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迷离境界(47)

时间褶皱之第四七章:另一个结局


看着王轶流汗,阿木汗笑了:“很难抉择是吗?”

“你不如杀了我?”王轶问道。

“我为什么要杀你,还等着你去寻找诅咒的解决方法,再说了,你既然熬过了三个半时辰,就比其它人强,也许距离真相就更近一些。”

“你也会被复制的,难道你不在乎?”王轶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眼前这个阿木汗也许正是和自己同时进入蛇镇的那个人,而死于自己枪下的那个阿木汗极有可能是与杀人者王轶一伙的。

阿木汗突然冷笑道:“我当然不会在乎了,因为无论这里出现几个阿木汗,我们已经有共识,只有一个能够走出去,而我们的任何就是尽量保证你和佟雨的安全,希望你俩能够……”

说未说完,阿木汗突然脸色一变,猛地从王轶手中将那把瑞士军刀抢了过来,然后一刀便向王轶的脖颈刺来。


事出突然,王轶根本没有防备,本能的用手臂一抬,这一刀将他的手臂划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王轶急退,但身在这狭小的废墟之中,根本无处可退,后背已经抵在了倒塌的古胡杨木上。

阿木汗倒是不急于进攻,看着王轶说道:“杀人就得果断点,你太犹豫了。”

王轶刚要说些什么,却闭上了嘴,他看到阿木汗身后此时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冷冷一笑:“你也好不了哪去!”一柄刀子已经架在了阿木汗的脖子上。

阿木汗却不慌不忙地说道:“我知道你来了,所以想帮你杀了他,和你合作总比和他合作更容易些。”

站在阿木汗身后的那个人正是那名杀手王轶,他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王轶,然后说道:“刺杀自己这件事还是不需要别人代劳了。”说着,他把手中的刀子放了下来。

阿木汗得到了自由立即闪到了一边,然后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躺在地上的王轶此时才有机会仔细地看看这个来自于未来七小时的自己。

无论是长像气质,与自己一般无二,只是眼睛布满血丝,透出一丝凶残,但精神状态却是极好,也许是经历了两次时间重复的原因,身上早已脏得不成样子,腿部和胳膊都包扎着布条,有明显的血迹。


王轶知道自己现在面对两个强敌,杀手王轶要杀自己,是为了不想有多个王轶存活在世界上,而阿木汗要杀自己是因为他知道,杀手王轶比自己更了解这里的一切,也就更接近于诅咒的真相。

关于死这件事,王轶从来没有考虑过,此时想来,却近在眼前,不知道这个未来的王轶会如何对待自己。

正在想着的时候,废墟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三个人透过废墟向外看去,竟然是花蛇,她拿着那只装钱的袋子正急匆匆地走着。

阿木汗突然低声说道:“我帮你。”说着,他便悄悄地摸了出去。

王轶大惊,知道花蛇正准备离开蛇镇,如果此时被阿木汗刺杀,岂不冤枉,正待喊的时候,嘴却被捂住了。

杀手王轶冷笑道:“你救不了她,你之所以会死就是想着拯救他人。”说着,手中的刀子向着王轶的脖子便抹了过来。

王轶刚才受了阿木汗一刀,一时没有站起身来,见又有刀子向自己的喉咙割来,情急之下,他抬起一腿,正踹在杀手王轶腿上的伤处。杀手王轶身子一栽,手上的刀子划在了王轶的肩头,距离他脖子不过一二公分。

王轶不敢有半点迟缓,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将杀手王轶掀倒在地,撞倒的木桩立时压在了他的身上。

王轶爬起身子,不顾疼痛,直向阿木汗冲去。

两人的争斗声引起了花蛇的警觉,回头一看,却见到阿木汗早已扑了过来,她想拿出手枪来,却已然不及,还未抬手,瑞士军刀早已刺进了她的脖颈,花蛇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王轶却也扑到了,抱住阿木汗,两个人齐齐地摔在了地上,纠缠打斗起来。

瑞士军刀嵌在了花蛇的脖子中,阿木汗只好从身上摸出自己的那柄刀,向王轶展开了攻势,好在两个人缠斗在一起,阿木汗手中的刀子一时间无法刺向王轶要害部位。

废墟中传来一阵响动,想来杀手王轶已经把压在身上的废木桩搬开了,正要出来。

王轶知道自己再继续缠斗下去必定倒霉,趁阿木汗没有抓牢的机会,一下子滚出去多远,然后站起身来便跑。


腿上胳膊上都有伤,王轶奔跑了没有多久,便再也支持不住,摔在了地上,好在后面阿木汗与那个杀手王轶不知为何并没有追过来,他努力地又爬进一片废墟之中,定了定神,撕破衣服开始给自己包扎。

正包扎的时候,王轶听得从军舍那边传来了枪声,他知道,一定是临时停尸房前的那一幕重演了,如果事态正如自己看到的那样发展着,那么,此时,这镇上应该有三个王轶还活着,自己,未来的自己以及那个过去的自己,或许还有阿木汗。

对,还有沙金海,他又在这里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王轶心灰意冷,刚才在和阿木汗谈话的时候,他还试图想挽救这个局面,让那个重复的现象停下来,但此时,看来似乎只有杀戮才能解决这一切,难道我也要因此而杀人吗?

没有人甘愿牺牲自己,又无法与其它人沟通,那么结果只有一个,杀戮,如果有幸存者,便继续循环,杀戮。

离开,王轶现在只想着离开,佟雨也死了,此时,离开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他不想参与到这无休止的杀戮中去。

此时静下来,刚刚包扎后的伤口在隐隐作痛,王轶努力地想站起来,却没有成功,他只好坐在原地,静静地休息。


又不知休息了多久,王轶觉得体力恢复了一些,于是估摸了下时间,也许又经历了七个小时,也就意味着那个可怕的重复结点即将来临。他急忙钻出废墟,沿着土路向镇外走,但没走多远,却看见路的正中央伏着一个人,正费力地向前爬行着,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显然是受伤很重。

王轶谨慎地走了上去,借着星光仔细观看,却是那个杀手王轶,他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前胸,另一只手努力地向前匍匐。

王轶叹了口气,慢慢地蹲下身子:“佟雨把你打伤的?”

杀手王轶费力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王轶,仿佛最后的力量也用尽了,绝望地说道:“你现在可以杀我了。”说着,他从身下拿出那柄五四手枪颤微微地递给王轶,手都已经抬不起来了。

王轶接过手枪,掂了掂说道:“杀你有什么用,现在镇上又不止咱们两个人,这个重复现象还会继续的。”

杀手王轶嘴角向外渗着血,惨然地笑道:“新来的那个你已经死了,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他……”

王轶一愣,他立即意识到,这次重复发生的事情和自己所经历的那次完全不同,所谓重复,只不过是一个初始的状态,七个小时后,事态不一定会发展出什么样子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时间褶皱之第四五章:杀人者王轶 此时,也容不得王轶多想,他快步地绕到了军舍的门前,找了一个黑暗之处隐藏了起来,他知...
    铲屎官韩兮阅读 112评论 0 0
  • 时间褶皱之第四三章:潜伏 从阿木汗口中,王轶第一次知道了沙金海这个名字。 沙金海和一群人进入罗布泊,后来只有他被人...
    铲屎官韩兮阅读 59评论 0 0
  • 时间褶皱之第三八章:追凶 王轶有心将几具尸体放在一起,但想了想,还是只把佟雨的尸体抱回到传达室里,放在了床上,也许...
    铲屎官韩兮阅读 126评论 0 5
  • 时间褶皱之第十四章:沙蛇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行程,库姆塔格沙漠已经被抛在身后,车辆进入一片平地,阿木汗将车停了下来,...
    铲屎官韩兮阅读 163评论 1 1
  • 醉翁之意 北宋,深夜,醉翁亭台里独坐一人,在饮酒当歌、作诗,仿佛在与明月谈心,用酒来消遣…… ...
    人生似梦往事似烟阅读 15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