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嘉和的108种挂法之苏妲己

1

看到媚眼如丝,面容美艳,肤如凝脂,身材婀娜,风情万种的苏妲己,安嘉和眼睛都直了。

这可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尤物啊。

莫非,这就是自己的艳遇?

安嘉和想到这里便觉阵阵冲动在裤子里窜,恨不得现在就把苏妲己娶回家。

不过,好歹自己也是男人,总不能一开始就表现得没见过狐狸精似的吧?

于是,为了男人的面子,安嘉和决定与苏妲己找个优雅安静的地方聊聊,省得自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2

思来想去,拉着人家就去了一个路边摊吃烤串,那里视野开阔,人来人往,烟熏火燎的,多诗情画意啊,谈情说爱正合适。

再说了,那里便宜,才五毛钱一串,俩人一顿饭下来再多也花不了一千块。

同时,安嘉和还考虑到,虽说有很多钱,但苏妲己太费钱了,纣王那么大一个国家都让她祸祸完了,这点儿钱还是省点好,万一没钱了,她一溜烟儿跑了,我怎么办?

姜子牙救了我不假,可他对我没啥好印象,我笑一下都想抽我,万一出尔反尔不给我充值,我不就完了?

就这么盘算了一路,终于到了。

“老板,来俩小板凳儿,加一张小折叠桌,200个烤串,全要荤的;200瓶啤酒,不要冰的。”

安嘉和知道,狐狸精爱吃肉,要不怎么造了酒池肉林?

3

“安嘉和,你为什么不要冰的?”

安嘉和还纳闷呢,自己一路上都在盘算着怎么省钱,才没说话,苏妲己怎么也没说话?正想问时,苏妲己坐到小凳子上后,拧着眉就开口了,不知道是对这优雅的环境不满意,还是对他点的啤酒不满意。

“我现在不能喝凉的,我大姨来了。”

安嘉和不耐烦地回了一句,此时,他正着急地摆弄着小凳子,这个小凳子一个腿儿掉下来了,装又装不上,找老板换也没有了,只能自己想办法,谁知,几个回合下来,还是没装上。

他只好凑合坐,把力度压在三边腿偏向两条腿儿处的地方,以防摔倒。

“什么意思呢?”

苏妲己娇嗔道,将自己的裙摆撩起来,放到腿上,对着烧烤飘过来的烟不断咳嗽着。

“这有啥意思?我复活后,给我大姨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这个喜讯,然后她就很开心的跟我说‘兔崽子,你怎么又活了?这还了得?你给我等着!我马上过去收拾你。’她这人鼻子贼灵,对酒特别灵敏,尤其是冰的,只要闻到,我就死定了。我估计是她太爱我了才迫不及待地来看我。好了,不说她了,咱俩聊聊吧。你怎么会认识我?”

4

苏妲己:“……这理解力是如何活下来的?当然是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拳头跟不要钱似的落到媳妇身上,除了你还有谁?你不也认识我吗?”

苏妲己撸了一串羊肉,刚进嘴里就吐出来了,根本不是纯羊肉!但也并没说什么,做烤串儿的也不容易,起早贪黑的,人艰不拆嘛~便把竹签一扔,拖着长长的声调,嗲嗲地问道。

“啊?这么说,你知道我的事儿了?那你还说爱我?”

安嘉和索性不装绅士了,笑容消失了,眼里的凶猛露出,双拳紧握,又紧张又害怕,紧张的是怕妲己为难他,他又打不过;害怕的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与其结为连理的可能性在逐渐向下降。

“哦,对了,你就喜欢暴虐的,纣王就很暴虐,杀了多少人,我还不如他呢。这么说来,你爱我也不为过。”

安嘉和转念一想,紧赶着在苏妲己说话前抢先道出了底气,说完还惬意地喝了一杯啤酒。

5

苏妲己冷哼一声:“这么说,你也知道自己是个暴力男?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会爱你,你,你可能想多了呀,我说‘我爱你’不过是打招呼而已。”

安嘉和愣了:“你不是喜欢暴力男吗?要不怎么会跟纣王?”

苏妲己也愣了:“所以他的国家最后亡了呀。”

安嘉和无奈了:“那不拜你所赐吗?”

苏妲己舒了一口气:“看出来了啊?不蠢嘛~我可是专门虐暴力狂男人的。”

安嘉和忽地出了一身冷汗:“这么说,你不是来嫁我的,是来揍我的?”

苏妲己咯咯笑了一阵:“不,我说的是暴力狂男人,你不算是男人,也不能算是人,所以我是来嫁你的。”

安嘉和又一阵热汗,提着的心放到了肚子里:“随你怎么说,只要能嫁我怎么都行。再说了,咱们俩是一种人,女人恨我也恨你,咱俩在一起就互相祸祸吧,别折腾别人了。”

6

安嘉和一句话,让苏妲己刚喝下的酒喷了出来,“这怎么一样?我虽然被女人恨,可所有男人都喜欢我啊?你不一样,你是女人见了恨,男人见了更想伸拳头的那种。这样来说,你还不如我。”

安嘉和摇摇头,“过去的事儿了,不提了。还是说说咱俩的婚礼吧?你呢?作为一个狐狸,还要不要求婚?车子房子三金彩礼什么的?”

苏妲己白了他一眼,“这事儿说的早了,嫁你前得先明确一下,你以后还会举拳头吗?”

安嘉和迸出两眼不可思议,“这是什么意思?家暴可是我的特长,本来就没脸了,再没有了它我还如何立足人世?再说了,举起拳头如何,不举拳头又如何?堂堂男子汉还能让一只狐狸给威胁了?你又不是真的女人,哪儿那么多事儿?”

苏妲己又一阵咯咯笑,“错了,我虽然是狐狸,但有人性,你虽然是人,却跟畜牲没两样。所以,结婚的话,我什么也不要,只有一个要求!”

7

苏妲己说着,起身在他耳边附语了一阵,谁知还没坐下,安嘉和脖子上就炸起了青筋,

“什么?你要把我变成猪?”

苏妲己瞟了他一眼,“有什么不妥吗?这样才更配哦~”

“那不行……呼呼呼……”

话没说完,安嘉和已变成了猪,说出的话也变成了猪哼哼。

苏妲己见状笑得前仰后俯,“你,你,你这样子可爱多了,跟我走吧。”

说话间,安嘉和便被苏妲己带到了一处养猪厂,苏妲己体贴地对他说,闲了闷了无聊了可以跟伙伴聊聊天,都是同类猪,你们有共同语言。并在旁边刨了一个洞作为婚房。

可是,婚礼仪式还没举行完,苏妲己就受不了了,留下一句“不行,我堂堂一狐狸精怎么做这么不是人的事儿?连猪都不放过?”捂着鼻子便化成一道烟逃也似的走了。

安嘉和快疯了,拼命的嘶吼,“就算你后悔了不想嫁,要走也得把我变成人不是?”

但终究变成了猪,发出的声音依然是呼呼声。

苏妲己没招来,倒惊动了猪厂里的猪,厂里的猪们看到它在疯狂地撞树,领头儿的猪不满了,带领一众猪冲着妲己逃去的方向不停地大叫。

“唉,毕竟是同类,都在为我鸣不平。”

安嘉和见状,心里一阵酸楚,正要向那些猪说谢谢,可仔细一听,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它们集体喊的是,“苏妲己,你给我回来,这叫狐狸做的事儿吗?为什么要让安嘉和侮辱我们猪类?”

安嘉和再也受不了了,突然后退了几步,而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头撞树上。

“我宁可自己撞死,也不想被你们羞辱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