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感恩你们带我来到这个世界

我曾经读过一首小诗――《挑妈妈》

你问我出生前在做什么

  我答我在天上挑妈妈

  看见你了

  觉得你特别好

  想做你的儿子

  又觉得自己可能没那个运气

  没想到

  第二天一早

我已经在你肚子里

当我第一次读到这首诗歌的时候,正在跟着老师修行零极限,做和父母的功课。那时候老师说:其实是我们的灵魂先选择了我们的父母,而不是我们的父母选择了我们。就像和这首诗歌写的一样,我在天上,看啊看啊,觉得我的爸爸妈妈很合适,于是我成了他们的孩子。

当我第一次听说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无数的拒绝,无数的苦笑,我自己的眼光也太差了吧,选择了一个自己无数次都想逃离的地方。

我的爸爸妈妈无疑是非常爱我的,但是因为很多的原因让我很长一度都处于被原生家庭伤害的受害者角色里,无法挣脱。我也无法原谅,无法原谅曾经爸爸因为赌博而造成的家庭纷争,也无法原谅他不负责任的只顾自己开心,甚至一度怨念,假如这么喜欢自己逍遥自在,为什么又要选择组建家庭,而又辜负家庭,有太多的抱怨。

我也不曾感谢过妈妈带我来到这个世界,也排斥于她告诉我,假如不是因为你和弟弟,我们早就离婚了。从我可以有力量表达开始,我都告诉她,假如你希望离婚,我也很希望你能勇敢去离婚。

原生家庭就像是一个漩涡,我从漩涡里试图出来,而漩涡从不曾让我选择过。

后来,我慢慢会听到很多人说“理解”,因为曾经感受过的绝望,让我慢慢理解,我们从来不曾能理解他人,我也会刻意提醒自己,其实我们都不曾能理解他人的那个当下。

所以当别人真的说自己很痛苦的时候,希望聆听的那个人只需要听就好了,假如不知道做什么,也请不要轻易说“我可以理解你”,从没有人可以理解他人当下的那份痛苦,也不要试图教会他更好的办法,痛苦和绝望的人需要的绝对不是道理和办法。能做的那就是静静地聆听,看见他就好了。

和父母功课的功课是我做过的最难的功课,每一次当我走进家里的时候,能量无限下降,被回到固有的模式中的那份无力也曾让我想过放弃,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想,那我就不做好了,但是内心又非常的明白,这是我此生都需要去完成的功课,不论早晚。

当我每学习一段时间,再回家,慢慢的循环往复的五年里,发现被控制的力量越来越少。我也可以试图理解爸爸和妈妈他们的本身也是因为他们的原生家庭而长成如此。

我的爸爸妈妈也是第一次当爸爸妈妈,他们那时候才20岁出头,比此刻的我还要小很多。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教导一个孩子,如何去组建一个家庭,现在他们也是在越来越好的路上前行,而我也越来越好。

对于妈妈拥有的无可厚非的深深的爱,爱足以让我接纳很多的事物。而对于爸爸的怨恨到理解,来得非常非常的缓慢,直到昨日发生了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因为快到父亲节了,我想起来需要给爸爸准备一份礼物。

我一边在准备晚餐,炸着南瓜饼,一边听着岸见一郎的《老去的勇气》,里边讲了很多关于和父亲的场景。突然的一瞬间,我想起来自己的爸爸,我在心底说:爸爸,我原谅你了,从前过往不管你是否曾经在意,我都原谅你了。我接纳你就是我最好的爸爸,我感恩你和妈妈给我生命。

突然炸着南瓜饼的自己泪流满面,因为当初第一次做这个练习的时候,我连张口都无法张口。我也看见了自己在五年里的成长,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想要和爸爸和解,也是和自己和解。

每天看着窗外的风景,看着外面的世界,越来越能感知到生命的美好的时候,我都愿意感恩我的父母将我带到这个世界,我也愿意相信每一件事都是上天给我带来的礼物。

我此生,必定是带着很多的礼物和功课而来。而此生,我都愿意毫无遗憾的活着,只愿酣畅淋漓得度过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