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那些我想让你早点知道的事

《我的姐姐》上映后,微博有一个热帖,是一位女生,她的讲述和经历,被网友称是电影里姐姐的原型。

父母去世后,23岁的她将名下两套房产变卖,没有给2岁的弟弟一分钱并将其送养。

姐姐的做法,引起网络上各种讨论,褒贬不一,但恶评居多。

区别于《我的姐姐》的结局,剧中张子枫犹豫再三,没把弟弟送走,电影最后一幕是跟弟弟一起踢球。

结尾引人遐想,但怒打一星的观众依然义愤填膺,谴责姐姐的妥协。

发现了吗?两者的共同点是都被骂,但骂的点截然相反。

所以,这个社会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无论是妥协还是拒绝,想发泄情绪的人,丝毫不会考虑自己的言行。

这个世界千差万别,包罗万象,唯一没有的就是感同身受。

没经她人事,别劝她善良。

1.

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她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家里长辈普遍重男轻女。

上面有个姐姐,下面一个相差一岁的弟弟,因为是家中老二,位置十分尴尬。

童年的时候,基本没有原生家里的记忆,为躲计划生育,从小寄养在外婆家。

每次有人上门查访,东躲西藏,住过舅舅家,呆过小山洞,外婆家附近隐蔽的地方,她轻车熟路。

有点让人心疼,本该无忧无虑的时光,却每天为生存奔波。直到上中学,户口才落回亲生父母家。

她说最爱外婆身上的味道,喜欢田间蹦跳的蚂蚱,艳羡过小伙伴的新衣服,却从来没主动提及过父母。

父母在她童年时期的缺席,让她变的有些冷漠,甚至说过只要有安身之处,再也不回家的话。

爸妈看似无奈的抛弃,让她无法与原生家庭产生亲密关系,对自己的姐姐和弟弟,缺少交流,彼此只是流着相同血液的陌生人。

面对这样的她,你舍得劝她无私的去爱吗?从小没得到爱,自然不会爱别人。

爱是双向的奔赴,经历过苦难的一代父母,是时代的受害者,她们笨拙的表达爱。

把一日三餐,四季冷暖放在首位,忽视了给予每个孩子均衡的爱,造成了许多悲剧。

2.

电影《秋日奏鸣曲》中,刻画了一个不懂怎么爱女儿的钢琴家妈妈。在面对女儿的责难时,她说:

我不记得我的父母曾经碰过我,不管是爱抚还是惩罚。我对任何和爱相关的东西都很无知。温柔、接触、亲昵、温暖,只有通过音乐,我才得以抒发我的情感。

不是所有的父母在当了父母以后,就自然而然学会了爱,被给予过的人,才会懂得给予。

爱是能力,被爱是几率。

如果父母在自己的原生家庭没有得到过爱,那么这种因缺失而造成的创伤,会以家庭为单位,连续的传递下去。

这种传递不是说你的生活,会因此被限制和决定,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种传递是下意识的行为,会让爱与被爱都得不到满足。

是一种心里创伤。

逃离创伤最好的方式,就是自我治愈,你可以选择一条与家庭教育不一样的路,披荆斩棘,成为家族历史上的最强大的疗愈者。

就像朋友那样,虽然童年经历苦难,但她选择用爱回归原生家庭。

现在的她,跟家人关系亲密,有了自己的宝宝,因为懂得被忽视的感受,她把全部的爱倾注于家庭和孩子。

所以,她幸福美满,看遍人间烟火色,惊觉梦境是现实。

生命是场接力赛,终点不止有赢,更有情。

3.

电影中安然的姑妈,就是被时代裹挟的人,年轻时考上理想的大学,却被父母勒令退学。

把上学的机会让给弟弟,结了婚,全心照顾家庭,任劳任怨。从小被教育要让着弟弟的她,天然形成姐姐要为弟弟牺牲,女性要为男性牺牲的思想。

所以,她在安然爸妈离世后,理所当然的让姐姐安然养弟弟。

姑妈跟安然,两个年代背景下的姐姐,一个被同化成了重男轻女的延续者,一个想穿越生命的发展史,成为开创者。

由于安然坚定的态度,姑妈看到了曾经那个不断妥协的自己,放下了心中被刻画的执念,选择支持。

姐姐这个身份除了姐姐之外,还是自己本身,为了治愈原生家庭的伤害,姐姐必须不断奔跑,看到更大的世界。

然后,为了自己去爱自己。

人是独立的个体,家庭是个体的承载,亲人之间的牵绊,是主动的选择,不是道德的绑架。

没有人有义务为别人牺牲自己的人生,哪怕是父与子,姐和弟。

爱与被爱不一定成正比,也许被疼是一种运气,我们都是我自己。

让爱自己成为爱别人的前提,让爱不再是单纯的牺牲,把爱放在合适的位置。

你做的每一个选择都应该以爱为起点,充分自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