手机,“你的电话是多少,我给你打一个,你存一下我的号码。”

  白甘霖说了号码,殷迪才离开

  走的时候听见女友说着:“又是妹妹?你到底有多少妹妹?”

  “这个是真的,虽然我从小就挺喜欢她的,但是没有男女之情。”

  “她那么好看,你会不动心思?殷迪,我太了解你了。”

  “动了也没用啊。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去参拜吧。”殷迪说着,一把搂住了小杨,嬉皮笑脸的走着

  白甘霖无语的摇摇头,怎么那么老实的叔婶生出这么不老实的家伙

  一天又一天平淡的过着,一晃一个月就过去了,在这里也确实是无聊

  白甘霖想了想,跟寺庙的师父说了,打算明日就离开了

  这一夜,很安静的睡下了,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

  “好久不见了,雪儿!”一个仙风道骨,英俊潇洒的男子温柔的说道,那一双眼眸像及了秋日的湖水,平静又深幽

  “雪儿?”白甘霖愣了愣,“你在叫我?”

  “对啊,这里除了你我二人,还有别人吗?”

  白甘霖看看后面,的却空无一人,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仿佛置身云端,“你是谁?这是哪里?你为什么叫我雪儿?”

  “慢慢来,别着急,一个一个的问,今夜还很长。”这人语气温柔的说着,仿佛是长者看着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孩

他接着说:“在你我相识之时,我是天界太子,现在已是天帝了。”

  “这梦可做得真够浮夸的,居然天帝都来找我,平时里没想这样的事,什么时候我也这么中二了。”白甘霖自言自语的说着,自我意识非常清楚,她明白的知道自己在做梦

  “这虽然是你的梦境,但不完全是做梦。”

  “算了,不管了,你找我什么?”

  “你知道我愿意倾尽天下来救你,可是当时却没能救下你,让你经历这么多痛苦,对不起。现在不同了,以前的规则和制度,我要为你而改变,我知道你心里只喜欢他,那就让我守护你吧,我想要的只是你幸福。”

  “啊!?”

  “现在不懂没有关系,你总会想起来的,也总会明白的,你不属于凡世界,你也不应该被区区妖怪欺负。”

  “都是些什么?”

  “看来经历了这么多世的轮回,你跟以前有些不同了。”

  “什么不同?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虽是不同了,但依旧是我喜欢的样子。”

  “不是,你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什么?”白甘霖有些生气了,不过这张脸让人讨厌不起来,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莫名的熟悉感

  “我不能说得太多,我只想告诉你,你从来不是一个人,我一定会保护你。”然后消失了踪影,白甘霖在一片雾气里寻找,最终什么都看不见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天,白甘霖起床发现杨简居然没有去事务所,略有惊奇的问着,“今天不用工作?” “最近这几天没有接大案子,而且丹尼...
    霁小夏阅读 237评论 0 1
  • 白甘霖一下子惊醒过来,发现天空已经蒙蒙亮,太阳光穿透雾气呈现出完美的丁达尔效应,山林笼罩在淡淡的金光里 白甘霖打开...
    霁小夏阅读 108评论 0 2
  • “谢谢你送我回来。”白甘霖下了车 “没关系,那下次见!”陈怡温柔的挥挥手 白甘霖走到门口,正准备敲门,欧若和李越泽...
    霁小夏阅读 80评论 0 2
  • 记得小时候外婆家隔壁的一位老爷爷,每回年节我们一群小辈聚集到外婆家里热热闹闹的时候,那位老爷爷的家总是只有他孤身一...
    劉俗叔阅读 55评论 0 0
  • Api内部业务逻辑(稳定) 1.接口功能实现的完整度 2.内部逻辑 3.异常处理 单元测试(类)----开发 组件...
    longlong1阅读 34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