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禁地》第02章

三斤叔的车子马力不足,无法胜任山路的行驶,俩人转用小林子改装的三菱皮卡。他们带上装备,朝着距离市区四十多公里的S镇出发。

半小时后,他们赶到S镇。

为节省时间,两人分头行动。三斤叔把装备抱回餐馆里,并收拾行装;小林子则驱车去超市,买一些山里用的必需品。

绿色皮卡停在马路边,小林子走进S镇最大的百家乐超市。

“你好,我是沈林。”他在超市货架旁挑东西的间隙,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

“噢,沈先生您好!您是要找萧经理吗?”电话的那头,是秘书小姐的甜美声音。

“是的,帮我转一下。”

“噢,很抱歉,沈先生。这边萧经理已出差,得后天才能回来。她的电话从上午开始便是关机状态,可能是不方便接听。您是找她有急事儿吗?需要我这边给您留言么?”

“哦……”小林子顿了下,正拿起一罐压缩饼干的手直接僵在半空中,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沈先生,您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帮忙吗?……沈先生?喂?沈先生?”

“暂时没有,谢谢。”小林子挂断了电话。

就在这时,随着超市外的一阵骚动,一名身穿蓝黑特警制服的苗条女子走进超市来。她无视围观的人群,却径直朝小林子所在的货架走来:“哟!我还以为是谁呐!原来是潇潇洒洒、来去无风的沈大少爷呀!本姑娘的约,推掉不说,竟连个电话都懒得打哼!”

那女子面容奇美,但神色里却透着股莫名的怒气。

“啊,”小林子抬头,迎着逼近的嗔怒面孔,“你怎么在这里?”

“什么我在这里!整个L市的范围内,我海兰要去哪儿就去哪儿!哪里是我不能踏足的地方哼?!”这家伙不但爽自己的约,见了面也没指名道姓,竟直接轻描淡写地来一句怎么在这里,就这样了事?!

海兰怒火中烧,她恨不能把眼前这家伙先暴打一顿,再揉搓一遍遍。在她心里,眼前人罪该万死,早应尸骨无存了。

“哦,你咋逛超市了?”

“你!”海兰顿然噎住,想要反驳,却感到处处堵得慌,“我逛超市咋了?!哪条国家规定,是我不能逛超市的?!”

一想到自己早上还主动打电话到他家里去邀约,海兰便一阵恼羞,暗骂自己真作死。但于场面上,她却不能输了势。

小林子没有过多纠结,很快便投入匆匆选购商品的状态之中。他很久没进山里头了,平时也就偶尔独自到普通的野外去露露营。但他深知,如果所带补给品不足,那个“王坑”所在的大山随时都能把他们给困住。

“那我就不陪你了哦。”小林子抱着一堆的瓶瓶罐罐,嘴里衔一块干面包,一边用脚踢着购物车走向收银台,一边扭头对跟在身后不远处“认真”选购商品的海兰说,“我这几天有些事儿,都不在城里。咱回头再聚哈。”

他说话的时候,正嚼着大块的干面包,声线并不清晰,但海兰却听得一清二楚。

什么叫“就不陪你了哦”?以为是我主动找的他吗?以为我很在乎他吗?还把自己看得那么高!什么叫“回头再聚哈”?他是在哄我?是在忽悠我?我就这般不受他待见?一想到这,海兰的肩膀就一抖一抖的。她气得两眼圆瞪,随手抓起一盒东西,大踏步走向收银台,气势汹汹。

海兰这怒气冲冲的架势,加上一身醒目的特警制服,直接把收银台的俩小妹吓呆了。毫不知情的小林子,正纳闷时,便顺着众人的目光回过头。下一秒,海兰已到跟前。她一个弯腰,对着他的购物车就是一通猛抓,快速抢过好些件东西,再揽着抱着,哼的一声,立马转身,顶着一众惊呆的目光,大摇大摆地向超市大门外走去。

在众人的惊愕里,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超市的保安大叔,他立马追出去:“诶,美女!美女!你还没结账呢!还没结账呢!”

反应过来的小林子,扬扬手,叫住保安大叔:“算我的!都算我的!她拿的都算我的,这里一块儿结账吧。”

带着一堆蛮抢过来的东西,撇下他收拾烂摊子,独自一人走出超市的海兰,顿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感觉,就像是出了一口深深的恶气。她站在超市外的人行道上,禁不住回头看里面忙乱的身影,一声哼嗔,活该!

她浑然一副眉飞色舞的模样,甚是嘚瑟。

“那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沈林’吧,小兰同志?”不知道什么时候,另一个娇俏的身影悄无声息地贴近了海兰。她从后面顺着海兰注视的方向看去,看到了超市里的小林子,于是轻轻地嘀咕:“和你画架上的那侧脸,挺像的呢……”

“哎呀!”海兰被自己肩膀上探出的头颅吓了一大跳,“小虹!你吓到我了!”

“你才吓到我呢!一姑娘家,杵在这人行道中央干嘛呢?!干嘛呢?!干嘛呢?!”小虹是海兰的同事,也是好朋友兼好闺蜜。此刻的她,一眼便看穿海兰的心思,于是上一秒还是一副质问模样,下一瞬便成了八卦脸:“到底在干嘛呢?干嘛呢?嘻嘻嘻……”

“没、没什么!我就逛逛超市,饿了买点儿吃的!”说着,她把怀里的瓶瓶罐罐递给她看,“你看,就买些小东西而已!没骗你吧?”

“你这买的什么鬼呀?”盯着海兰怀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小虹突然皱起眉头,“腊干牛肉?维生素?水果糖?巧克力?一次性内裤……男士专用?!”

哈?!

海兰的脸瞬间暴红,这才发现,自己此前从货架上胡乱抓的竟是盒男士专用的一次性内裤。她恼羞不已,立马扔掉那个盒子。小虹却捧腹大笑,让她的闺蜜好一番羞愧。最后,又怒又气的海兰,抬起脚,一把踹开那个盒子。跺跺脚后,她又跑过去拾起那盒子来,再猛力朝着马路边的皮卡尾箱一甩。啪的一声,无辜的盒子终究重重地撞在皮卡车的后背上。

“好了!好了!你干嘛呢?穿这制服在大马路上撒泼!”小虹不禁抱住意欲用脚踹皮卡车轮子的海兰,“这辆车招你惹你了吗?咱又不是交警!注意影响!注意形象!走走走!快点,陈局一会儿就到了!”她说着骂着,便把海兰推向停在对面马路的那辆警车。

“这是从S镇派出所刚拿的资料。”在标致警车的后座,一名戴眼镜的实习生给小虹与海兰分别递来一个文件袋,“另外,这里还有一份让人意外的档案,是关于海兰姐的男朋友的……”

“男朋友?!”海兰怒目圆瞪,扭头扫视实习生时,却又突然变得语气阴森,“小李,你最近是不是太有活头了?”

“哎呀,不是男朋友!对不起,不是男友!”小伙子猛拍自己的脑勺,“是……是,是相亲对象!对,就是那个对象!”

对象?!

“哎呀,呸!不是对象!是叫沈林的那家伙,和海兰姐您一起吃过饭、约过会的哩!”小李忙眨眼,嘻嘻一笑,“准确地说,就是那个人。”说着,他指向马路的对面。

只见,对面的小林子刚搬完购物车的东西。他甩甩手,一溜子窜进驾驶座,锁门,扣带,扭动钥匙,起火,挂挡,加油。隆,隆,隆,发动机就像一头睡醒的雄狮,发出的声音由低沉变得震耳。轮子转动,只一瞬,车子便消失在热闹的S镇大街之中。

海兰咬咬牙,一边大力撕扯手里腊干牛肉的包装塑,一边嘀咕:要是本姑娘是个交警……哼!没登记过的拼装车!超速!噪音扰民!随便一条,就有你好看的!哼!

她嘴角鼓动,正狠狠地啃此前的战利品。

在海兰盯着小林子驾车远去的身影愤愤不平时,小李把手中的档案袋递给她:“真看不出来,‘小林子’竟是如此赫赫有名的传说人物。啧啧,学生时代的他,太不可思议了!”

“小林子?”小虹狐疑地回过头来,“沈林还有外号的吗?”

小李扬着嘴角,紧盯海兰的表情。他知道,如果海兰姐看了那个人在S镇的档案,定会大吃一惊的。

接过小李递来的档案袋,海兰顿了顿,脑海里闪过她与小林子初相遇的那个夜晚。

那一夜,她独自一人在L市最大的夜场里喝闷酒,期间被俩流氓调戏。借着酒劲与职业练就的搏击技能,她狠狠地教训了那两人。不曾想,当她离开夜场的时候,在大马路上竟被二十多名社会青年围堵。就在她要被众人当街凌辱的时候,一个穿着反脚人字拖和褪色大桶裤加破洞灰衬衫的邋遢男子恰好路过,他只是慵懒地说了句:“大晚上的,当街欺负一小娘们,你们脑缺了吗?”

醉眼朦胧,她也不知道随后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几番激烈的械斗声之后,她算是脱险了。当她第二天醒来,妈妈才告诉她,昨晚背她回家的那个人叫沈林,浑身沾血,衣服破破烂烂的。她妈妈执意让他留下电话,这才让事后的她能找到他。

后来的海兰,借着工作之便,几番打听,总算摸清沈林的基本情况。为了报恩,或者说,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她竟误打误撞地,通过各种关系接触到沈林的妈妈,并假以相亲的名义,终于名正言顺地与沈林再见面。

但让她意外的是,重逢之后的沈林竟没认出她。因而,她得以全心全意地扮演一名相亲者与他进行正面的接触、交流。所以,起初的时候,当闺蜜小虹看到海兰相亲对象的照片时,惊讶不已:这人无论是动作、表情,还是衣着、样貌,完完全全就是工地上三餐不饱的搬砖屌丝呀!怎么就与咱L市最美警花相起亲来了?这媒人是不是眼睛长屁眼儿上的?难道这厮家境雄厚,很有钱很有权势?要真如此,以咱家小兰的个性就更避之唯恐不及了!可怜了咱局里那一大票的单身男青年咯!

沈林在L市里的档案,海兰一清二楚。但沈林的出生地在S镇,市里的档案只是关于他读大学后的资料。而属于他中小学时代的记录资料,她却从没看到过。如果真有这方面的资料的话,也就只能在S镇里存在了。

下一章

目录

上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小虹,海兰呢?”邓队长与小李快步走出三里屯的村寨大门,直奔科帕奇警车。 “海兰先回去了,坐沈林的车……”小虹远远...
    寻舟的那些事儿阅读 61评论 0 3
  • 小林子把压缩干粮塞进一个简易防水袋里,动作不太麻利,但有条不紊。 “你到底要干什么?”站在一旁的常月,看着他把部队...
    寻舟的那些事儿阅读 36评论 0 0
  • 【同读一本书】2016-7-27-125:《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 正文:怎样选择谈话的时机,此一时、彼一时...
    楼小楼_elf阅读 38评论 0 1
  • 听到指甲划动吉他琴弦, 思绪泛上心尖 指间香烟已经燃尽 橱窗里蜡烛在坚强的颤抖 满街的霓虹在闪 留不住我仓促的步伐...
    惆怅君阅读 26评论 0 2
  • 1,上午开完会,情绪又一下子跌落。极其低落,低落,低落。 本来说好的工作规划,一下子又变成了泡影。我来到了我几乎最...
    Woody是多么的寂寞阅读 31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