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天幕红尘》

        见路不走,是要见,见性,见智,着相,着礼,品鉴有别,亲密有度,这是个没有道法的红尘,而且有时还要你滚一下这是个没有方向的名利场,有时会绞一些你的肉。这就是你头上的天幕。


        最初接触这本书,我承认被它精致的封皮所吸引了,深褐色夹杂着些许灰色,类似树的纹路,看起来很有质感,拿到手就让人有想读的欲望,封皮上烫金的四个大字——“天幕红尘”。还未翻开书,我就在想,天幕是什么?是那些大家、学者经常提到的,且为此争论不休的天道吗?是指自然界所蕴藏的规律吗?这让我又想到充满了神秘,疑惑又难解的哲学。 

        恩格斯说,“全部哲学,特别是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那么从哲学基本问题开始思考起来,哲学可以划分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个派别。那么天道,到底是唯物的,还是唯心的呢?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它应该不是主观唯心。那么它是一种客观存在,还是绝对精神的产物?天道到底有没有意志?它等同于马克思主义说的自然规律吗?道家所信的道,和这个道是一个道吗?信有规律存在到底是唯物的还是唯心的?董仲舒所说的,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又该怎样理解?说是客观唯心,好像有那么点道理;说是形而上学唯物,好像也没错。 满脑子的疑问还没得到解答,我又注意到了“红尘”两个字,原意是指繁华的都市,后来又指纷扰的世俗生活,来源于过去的土路,车马过后扬起的尘土,借喻名利之路。这本书讲的会是名利和天道之间的抗争吗?

        带着疑问翻开了第一章,这章简单介绍了整个故事的缘起。1991年,投资苏联石油开采的中国商人罗家明因8.19事变动荡倾家荡产。权利经济的垮台,经济利益的重新洗牌,难以偿还的巨额债务,母亲,妻子和妹妹的生存,亲朋好友无法交待。这一切压垮了他的心理防线,促使他拿起别人送给他的二战时期的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自杀之前,他看了一眼挂在办公室墙上的书法横幅——“见路不走”。整个故事就是由这书法横幅展开,由“见路不走”这四个字引发的一连串多米诺骨牌效应。

问题1:这个书法横幅是谁送给罗家明的,他为什么送给罗家明四个字见路不走?见路不走到底是什么意思?罗家明倾家荡产,最本质的原因是什么?单单是他的投资所依附的权利经济垮台吗?背后会不会暗藏更深层次的原因?

        难以偿还的巨额债务,罗家明自杀后的烂摊子,把罗家明的妻子林雪红几乎逼至绝境,突然她想到了让丈夫疯魔的书法横幅——“见路不走”,紧接着传真给当红影星戴梦岩,又想方设法说服布兰迪,老九等债权人,于是有了柏林债权人会议。这场会议让原本可以置身事外的叶子农卷入了这无休止的名利场。

        先是他的劳务输出方案取得成功,让当红影星戴梦岩坠入情网,同时也让布兰迪,老九看到了他的价值。由此引发了戴梦岩和叶子农的爱恨纠葛,老九面王的生意从惨淡到红火,布兰迪所属迪拉诺公司总裁乔治和叶子农的对决。这场对决也间接导致了叶子农身亡的结局,也牵扯出了女二方迪对叶子农一见钟情而为此做出的改变。整篇文章大体上是以以上三个部分分别展开论述的。

问题2:劳务输出为什么取得成功?老九面王的生意又为何由惨淡重现辉煌?如此聪明的叶子农为何会以一种他本可以避免的方式死去?

问题思考

1.天有没有意志,天道是唯物的还是唯心的?

        是不是既可以认为它有意志,也可以认为它没有,立场不同观点不同罢了。这是个场的世界,有多少立场就有多少观点、主义。老子讲,“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这点我倒是有些认同的。每个人对它的理解都不一样,各自有各自的立场,如果道能说出来那就不是道了。当我们想论述出道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已经错了。道不受时间、空间限制,而语言恰恰是一种限制。天道的道,道教的道,马克思主义的客观规律,显然各自有各自的特点,但从这几者的总和中抽象出来一个共性,也就是它们共同具有的属性,那就是规律。不同价值体系的共性有着不同的外延,因不同用,做不同方向的延伸。

2.这个书法横幅是谁送给罗家明的,他为什么送给罗家明四个字见路不走?见路不走到底是什么意思?罗家明倾家荡产,最本质的原因是什么?单单是他的投资所依附的权利经济垮台吗?背后会不会暗藏更深层次的原因?

        ①叶子农送给罗家明见路不走是想提醒罗家明,甭琢磨什么高人,高招儿,是让他做老实人,办老实事儿的,是让他实事求是的。

        ②见路不走就是实事求是,不住一法,不拘经验教条。是见路非路,即见因果,跟见相非相,即见如来是一个道理,是实事求是的执行和具体,更具提示性,更容易理解和操作。所谓路,是成功者的经验,方法叫路。路管不管用,管用,它管模仿借鉴参照的用,但是它有漏,不究竟,因为成功者的经验是他那个条件的可能,你不可能完全复制他的条件,完全复制了,也就不是你的人生了。见路不走是提示我们,不要拘于经验,教条。要走因果,只有因果是究竟的,是无漏的。是人就会有出错,但至少有了这种意识,比起唯经验教条就少出点错。命运,除了不可抗拒的外力之外,剩下的不就是多出点错与少出点错的区别吗?见相非相,即见如来的意思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这跟兵者,诡道也,差不多,是让我们不要被浮华表象所迷惑,去透过现象看本质的。

        ③表面上是苏联政局突变,实际上是他事于道,一心要做高人,想高招儿,一心想和别人不一样,就难以实事求是,这就背离了条件的可能。见路不走不是让你跟别人一样的,也不是让你跟别人不一样的,它不以一样不一样为判断,它是让你立足自身的条件,以自身条件的可能判断。 罗家明的判断力是不足以判断苏联政局,他的资金能力也不足以支持他做那样的赌局,但是他放大了他愿意放大的,缩小了他愿意缩小的,栽跟头是必然的。

3.劳务输出为什么取得成功?老九面王的生意又为何由惨淡重现辉煌?如此聪明的叶子农为何会以一种他本可以避免的方式死去?

      (1)劳务输出是条件的可能,条件的可能是什么?就是实事求是,秘籍法宝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是要点石成金的。但要注意条件的可能,是可能,不是一定,总有想不到和不可控的。劳务输出能成功的原因基于以下几个方面。

        ①社会背景。中匈互免签证协议没失效缔约方公民可以持普通护照免办签证进入另一方境内。中匈互免签证早晚要废止还没废止。

        ②法律允许。1989年刑法没有对骗去出境证件定罪。规避法律风险就是正视法律,遵守法律。官商早晚要退出市场,现在还没退。护照早晚会像办身份证这样简单,现在还没简单。

        ③符合地方政府的利益和地方官员的政绩。耕地分配,就业压力减小。

  (2)在我看来,因为他在叶子农的影响下学会了思考,懂得了面条好不好吃的本质源于软硬度,薄厚宽窄,面的结构。只要满足了面条所要求的那些条件,不管是用机器还是人工 。都会出那个结果。所以他不再跟着经验,教条瞎跑,也不再跟着形式走,只看因果,本质,只按它的条件可能去做。他决定用机器代替人工,因为机器不受情绪影响,也不会因为薪水多少动手脚,也不会请假、跳槽、量还会比手工面更精确,更稳定。他开始检讨自己,不再追求奢华,高档,而看重产品需要,顾客需求,满足了条件的因,所以他取得了成功的果。所以不管我们学习,生活还是工作,乃至做生意,不必向左看,也无需往右看,只看你自身的条件,市场需求,顾客需求及社会背景。不以新旧论,没必要为了创新而创新,也不能照抄照搬,也不要怕跟别人不一样,只需考虑的是条件具备是否充分,目的是否能有效达到。有效与否才是唯一的取舍标准。降低成本,可以,但不能以缺斤少两为代价,不能降低产品的质量。这个我深有体会,记得我大一那年,食堂有家豆浆很好喝,但是它比别人家贵,别人卖一块它卖两块。但是好喝,她那人还是很多。后来有一天突然豆浆就特别稀了,一次两次的我和同学还是去那里买,等到第三次我同学真的受不了了,还去给人家提意见。大意是说你们家的豆浆越来越稀,这样会越来越少人买,你可以涨价质量还在,愿意喝的人肯定还会来买。但是这样把顾客当傻子的话客源肯定会减很多。反正最后那家并没有听我同学的,可能客源真的少了。但是学校嘛,那么挤,可能也不会缺人去。第二点我觉得使劲压榨员工的话,可能会导致反作用。我听说这么一家老板,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他是经营销售某产品的,他很反对员工加班,对员工也没有任务要求,比如你今天必须卖出去多少多少产品之类。他每天早上送完孩子上学还会去店里帮员工打扫打扫卫生之类的,反正就很和蔼。反正给我的印象就是这老板脑子有问题吧?boss们不都是追求利益max的吗?他这怎么回事。但后来听说这家企业,他的员工积极性都特别高,也特别愿意为老板多干事儿。即便他从来不要求加班,员工们却自愿加班,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或许这是提高员工积极性的另一种谋略吧。

    (3)马克思主义真理让他没得选择。也是他的价值观让他必须这么选择。如果认同马克思主义就得支付生命,他也愿意。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完全一样,他对待这个事情的态度就是如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