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传销,我决定回去复读(待更/2017.08.28始)

进了传销,我决定回去复读(一)

很多人总是在迷离,包括自己


本就是一番不愿提及的往事,可是今天却听了朋友说,我们某某朋友去了传销,还把自己的父母都“骗”去了。我由此想自己第一次传销的经历,那是在二〇一三年的盛夏。

二〇一三年一月前后

“嘟嘟嘟......”

“喂,你是?”

“我是你老铁呀”

“那个老铁?”

“就是高中帮你当拳头的老铁呀,你不记得了,为了你那次打架,我都没有读书,怎么两年不怎么联系,不认识我了呀!”

自己内心颇为激动,想想自己高中混,就是混的一个义字当头,当时什么古惑仔电影系列还是下载到MP4上看完了的,感觉自己要混,就要当浩南哥,山鸡哥,以及常常看的网络黑道小说《坏蛋是怎么练成?》,那真的叫一个激动。

说到这里自己内心也是对他颇为带情的,“我知道是你,怎么了,现在在哪里混呀?是不是混好了,想起我了,哈哈哈,我可是学生哈,你在哪里呀?”

“哦......我在山东这边,感觉还可以,这边有一个表哥,在这边混了很多年,我们可是做正规生意,在买车,每一个月一万多。”

“那你小子会混呀,可以的,哎,你都是月入过万了,我还是一个学生,应该跟你学习才是,不然当兄弟的就OUT了。”

“哈哈哈......别这样说,都是混一口饱饭,何来好坏之分,还是你们当学生的比较好,没有一点压力,每一个月都有按月的工资拿,舒服。”

“很多事,你是不知道,我们学生有学生的烦恼,现在都要高考了,自己一点底都没有,主要是自己还是学的艺术,花了好多钱,考上了还好说,没有考上自己该怎么面对父母呀,也不知道毕业了能干嘛,也是焦灼。”

“兄弟,没事,你放心,现在还有几个月你还可以加油一把,我永远都是你的后盾。”

“好的,谢谢老铁哥,就这样,我们后面联系。”

“好的,拜拜,兄弟,多联系。”

“拜拜,老铁哥。”

通完电话,内心却是暖暖的,舒服。因为多久没有联系的好兄弟,突然联系,也是倍感欣慰,自己兄弟混好了,还能记住我,也是很为有这样的兄弟而自豪,存好他的电话,去了学校。

后面,我们陆陆续续的联系着,每次都是他给我打电话。

时间很快,二〇一三年七月前后

由于知道自己考的比较差,便想找一份活计做着,然而也就是刚好老铁知道我考的不好过后,便打电话常常来问候安慰于我,不过向我这样的学生,那里会接受什么安慰呢,自己顶多伤心一天就没事了,因为什么都不强就是心态好。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是服了,刚好自己身边两个玩的很好的朋友也想找活计,这就所谓的三个臭皮匠凑在一起了。

后来由于找工作无果,很是焦灼的时候,电话响起来了,老铁的电话,很是激动。

“喂,老铁哥呀。”

“哈哈哈,兄弟最近可好,在忙些什么呀,没有打游戏呀。”

“哈哈哈,没呀,不是这样么,我们想找工作上班,主要是感觉自己考得太差了,哎,没有办法,只能找工作,试试呀,你那边呢?对了,你以前不是说你那边很好吗?”

“我这边还可以,你们?你和那些人在一起呀,我和老陈,老瞿,我们仨,刚好都考的不好就凑在一起了。”

“嗯,原来这样呀,我这边卖车,感觉还可以,你们要不要考虑呀,我这边可以给你们安排,你们可以放心的,我们两个谁跟谁呀,是吧?”

“是的,你那边情况好,我们就过来,你能确保我们能上班不?”

“这些你放心,我这边很是可靠。你什么过来,我好跟我们经理打招呼。?

“那我得问问,他们两个再说吧,他们两个你也是认识的,都能保证上班不?这个你一定得确定好。”

“可以的,我办事你放心,哈哈哈,要不你先问问他们两个,晚点我们再说,现在我有点事要忙。”

“嗯,拜拜,老铁哥,一会我问了给你打电话。”

“拜拜,回聊。”

很多事都是难以估计得,好比下一秒,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生活总是在徘徊,人生总是在变化,或许你的明天就是未来,而有的人的,估计到了死都没有未来。常常总是在考虑很多的事情,不过是自己的未来规划,还是今天要吃什么,总是在想。但是这次我却彻底相信了一个人——老铁。

我大概问了问,老陈和老瞿的意见,不出所料,我们达成了协议,什么时候过去,结果我当晚就打电话给了老铁,确定时间是后天过去。

充满憧憬的打工路却是一路颠簸。

在去山东的路上也是坎坷奇多,开始没有出远门的经历,一是没有把握好买票的时间,以及中转路上各种没有票,不过好歹有老铁那边的各种电话安慰,也算是欣慰,不算白忙活,总是有人在惦记也是不错的,我们历时两天,终于到了山东,见到两年不见的老铁,也是颇为激动,他去车站接的我们,见到他的时候,他身边还有两个女孩子,二十左右,跟我们年龄相仿,也算是活泼,颇有一点姿色,还各种调侃了老铁,呀呀呀......混的可以呀,都有美女秘书了。

见到老铁首先是我们远远的来了一个兄弟抱。

“老铁,你住哪里呀?要不我们先去你住哪里把行李放了我们再出来玩。”

“不急不急,我们住哪里离这里比较远,我先带你们去吃饭,知道你们饿。”

作为地主之谊的热情,我们也是一点没有推脱,主要是看他,黑黝黝的意大利式皮鞋,手上戴了一块钨钢手表,就差脖子上戴上一条小指粗的金项链了,说话谈吐也不像高中了,心里还在想,我擦,我们也算是跟对人了,自己未来颇有希望了。读不读书都无所谓,只要能像他这样出人头地,也是值得。

“对了,老铁,我们去吃什么呀?有什么特产不?”

“特产.......还真的有,带你们去吃,去了就知道了。”

老铁哥,带我们去了一个很特别的餐馆,说是里面有很多当地特产,确实奇怪,因为我们去的时候,还没有到中午,所以在北方很多餐馆是没有不提供米饭的,结果吃的全是鲁菜,其中吃了最好吃的,莫过于把子肉,真的是肥而不腻,入口即化,细细一股肉香味,从嘴里传出来,真的是妙不可言。简单的吃饭过程中,那两个女孩也是在一旁陪我们谈笑,不过他们说话感觉也是颇为有礼数,其中一个我记得还是我的老乡,对我也是很是亲热,不知道是看我长的帅,还是怎么回事。

饭后。我们觉得还是先回去放了东西,然后再出来玩,或是早点安顿了,我们能上班,而老铁那边却说,没事,我们住哪里有点远,今天先在这边玩一下,明天再回去,我们的意思,也是,反正都出来了,也不在乎这一天,然后老铁给我们开了一间标间,我的天,当时我心里就在想,这不还有两个女孩子吗?我们六个人睡呀。

“老铁,我们悄悄的问了老铁,这晚上我们怎么睡觉呀,这......?”

“哈哈哈,没事,她们两个就是陪我们玩一下,一会就回家了,她们只是今天不上班而已,没事,下午我们可以在房间玩一下扑克。”

内心也是没有半点生疑,只是觉得,上班的嘛,很多不易,再说他也是来车站接我们,有点远也是可以理解的,明天回他住处也是不冲突的。

到了晚上,那两个妹子也准备回去了,我们其实很简单的说送她们两个上车的,她们却是百般的拒绝,那也是正常的,觉得我们刚来这边她们想让我们好好休息,不想给我们添麻烦,也是情理之中。走后,她们两个在我印象里面,就是双Q打的很好。

“走,我们出去转转,这边有一个夜市,有很多生活用品,我们带你们去买。”老铁说。

“现在吗?怎么不去你们住那边买呀,这不是难得拿吗?”我说。

“哈哈哈,没事,刚好出去溜溜,再说这边的便宜,走吧。”面对老铁的热情安排,这些也是能理解的。

到了他所说的夜市,确实很繁华,人很多,东西也是花样百出,各样的都有,以及还有那特色的山东汉子的吆喝,路边小摊摊主与讨价划价者的纠结,还有路边卖肉火烧大妈的叫卖声,一片祥和,也别有一番风味。

晚上我们简单的打理了一下就睡了,其中感觉老铁总有什么话想说,但是我们也没有问什么,因为我们觉得他会给我们安排工作的,这些都不要紧,简单的几句话语之后,各自酣然入睡,进了梦乡。

步入传销的第一天(即将)

第二天清晨,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发现各自的床头,都放有一份早点。

“哎哟,老铁你怎么整这莫客气呀,早饭都买好了,你自己吃了不?”

“我吃了,你们先吃,不然凉了,一会去看看我们的公司,你们先打理一下。”

简单的打理一下之后,我们带着满满的狂热的心去想自己以后上班的公司是什么样的。老铁说我们打的士过去吧,有点远。

“老铁哥,我们大概有多远呀?”我说。

“不远,一会就到了。”

结果我们在一个有点偏远的路口下车了,我们心里暗暗在想老铁是干嘛的呀,怎么来这种地方,其实我们心里也是在怀疑,但是想的便是,既来之,即安之。反正也不是急这一时。周围全是矮矮的,充满东北农村那种有些年代的红砖土房子,纵然天空很蓝,气温适宜,心情确实颇为焦灼的。因为不知道老铁到底在干什么,自己心里也是极其的没有底,主要是有什么事,自己不好面对身边的这两个朋友,还好后来他们也没有怎么责怪于我。

走了没有多远。就看见一个大大的锈迹斑斑的大铁门,还能看出上面的红色油漆,已经是有些年代了,估计是多年没有人护养的原因吧,在院子里面有几个没精打采的男的偶尔瞟了我们几眼。

“我们进去吧,没事的,有我在。”老铁说。

“可以的”,我说。到了一个小房间,里面有顺序的没有排做了五个人,坐了四排,大概扫了一遍,里面的人杂七杂八,妇人,老人,带着眼镜的人,看上去是那么的朴实,但是看上去又是怪怪的,每一排有一根老式掉了黑漆的板凳,同时我通过他们专注的眼神反射的方向,我看到了讲台上有一个西装革领,白色的衬衣加上一条格外‘好看’的花边领带,顺着领带的方向,我看到了他穿着和我朋友一样的意大利式黑皮鞋,擦的很亮,感觉可以反光到我脸上了,剃了一个寸板发型,看上去倒是很精神。

“你们三个坐最前面吧!”寸板头男说。其他的做前面的人赶紧让了位置,出去了,然而老铁就坐在了最后一排。

我们坐下后,寸板头男的就开始继续他的演讲,讲的超级快,完全不知讲的什么,反正是一个都没有听懂,也是说的普通话,就是不知道讲的什么,他就用了这样的语速给我讲着(究竟说话有多快,我真的没有办法形容,反正是现实生活中说话最快的人的起码五倍的语速),不过奇怪的是下面还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掌声,然而我们完全不知道他们讲的什么。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不少提问。

说来迟,来时快。寸板头出去了,换进来一个妹子,一身职业装,很有气质,但是此人我认识,这不,这不......?这不是昨天一起陪我们一起玩的一个妹子吗?那大大眼睛,桃尖那样的眉尾,甚是迷人,不过今天稍有淡妆,比昨天好看太多了,若是给昨天一个评论,我只能说是稍有女人味,可是今天就不一样了,女人味爆棚呀,我敢打赌没有那一个在场的汉子不会去瞄瞄她诱人的唇,淡淡的唇印,却好像有极大的引力在吸引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包括我旁边的老陈,老铁。特别是老陈,眼睛都看直了,还是我碰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

“亲爱的家人朋友们,大家上午好,好,好。”

“好好好......”大家齐声喊到。

“首先我相信大家很多人都认识我,但是今天来了新家人,我们要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掌声过后),我叫南絮,很多人都叫我絮,我这人比较随和,你们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对了新来的伙伴,你们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众人的目光全部都在我们三个身上,一时自己也是不知道该如何介绍了,愣了十几秒后,我看看着老陈,老瞿没有动,我便站了起来说:“我叫笙歌,一般的人叫我小歌,你们以后随便叫我都可以,我这人没有什么特点,就是脾气比较好,望大家多多照顾以后。”

老瞿也很简单的做了一个自我介绍,“我叫瞿三强,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大家以后多多交流就好了(老瞿故意把交流二字拖得很长)”。我们也是很明白老瞿的意思,就是跟这些人示威,因为他知道这些人,不是什么善茬。

而到了老陈的介绍就颇为风趣了,“大家好,我叫陈楠旭,一般的人叫我旭哥,不过初来咋到,你们还是叫我老陈人就好了。”说的时候也是最为搞笑的地方,介绍自己的时候,也不时的看了看在台上的南絮,也是尴尬。这老陈估计就是上天派来收拾南絮的,连名字都是她的克星,也是无敌了。其实要说搞笑的还不止这些,更多的是老陈在介绍自己的时候还放了一个响屁,还是刚好看南絮的时候,对于这样的尴尬,我们作为好朋友的,也只能闭口不言了,偷偷的在一旁的笑着,可是这老陈就是一个流氓痞子,好像一点事没有发生过一样的,毫不在意。对于老陈这个淡定,我们也是只能暗暗的竖起大拇指。

其实说我们看的出,也知道,通过那天下午打牌,老陈就对南絮有感觉。玩牌那天就觉得他们没戏,更别说现在的南絮了,完全就是换了一个人的样子。心里一阵寒意。

“大家既然坐在这里,自然就是家人了,大家以后会一起交流慢慢认识的。还是接着今天的项目理论开始讲吧。”南絮说。

稀里糊涂的听了半个小时,南絮的说话方式也是跟刚刚那个寸板头的男人一样,语速超级快,完全不知道讲的什么,一脸懵逼。

中午听完项目,老铁还是说去他住哪里放东西吧,我们也没有拒绝,而是跟着老铁去了,刚毕业的高中生叛逆心跟好奇心果然是成正比的。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就一路跟着老铁回去了,不过在路上,走在公园中景色倒是很好,也甚是怡人。期间我们也没有怎么问老铁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又不蠢,没有见过猪跑,但还是吃过猪肉的,这些是不怎么冲突的。

在路上,走了很久,也是很饿,老是再问老铁我们到底还有多久到,他总是说马上,也是信了邪,之后他说快到了。我们一看就是前面一栋很老的居民楼,估计有些年代了,连楼梯上的栏杆都是都是水泥做的,很多破损的地方,房子不高,大概一共有四楼,我们刚好也是住在四楼的。

“咚咚咚.......”

里面传出来了一句“是谁呀?”声音有些粗犷。

“是我,老铁。开门!”老铁喊道。

果不其然,里面出来的是一个打着赤膊的汉子,黑黝黝的皮肤,鸡冠头,单眼皮,左肩上有纹身,是一条蛇。我们进去后也是很是客气的对我们微笑,给人的感觉,还算随和。

惊讶的事,果然都是藏在里面,里面还有五个汉子,其中还有两个妹子,一个我不认识,一个就是昨天陪我们一起打牌的,好像叫文小丽。我们就只是简单的微笑了一下,而其他的汉子,也不算凶神面煞,都是脸带笑容。通过看他们的眼神,大多都是充满了渴望和希望。有一点我敢打赌,就是他们的文凭一定是不高的。

我们在老铁的安排下简单的放了行李后,就一直坐在一个房间里面,而对于那些汉子,各自忙活着各自的,有过来找我们搭讪的,有去帮忙做饭的,我们此时当然是保持高度的警惕,觉得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期间,我,老瞿,老陈我们三个也是会交头接耳的,但是总是会有无形的眼睛盯着我们,或者过来尽量把我们分开,让我们最好不要最在一起,我们三个唯一的一个共同话题便是——见机行事,等待时机。

到了饭点,这下可是吓到我了,仿佛看到一群原始人,男的都是赤膊,女的没有变化。然而吃饭的桌子就是直接用放在门后面的废弃门板当桌面,而拿几个凳子做桌脚,让我大开眼界,很多震撼都在后面,不锈钢的大盆子盛菜,里面全是炒土豆条,没有看到一块肉,问题是还没有什么油,感觉就是水炒熟的,把盆子往门板桌子中间一放,然而霸气又来了,给我们每人一个大的不锈钢的汤碗,好大。心里在想自己是不是每一个人都得喝这么多的汤,特别是老陈很是淡定的说“今天有口福了,饿死老子了。”也是佩服老陈,从来不担心什么,会不会有毒都没有想。

说着说着,就发现发现原来这不是盛汤用的,是用来打米饭的,当时吓死我了,正当自己被惊到的时候,更为惊讶的事,那就是南絮从里面的那个房间出来了,就很自然的坐在老陈旁边了,我真的是特别的惊讶,更别说老陈了,搞得老陈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们都坐好之后,老瞿就在抱怨怎么还不吃。因为每一个的饭都盛好了,但是我们也是懂一些礼数的人,看到他们没有动筷子,我们自然也是不会动的。说到筷子,也是有规矩的,我们每一个人筷子都是有一个专门给摆好的,筷子头不能正对家人(里面的人都称为家人,互相之间),筷子横放,且稍微有点往旁边斜,每一个人的都是依次内推。

等了一会老铁见我们三有点发牢骚,就说了一句“我去叫组长出来吃饭”。结果他便去了刚刚南絮出来那个房间门口,轻轻的敲了三下,“组长开伙了”。里面就是应了一声“嗯”。似曾相识的声音。

果不其然,在里面可以惊奇不断呀。出来这个人便是上午给我们讲项目理论那个寸板男,巧合还是安排,都不曾清楚。他直接坐在了原本一直空着的那个位子,也是象征身份的位子。然而坐在他对面的就是老铁,旁边就是我们。寸板头的左手边第一个就是南絮,右手边就是给我们开门那个赤膊男。

“首先,为耽搁了大家很久吃饭时间事,给大家道歉!”寸板头说。

“没事,没事,应该的。”大家齐声喊道。

“今天来了新家人,大家都简单的做一个自我介绍,从我开始吧。”寸板头说。

“本人湖南的,以前也是从事过许多行业,后来做了理发师,本来开了一个很大的发廊,但是觉得传统行业太有限,于是决定做这个,现在的发展来看,我庆幸自己做了这行,很多东西都是有一个轮回的,比如自己的发财路来了,自然会来的,你们叫我,天哥就好了,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咨询我,我现在是这家的组长。”

“组长,可是我们这里面的传奇呀,慢慢地你们就会知道。”老铁说。

“我叫南絮,昨天我们有过接触的,对你们三个感觉还不错,也是很看好你们,你们在接下来的时间,慢慢的了解里面的项目,同时我也算是你们的老乡,有什么可以帮助,可以提的,现在你们对老铁,估计是有一定的误会,后面你们看懂了就知道了,其实里面是有很多可以学习的,老铁只是对你们好才把你们叫过来的。”

我当时心里就在想,你这臭婆娘,还这么冠冕堂皇的,真的是有毒,什么跟什么,说的倒是很轻松。老子找个机会非给你收拾给老陈不可。

“几位家人好,我叫王德雄,以前在东莞广西帮混的,后来通过朋友来了这边,看开了很多东西,比如打打杀杀有什么用,你们看看我手上背上的刀疤,都是被人给砍的,那时不懂事,就知道打打杀杀,现在觉悟,知道这个项目赚钱,所以一直在这里面。老家在农村,没有怎么读过书,所以有时喜欢爆粗口,望大家见谅以后。”

其他几个也是陆陆续续的介绍了自己。

“可以动筷子了。”天哥说。

我们三个就拿起了筷子,但是其他人都还是没有动筷子,直达有一个妹子帮我们菜盛好了,他们才动筷子。其实初步跟他们接触,也是并没有感觉到他们的恶意,只是觉得他们都是当时被荼毒心智的一群普通人罢了。

“青山绿水总是情,帮我吃点行不行?”这是王德雄跟旁边的一个人说的,当时我们三个一脸懵逼,我操,这是哪一出,吃饭还吟诗,什么臭毛病。也没有怎么在意。

旁边那个也是很为淡定的帮他吃了,因为我说过,那个盛饭的碗实在是太大了,吃不完也是正常的,但是实在吃不完就不吃呗,我说就这样随口唠叨了一句。说来巧是那时巧,刚好被旁边的南絮听到了。

“我们不是吃不吃的完的问题,而是我们是来做项目,赚钱的,怎么能浪费呢?再说给其他家人帮忙吃,也是一种递进友谊的方式,同时还练了口才,壮了身体,一举四得,何乐而不为呢?”南絮说。

“对呀,你们慢慢就知道里面的文化了。”我对面的一个汉子说,好像叫史文木的人,圆圆的脸,也是寸板头,小眼睛,爱抽烟,眼睛喜欢到处转,估计是觉得自己很聪明的缘故吧。反正我是从一开始见到他,就没有什么好感。

待更......谢谢!明日更。(2017.08.29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昨天,一个朋友的手,在家里面,剁骨头的时候,受伤了。 本来,周末,我们不知道这件事的。 是她发了去医院检查,然后治...
    悠然金鱼阅读 1,489评论 11 61
  • 今天,朋友介绍了一个男生让我认识一下,说他人挺好的,就当交个朋友吧!我听了后也欣然同意。 下午加的微信,由于都...
    简单且漫慢阅读 679评论 3 21
  • 二姑八十多了,独自一人在市里租房子,以摆摊为生。其实她不缺钱,何况老了节省惯了。 我是在广场后面找到她的。...
    日日新加油阅读 1,033评论 4 65
  • 我和他,在暑假的某一天,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他,我们那时候还才是第一次见面,我对他没有碰撞出任何火花,也没有传说中的...
    李李S阅读 168评论 1 2
  • 下午6点的时候,他说给我带点咸菜。 我问他,大概几点来。 他说,大概7点多。 嗯,我吃完饭等啊等,等到了8点多,还...
    ccr卷耳阅读 1,529评论 9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