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青春,给了魔兽世界

96
提劲的很
2016.06.07 14:23* 字数 3524

2015年这篇文章便已开始架设,但曾一度无法继续写下去。

因为9年,真的太长。

有太多已经忘记的故事,有太多已经淡化的情感。

今天是2016年6月7日,今晚12点,《魔兽》将要在各大影院开始首映。

早前抢票的时候,看着各大影院都已经改为了“一号厅铁炉堡”“二号厅奥格瑞玛”……

听说国外的首映,部落和联盟真的打起来了。

听着反而心里暖流涌动,兴许,打完之后大家只会相拥一笑,原本陌生的人儿,却称兄道弟,干下一杯“情怀”……

时光似狂风,记忆如潮水。

我们曾用一副耳机一起看WOW的开场动画,惊叹这仿似真人的短片,嘴里念叨着:要是未来WOW真的拍成电影了,绝对吊炸天。

而如今,距离电影首映,还有13小时。

当年一并奋战的好基友们,你们还好吗?

————————我是分割线————————

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

《亡灵序曲》

这曾经让我们疯狂共鸣的旋律,时隔多年,再听仍然浑身鸡皮疙瘩。

最终还是删掉了已经码好的2000多字。

想要把这9年都变成文字,真的太难了。

于是我转念一想,用一些词语来概括这9年,也未尝不可。

1.时间

初中的时候,我们没有太多时间玩游戏。

时间都要靠挤,一年下来,我的兽人战士依然才46级,菲拉斯,屠龙者护肩,痛击之刃。

眼看距离60级已经不远,鑫哥的亡灵术士“千明勋”的等级也超过我了。

“和谐”的飓风却突然降临。

兽人的肩膀骤缩,亡灵的骨头全被补丁缝上。

我不明白,这恶心的僵尸形象,难道就不会吓坏小朋友?

于是,WOW的时间就更少了,那时还天真的以为和谐是游戏错误,很快就会修复。

2.盗号&买号

初中的我们,只能看着奥格瑞玛满街跑的满级大号,穿着整齐的套装,背着发光的武器,羡慕不已。

而我的兽人战士号也莫名其妙就被盗了,无法找回。

于是,5173成了我们一批小伙伴的最终归属。

我用仅有的几百块压岁钱,淘了一个满级人类战士。

还买了4000金币,没记错的话应该是200块人民币左右。

然而,一个下午,BWL的金团刚好开出了大AL,毫不犹豫开始竞标,最后,AL被5000金买走,我只能1000金捡了一件愤怒胸。

第二天上线,密码错误。号又被人找回去了……

再后来,我拥有过许多账号,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买来的、换的、别人送的……

成都百脑汇,一群小伙伴窝在4楼的小网吧里,练联盟号,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3.超长的70年代

令许多中国WOWer印象深刻的,正是这超长的70年代。

不得不说,许多人认为60年代是WOW最巅峰的年代,而我却认为是70年代,“日常”的出现,后来成了许多游戏的效仿对象,副本人数缩减到25人,难度稍降,对电脑配置和网速的要求也降低了,等等……

许多人在70年代,9大职业的号都有了,而且还都SW毕业。

鑫哥在那漫长的70年代,从不会玩到会玩,做会长、做指挥,再到熊猫酒仙法神……

帅得用心良苦、孤单三辈子、败笔……

“寂寞的杜隆塔尔”是让我们一众好基友曾经非常羡慕的。

70年代也是我首次较长时间的游戏,巨魔猎人,“宿主”,兽王天赋,AK站桩乱打第一。

公会的元老,参与了海山、BT的开荒到碾压。

AK跳树、血魔跑构造、DD刷BUFF卡蛋刀……

当然,还有ZAM卡门拿4箱子,我的女亡灵术士偏偏模型不对卡不进去,无缘绝版熊……

(牺牲毁术士,布胖万年老二,万年第一是会里唯一一个双刀尊严贼)

不得不说,国人开发BUG的能力,全世界数一数二。

认识了一群朋友,“幽默无限”“霓裳”这上海的两口子。

还有“木头”,后文会细说。

在这超长的70年代,还有一件让所有WOWer都记忆深刻的事。

九城换网易。

长达近1年的国服停服。

玩了近1年的仿官方私服。

看了无数遍的《网瘾战争》

直到那个夏天,听说WOW终于要开服了。

我和鑫哥、小豆,守在网吧,熬了一个通宵,不停尝试登陆,直到凌晨4点过,终于成功上线!

全网吧都炸开了,和我们一样在守候的人太多了。游戏中大家也在世界频道互道:兄弟,好久不见。那是怎样一种震撼!

开服第一刻

4.兄弟

魔兽世界,魔兽世界,这真的是另一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有它独特的社会体系,旖旎的自然风光,甚至还出现过几次较大规模的金融风暴。

当然,还有兄弟。

9年的游戏,认识了太多太多兄弟,现实中的、游戏里的。

现实中的我们包揽网吧的几排机子,刷同一个FB,开荒同一个BOSS。

还可以和胖哥双法JJC冲分,虽然打得很烂,但激动的吼声在网吧外都听得到。

鑫哥这种人渣,骗了别人一张卡,别人还很抱歉的给他发来第二张……

鑫哥,还记得毛仁强吗?

几个朋友挤在一起看苍天哥,看林熊猫,笑得尿了一裤子……

甚至我们每个人都能背出WOW里所有生涩的、拗口的英语名词,需要的时候信手拈来。

伊普利斯堕落炽天使之刃,格雷希尔毁灭之黎明……

这个游戏可以强大到什么地步?

相信不少人都记得,那个小侏儒送给暗夜精灵的“六磅重的鱼”

那个在MC外排队好几周的酱油SS,终于进了FB,却得知会里许多人因为汶川大地震,再也不能上线……

那个因癌症去世的会长,全公会几百号人,从奥格瑞玛出发,整齐的单排前行,徒步走到牛头人的出生地,以此缅怀……

写到此处,泪水已然模糊眼眶。

该说说这个木头了,他是个牛头战士,ID叫  呆木头

认识他其实很巧合。

他是公会二团的成员,我们平时并无交集。

某天,他突然在群里说,心情很差,不想和人说话。

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没对,就组了他,让他跟我走。

我们一路跑到了十字路口,哀嚎头上的那座山。

木头,列车员的工作好好干,有缘总能再见

那里有月亮,有飞艇。

风景不算绝美,但一定是个散心的好地方。

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很久,于是就交了这个朋友。

那之后,我转服他摆了一地的盛宴送我、我AFK了他会偶尔问问近况,等等,我们始终没有断掉联系。

转服前,木头摆了一地的盛宴

2011年的夏天,我和前任分手,万念俱灰。

只给木头打了一个电话,他说他家在西安,我便买了第二天的硬座票,独自一人奔赴西安。

不怕被骗,不怕被坑,只因他是WOW里认识的兄弟。

他果真非常地道的接待了我,一周的西安之行,木头带我玩遍了所有名胜古迹。虽已5年,但仍历历在目。

在这几乎已经丧失了信任的社会,这样的真诚,难能可贵。

5.浮沉

WOWer们共同发出的感叹:如今的WOW,早已不复当年。

曾经的全球1310万人同时在线(不包括国服)的游戏,曾经整个网吧几乎每台电脑都在玩的游戏

成了脑残的单机游戏、人情淡薄、满世界代练金团骗子……

我却很赞同WOW十周年官方回顾视频里的一段话:人在进步,游戏也不得不进步,我们极力的在迎合现代人的喜好、游戏方式,WOW才能有这么多的创新,这当然会让老玩家们感到不适,但这确实是非常难以平衡的。

WOW已经变成了什么样,或是未来将要变成什么样,其实都不重要,对许多人来说,这里是一个归属,一个家,每次开新资料片了,能够腾出时间回家看看,就够了。

WOW对我人生轨迹的影响也非常深远,高中时代,WLK时期,沉迷WOW,辍学,刚成年便开始工作。

巧的是,今天也是高考的时间,遗憾吗?遗憾,当然遗憾,如果重来一次,我一定会把我的WOW账号删了,认真读书、高考、读武汉大学,把我的人生轨迹扳正。

但,当然无法重来。

于是乎, 我感恩WOW,它至少束缚了我最迷茫的年岁,不至于走向彻底的歪路。

我感恩WOW,它给了我孤独且难熬的年少一个温暖而热烈的回忆。

我感恩WOW,它毕竟陪伴了我9年,人生又有几个9年。

如今我的WOW账号,是多年前小鸡送给我的,在那个令人难堪却也十分怀念的70年代。

67级的亡灵贼,最初叫骨头,后来叫苦茶、Rediam,再到现在的十三叔。

红云台地,不落的骄傲,距离FD最近的一次,零灯仅落后LM4%的血

升级越来越简单,于是我也终于有了一些自己从0练起来的号。

亡灵法师,教父;兽人战士,浩克。

贼、法师、战士,三个杜隆塔尔最常见的死对头职业,也是我最爱的三个职业。

所有曾经羡慕别人的凤凰、乌鸦、午夜、风剑、蛋刀、橙锤……时间的长河里,我已经一一收入囊中,唯一的遗憾就是曾经有时间却没有认真的刷过ZUG老虎,直到它绝版,不然应该也是有了。

曾有朋友问我,如果有人出10万买你的WOW号,你卖不卖。

废J8话,当然要卖。

哈哈,开玩笑,我的9年人生,远不止值10万块。

就在几个月前,5个号连番轰炸了好几个月,终于把最后的遗憾“奥妮克希亚座龙缰绳”也成功收入。

那之后就再没上过WOW,虽已了无牵挂,却仍怅然若失。

回想起当年初见WOW时,网吧里一排大叔,电脑屏幕上面对的都是同一头巨龙。

黑色的皮肤,紫色的翅膀,头上一对魔鬼犄角。

看着其中一个大叔的屏幕入了神,一个牛头怪,手持一柄散着绿光的刀,加一面带刺盾牌。

只听他对着耳麦大喊一声:小龙要出了,来我这集合!

所有人无声的配合,巨龙起飞,喷火,画面华丽而真实。

从那开始,便彻底爱上了这款游戏。

这款游戏叫魔兽世界,简称WOW。

这头巨龙叫奥妮克希亚,别称黑龙MM。

这个大叔操作的是牛头人战士,右手奎尔塞拉,左手源质壁垒,他是MT。

而如今,这头巨龙成为了我的坐骑,终于给WOW画上了一个不算完美的句号。

对于WOW,却仍是有太多遗憾。

《魔兽》电影,来得正是时候。

可能我在看电影的时候会忍不住很傻逼的哭了呢?

可能未来WOW关服的那天我哪怕白发苍苍却仍会抱头痛哭呢?

谁知道呢。

(关于WOW的截图、照片太多了,许多已经丢失,害怕再过10年,连记忆都会淡化了,这篇短文,就当做留存的映像吧。)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