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国史话·第二辑(310)赤狄诸部的覆灭

转变策略


面对楚国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晋国也不愿就此善罢甘休,仍在为维护自己的霸主地位做着不懈的努力。但是这些努力都已经无济于事,所谓墙倒众人推,早先晋国的霸业虽然不断衰落,但中原诸侯多少还是有些忌惮,不敢公然与之叫板。可是邲之战的失败,然晋国在诸侯面前的威信彻底丧失,诸侯都纷纷摆脱了晋国的约束,使得晋国霸业难以维系。

邲之战后的秋冬之际,晋国派了先毂与宋、卫、曹在清丘会盟。宋国为了力挺晋国,出兵讨伐倒向楚国的陈国,可卫国却背弃盟约,救援陈国。晋国因此派人责问卫国,使者在卫国逗留不去,扬言如果卫国不认罪,就要派军讨伐。鉴于晋国的口头威胁,孔达只好自裁以冰释晋人的怒火,但这实际上已经表明卫国有了叛离之心。

晋国缺乏诸侯支持,在对外用兵上也渐渐开始力不从心,景公五年时,晋国曾出兵伐郑,但也只是在郑国郊外举行了阅兵示威活动之后就径自撤军了。这一年楚国伐宋,晋国不敢出兵相救,导致宋国不得已与楚国结盟。一直依附晋国的鲁国也派了公孙归父,到宋国去会见楚庄王。至于齐国,更是趁着晋国兵败,出兵讨伐依附于晋国的莒国。

晋国的霸业一时间崩塌,使得晋国不得不忍辱负重,改变对外政策,转而开始清理自己的后花园。在春秋前中期,中原诸侯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来自戎狄的威胁。自周平王东迁以后,中原诸侯互相征伐,使得戎狄为祸中原近百年的时间,最兴盛时,竟然曾经灭掉了当时的中原大国卫国,并迫使邢国迁都,齐国郑国都不敢与之直接接触。齐桓公为了称霸,打起了尊王攘夷的大旗,中原各国才团结起来,一致对狄,活跃于东方的戎狄才渐渐消止。

西方的戎狄主要威胁的是秦晋两国的安全,随着秦晋两国的发展和扩张,戎狄的活动空间也渐渐缩小。到晋惠公秦穆公时期,在秦晋两国软硬兼施的政策之下,西方戎狄诸部已经基本上是秦晋两国的附庸了。

晋文公兴起称霸,戎狄活动大为减少。但是每当中原霸业出现交替,控制力减弱的时候,戎狄还是会时常跳出来骚扰各诸侯国。根据左传的记录,自晋文公七年(630BC)至晋景公六年(594BC)的三十多年间,戎狄侵伐诸侯的记录有十多次。但除了文公八年那次狄人围卫,导致卫国迁都之外,其他的侵扰都没有形成什么大气候,可见狄人的势力在中原诸侯的一致围剿之下已经衰落了。

戎狄侵伐中原

赤狄的覆灭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长狄的灭亡,据说长狄有兄弟四人,分别是侨如、焚如、荣如、简如。但是根据他们先后被诸侯所杀的时间来看,前后跨度达百年之久,显然并不符合实际。因此所谓的侨如、焚如、荣如、简如很可能是各个部族的名称。

早年的长狄活动于山西临汾、长治一带的山区,应该是属于赤狄的一部,春秋早期逐渐迁徙到了齐鲁宋卫之间,并直接导致了卫国的灭亡。中原诸侯深受长狄的侵害,因此也团结一致对付长狄。早在平王东迁时(750BC前后),长狄的一支鄋瞒入侵宋国,宋武公起兵抵御,俘获了其首领缘斯。齐襄公二年(696BC),鄋瞒侵齐,齐国王子成父俘获荣如。卫国人在与长狄的不断拉锯中,曾俘获简如。

到晋灵公五年(616BC),侨如侵伐齐、鲁,被齐鲁两国合力打败,其首领侨如也被鲁国俘获并斩杀。至晋景公六年(594BC),晋国灭赤狄潞氏时,顺便将长狄的残部剿灭,俘获了长狄的最后一任首领焚如,长狄宣告灭亡。

长狄的灭亡,预示着侵扰东方诸侯多年的戎祸逐渐消弭,然而对于秦晋两国来说,其道路还很漫长。晋国所面对的戎狄主要有北方的白狄和位于东部山区的赤狄,晋献公时期曾经对戎狄进行过一系列的打击,虽然戎势稍减,但都无法根本性地解决戎狄的问题。

到晋灵公、成公时期,狐氏家族进入赤狄,给赤狄输入了不少的新鲜血液,赤狄一时间又活跃了起来。兴盛的赤狄不仅时刻都威胁到晋国的安全,也同时让北方的白狄不胜其扰,因此在郤缺执政时期,白狄内附晋国,与郤缺在欑函会盟,共同对付赤狄。

但当时的晋国正在极力地挽回自己的霸主地位,没有更多的精力对付赤狄,为了保证边境的安定,晋成公将自己的女儿,也就是景公的姐姐嫁给了赤狄潞氏首领婴儿。但是赤狄过于霸蛮,仍旧不断地袭扰齐国和晋国,景公四年(596BC)时,更是与晋国的叛臣先毂联合侵入晋地。

晋景公六年(594BC),赤狄潞氏内部发生了变乱,其执政酆舒打伤了其首领婴儿的眼睛,并杀掉了景公的姐姐。晋景公为此大为恼火,但是国内的很多大夫却表示反对,还是在伯宗的支持下,晋景公才派荀林父出兵,在曲梁打败赤狄,并最终将赤狄潞氏完全剿灭。潞氏的执政仓皇出逃到了卫国,被卫人遣送到晋国,赤狄潞氏宣告灭亡。潞氏所占据的原本是黎国的土地和城池,晋国灭潞后,将黎国后人接回复国,但此时的黎国,实际上也只是晋国的一个县了。

此次灭潞,荀林父功不可没,这时晋景公想起了士渥浊,如果不是他,荀林父恐怕早就被杀掉,于是就把瓜衍县赏赐给了士渥。荀林父灭潞之后,也算是将功补过,了了自己的一桩心愿,于是就宣布告老,中军将由士会接任。士会上台之后,趁着兵威继续扫荡赤狄,到景公七年(593BC),先后灭掉了赤狄的甲氏、留吁和铎辰三部,被灭的赤狄诸部余民散如廧咎如。

廧咎如原本活动于山西中部太原以西的山区中,晋文公居留在狐氏大戎期间,其母族曾与廧咎如发生过战争,晋文公的妻子季隗就出自于廧咎如氏。由于晋国与狐氏戎有这么一层关系,二者之间的联系也较为紧密,廧咎如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在晋文公复国后的几十年间,也逐渐迁徙到了长治晋城一带活动。

廧咎如虽然收罗了赤狄诸部的残留,但其生存空间还是受到了晋国的进一步挤压。到景公十二年(588BC),代士会执政的郤克,联合了卫国的孙良夫讨伐廧咎如,廧咎如溃败,残部逃到了河北地区。自此,赤狄在长治晋城一带的势力被彻底廓清,晋国进一步巩固了对其东部地区的统治。在扫清了后方的不安定因素之后,晋国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巩固自身在诸侯中的地位,进而恢复其霸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