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崎步Live评测No.2】Arena Tour 2015~Cirque de Minuit~

Top 2 :午夜马戏团

如果这一年巡演诞生于2010年左右,恐怕绝对无法在这一排名中占据前三名的位置。

没错,之所以赋予这场巡演这么高的地位,唯一原因就在于:这是滨崎步女士最后一场不输于全盛期规格的巡演。在此之后,巡演规模、场馆大小和预算便开始不断缩水,我们在有生之年恐怕再也无法目睹滨崎步女士呈现出2005到2015年这十年间水平的演唱会。

就演唱会本身来看,得益于跨年演唱会的打磨,本轮巡演最大的亮点可谓是:传承了其演唱会全盛期开山始祖MY STORY巡演的衣钵,将一直以来作为步式演唱会精髓的“梦幻氛围”打造到了极致。

作为初次引入了马戏团主题的10年摇滚马戏团巡演的加量升级版,午夜马戏团在主题整合上则要克制与统一的多。大概是由于前几年的大杂烩模式演唱会都得到了观众极大的肯定,在10年的摇滚马戏团中,滨崎步女士及其团队对于概念的运用还略显生疏。真正与马戏团能够扯上关系的,也只有贯穿全场的小丑、杂技表演,以及出现在「Lady Dynamite」屏幕影像中的巨型小丑。即使以“摇滚马戏团”中的“摇滚”二字来定义这场演唱会也显得不够贴切:除了摇滚部分以外,还夹杂了大量和风、王道抒情、异域、“堵”场等风格各异的诸多桥段。因此,尽管在舞台硬件技术上,摇滚马戏团已经比05年的MY STORY上了一整个Level,但在制作思路上却仍是老少皆宜的大杂烩风格。

午夜马戏团对于主题概念驾轻就熟的整合能力,不得不归功于酒店情歌巡演在这一方面的历练。尽管受制于预算因素,本场巡演并没能利用生动的屏幕影让我们像上次亲历Ayu Hotel一样全方位地了解Ayu Circus的里里外外。但至少在舞台机关和服装设计上,午夜马戏团巡演真正呈现了一场完完全全围绕着“马戏”主题的豪华大秀:开场中的「Duty」部分利用适时加入的杂技道具和纷纷扰扰的演职人员,渲染出了一幅生动的马戏团开场景象;「Game」部分,女士再次亲自上阵表演杂技,精神实属可嘉;「Happy Ending」中的月亮道具,以及「immature」中的水晶大象,也都是会让大家直观地联想到马戏团的舞台道具;而结尾部分,所有人又重新换上了开场的服装,在首尾呼应的表演效果当中让人产生仿佛一切都只是发生在午夜的一场幻梦之感。

凭心而论,这场演唱会的桥段安排和服装设计四处散发着捉襟见肘的气息,无处不透露着“这是我们在有限的预算之下能够实现的最好效果”的暗号。不仅缺少制作精良的屏幕影像和大型舞台机关,在桥段安排上,一套服装唱三四首歌也是屡见不鲜。至于冷饭,则是依然在尽量不让大家产生反感的前提下炒了一小部分——「my name is WOMEN」的狐狸装,「Lady Dynamite」的偷衣服,「Forgiveness」和「Progress」的曲目组合(这个有点牵强,毕竟在巡演中已经弃用了跨年中所使用的曲谱架)。

正因如此,我才将本身质量甚至并不如Hotel Love Songs的午夜马戏团巡演放在了第二名的位置。原因无他,只是因为这已是步式演唱会正式式微之前最后的狂欢。

在红楼梦的前八十回当中,并不缺少一家老少欢欢喜喜团坐一桌的宴乐场面,但每当思之,最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个人认为只有两回:一是元春省亲一回,声势显赫的一大家子蒙圣恩得以团聚,大观园也即将正式成为了宝玉一行人挥洒青春的舞台,那是何等的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二是贾府于凸碧山庄中秋赏月一回,眼看着一大家子走的走、散的散,通天高楼摇摇欲坠,盛世光景行将落幕,贾母还是强打着精神陪着深夜中勉强凑齐的一桌子人说笑玩乐,仿佛还身处当年盛世光景之中。

在滨崎步女士的演唱会生涯中,也有着与之相对应的两场演唱会。一是05年的MY STORY巡演,凭借着巅峰期积攒下来的人气与资金余晖,在演唱会市场放手一搏正式奠定了步式演唱会的根基;二是十年后的午夜马戏团巡演,尽管明眼人处处能看出惨兮兮黄泉路将至之景,但却又不得不为其不甘于大幕落下的垂死挣扎之精神所折服。

眼看着日后滨崎步女士的身体条件、歌手事业与演唱会规模呈自由落体般断崖式滑坡,午夜马戏团这一巡演所暗含着的“开到荼蘼花事了”的讯息怎能不让旁观者为一代传说的陨落一大哭?故把这场正式宣告着一个时代结束的巡演放到第二名,以表达个人的缅怀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